简评:史瑞纳《唯独信心》

简评:史瑞纳《唯独信心》

托马斯·史瑞纳(Thomas Schreiner)的《唯独信心》(Faith Alone,Zondervan,2015)属于马太·巴雷特(Mathew Barrett)主编的“五个唯独系列”(The 5 Solas Series)的五本书之一。这套书是为了迎接宗教改革500周年,针对“福音派教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对宗教改革神学的基本认识”这一窘境而写的,并盼望能带来继往开来的属灵更新,让福音派教会可以面对来自这世界的新挑战。

托马斯·史瑞纳(Thomas Schreiner),《唯独信心》

史瑞纳是当今优秀的改革宗浸信会神学家,更是资深的新约教授,任职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The 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笔者很高兴能读完他的这本佳作,并相信他就“唯独因信称义”这一宗教改革的核心教义所做的阐述与辩护是清晰而又详实的。他身为《唯独信心》的作者,当之无愧!

史瑞纳以历史神学、解经和回应当代挑战的角度对“因信称义”做了周全的导论性介绍。如果有读者自认对这一教义的历史来由和解经依据还不是特别熟悉,对当今一些挑战(比如,天主教的称义观与现状、保罗新观等)的认识还比较模糊,想比较快而扎实地把握这一主题,这本书着实是不二首选。

史瑞纳还在历史神学的部分刻意讨论了教父的救恩论。以往许多作者会在他们类似主题的著作中回避这一主题,因为教父学研究,特别是教父的救恩论,一直是争议话题,而且极易犯下时代误植(anachronism)的错谬。史瑞纳没有回避这一困难,也申明必须小心,如果我们过度追问教父是否相信“因信称义”就会犯下时代误植的错谬,因为这个教义在当时没有受到大面积的质疑(可能他们离使徒较近,没有离开原初的信息太远,“听信福音而得救”对他们不是问题和疑惑),所以这一主题不是早期护教家和教父的关注点,对“因信称义”详细的系统性阐述不见于教父的直接言论,我们只能从侧面来判断。尽管处理这个问题在学术上困难重重,史瑞纳还是尽可能通过分析一些福音派正统立场的文献,回应一些外界的质疑,得出了“教父认同‘信徒相信基督、听信福音就能得救’的淳朴福音信息”这一结论;教父没有相信炼狱存在,也不认为行为上的缺欠就会使人失去救恩,面对逼迫将要死亡的信徒也确信自己可以直接得救;无论如何,教父没有否认“唯独因信称义”。所以,宗教改革确实是回归教父、回归正统,“因信称义”不是1500后突然冒出的新道理。

史瑞纳的解经限于篇幅就略下不表了,总归是涉及了该涉及的主题,也印证改教家的解经不是乱来的。

 

谈一谈N. T. 赖特(N. T. Wright)。赖特如今是风云人物,处在风口浪尖上。当然,和保罗新观中其他人略有不同,赖特的神学不像他们那样偏离正统,也至少勉强相信称义(虽然他还是否认了“义的归算”)。不少信徒对赖特嗤之以鼻,但对赖特真实思想如何还不了解,史瑞纳可谓是做了较为中肯的解释和回应。史瑞纳没有故意贬低赖特,而是称许和认同他的学术贡献,承认从他先前的一些著作中学到很多,并对他为圣经的一致性所做的辩护而感到欣慰,但也竭力指出他的根本问题。他虽然没有完全否认因信称义,但对这一教义的历史神学背景、改教家的解经和正统解释极为无知。而且确实许多地方语意模糊,极易招人误解,甚至有些地方自相矛盾。这些问题其他人也都指出过,史瑞纳做了一些汇总和阐述。赖特一会儿说:“‘福音’不是一套谈到人如何得救的方法”,一会儿又说:“我完全不反对人们赋予福音一般的意义。我只是不认为这是保罗要表达的意义”,还说“简单来讲,如果你从对称义流行的见解入手,就会忽视保罗所传之福音的核心”,甚至会扭曲保罗的整套神学。赖特还认为,教会对称义的理解,从奥古斯丁开始就走错了路、误解了保罗。但正是这位声称从奥古斯丁到路德、加尔文统统误解上帝的救恩,而自己才发现了“纯基督教”“真保罗”的赖特,迈克尔·霍顿(Michael S. Horton)教授与他接触后大为惊讶,这位认为改教家说错话的大教授,竟然连改教家说了什么,为什么这样说都不清楚,只能连连推脱说这不是自己的专业领域。

除了赖特的历史神学贫乏,赖特否认“义的归算”,质疑“法庭上的法官在宣判后,并不会把自己的义归算给犯人”,“义的归算”太扯了!这也暴露出他的系统神学上的匮乏,他并不了解“义的归算”这一教义究竟说什么,也不懂使之成立的“与基督联合”。法庭式宣告的类比并不是称义的全部,上帝的称义不仅仅是法庭式的宣告,信徒被称为义是有实质的,而非天主教所指控的——新教的称义观乃是“法律拟制”(legal fiction);因为我们已经因信心、借着圣灵与基督联合,所以基督的义可以归算在我们头上,我们的罪可以归给他。史瑞纳在书中对这些问题一一作了回应。对赖特有疑问且愿意做研究的读者,可以以史瑞纳的论述作为风向标,做进一步深入的探索和回应。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感慨,还好“唯独因信称义”是真理,且是我们可以确信的。这是我们的真平安之所在。否则,如果行为本身要被作为称义的根基、救恩可以失去,笔者和众信徒从哪里确知自己可以得救,又从哪里可以真正喜乐地赞美和度日呢?我们因为罪和行为不完全的缘故岂不是惶惶终日?我们连呼叫“阿爸,父!”都会心有胆怯,说不定他看到我们说的是“我不认识你们这些人!”但因信称义的教义将这些都带给我们了!笔者曾与许多信徒聊到因信称义、得救确据,但得到的答复是不清楚、不认为是重要的核心教义或索性否认它们,可见我们离开正统宗教改革神学是何等地远,真是遗憾!而这正是此书出版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愿《唯独信心》可以有机会早日出版中文版,造福中国信徒!愿主帮助我们!

 

注释

①当然,这不是说其中没有人在认识上有偏离福音或“因信称义”的状况。

 

②另参《凭信心 不凭眼见》,葛富恩,p. 17-18引注,改革宗出版社;What Saint Paul Really Say,N. T. Wright,Grand Rapids:Eerdmans,p. 113-115=《再思保罗神学争议》,校园书房出版社。葛富恩质疑道:既然他认同福音的一般意义,却又不认为这是保罗要表达的意义,那么他从哪里可以得出“福音的一般意义”呢???

 

③这是许多著名圣经学者的通病,因为学术界往往看重文本的个人的、直接的诠释和创新(否则你发论文写什么???前人都解决问题了,回答也正确了,你的论文不是多余么?所以,推翻、批判、革新传统教义成了圣经研究学术界便利而常见的获取成就的方法),注重以字义汇析和历史背景解读文本,并不会认同历史神学或教会产生的系统神学能够来规范教会或个人的解经。

 

④参见《唯独信心》,p. 255-256。

 

⑤指信徒被称义没有实质,乃是名义上的虚设,信徒明明有罪,上帝却称信徒为义,这是不公义和莫名其妙的。赖特对这一基本的历史神学内容,笔者估计他也是不懂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