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撒 | Eutychus (and his pin)

以撒 | Eutychus (and his pin)

以撒

选自第一章《从窗边的座位开始》

 

幽默是否很世俗、不归正?传道者曾“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享乐说,有何功效呢?”(传2:2),而且圣经里的笑话也不多。心理治疗师会持续保证说,喜乐的心是一剂良药;然而,冷静看清我们人类所处的困境后,我们有可能转而嗑更多的药。

 

那些朝向我们的嘲笑声、窃笑声、咯咯笑、哄笑及捧腹大笑并不会让人感到释然。笑声容易让人感到粗鲁、嘲讽与空洞——总只,更偏向地狱,而非天上。我们听到讥笑声在各各他山上回荡,人们在恐惧与憎恨中以刻薄的笑声伴呼应十字架下的笑话。他们嘲笑这个胡说八道、自称与上帝同等的人,即那位被钉十字架的弥赛亚。

 

然而他们才是傻瓜。在这场神圣审判中,他们邪恶的玩笑被使用来道出福音:“他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太27:42)。这些敌对上帝恩典的宗教统治者,自己反倒成了上帝之嘲讽中悲惨对象;撒但成了加略山上的笑柄,因为牠的“胜利”成就了牠的败亡。

 

从那时起,十字架的愚拙成了上帝救恩的大能。虽然人们仍旧会嘲笑十字架并嗤笑“屠夫神学”,但天堂会笑到最后。

 

就对罪之完全挫败的讽刺而言,上帝愤怒所带来的黑暗(太27:45)并不是天堂对犯罪之人的唯一凯旋方式,也有一些蕴含于恩典里无法言喻的幽默之中。例如,有罪人悔改时,天上也为他欢喜(路15:7)。这是种难以想象的不合理,即地上的老约翰·史密斯在为罪哭泣,天上强大的天使在为此热闹。恩典就是如此——有张力、出人意料并令人惊奇。

应许之子以撒(加4:28),意为“喜笑”(创21:6)!亚伯拉罕得知自己要作父亲时笑了(创17:17);撒拉得知自己要生一个儿子时暗笑(创18:12)——她觉得这太荒谬了。当以撒生出来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笑的理由:“神使我喜笑,凡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创21:6)。

 

我们与撒拉、童贞女玛利亚以及抹大拉的玛利亚共同分享的可能不止是喜笑,但只增不减。上帝的救赎之工是如此奇妙,以至于我们曾经的悲伤似乎是可爱而滑稽的,正如玛利亚在空坟墓前哭泣、并将复活的主当作园丁一样!

 

这就和想到骆驼穿过了针眼一样有趣而滑稽;然而这就上帝所写的喜剧,精彩绝伦、令人开怀大笑且无与伦比——使一个罪人得救并进入永恒的筵席之中。

 

本文节选翻译自Eutychus (and his pin), by Edmund P. Clowney, Wm. B. Eerdmans Pub. Co, 196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