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牛津通识读本:罗素》

简评:《牛津通识读本:罗素》

简评:《牛津通识读本:罗素》


标签 | 简评,罗素,哲学,牛津通识读本
投稿 | Frank
首发 | ruoshuimanhai.com
这本书的作者和译者都非常有名。作者A. C. 格雷林(A. C. Grayling)是著名英国哲学家,从1991年到2011年六月,担任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Birkbeck,University of London)的哲学教授,同时也一直是牛津大学圣安妮学院(St Anne’s College,Oxford)的特约研究员(supernumerary fellow)。格雷林也涉猎广泛,著作等身,其中包括了《驳怀疑论》(The Refutation of Scepticism,1985)、《何为良善?》(What Is Good?,2000)、《天才的时代:十七世纪和现代心智的诞生》(The Age of Genius: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and the Birth of theModern Mind,2016)和《民主及其危机》(Democracy and its Crises,2017)。他还在2013年写了《关于上帝的论证》(The God Argument),意图驳斥有神论,并在2015年获得了罗素奖(Bertrand Russell Award)。

而译者张金言是我国最早翻译和研究分析哲学的人士之一,之前也已经将格雷林的《维特根斯坦与哲学》(Wittgenstein,1992)译出。《维特根斯坦与哲学》从内容和译文上来说都是绝佳的,条理非常清晰,但《罗素》似乎有些不尽如人意,翻译有些生硬,一些地方有明显的低级错误(真正的翻译者乃是张先生的学生?还是编辑改错、改坏的?笔者不敢妄议),而内容上,格雷林又似乎是一个十足的罗素粉丝,不但把分析哲学的主要贡献归给了他(一般公认,虽然罗素最早对分析哲学有系统而全面的表述,弗雷格[Gottlob Frege]和维特根斯坦才应该是分析哲学的主力),对罗素在哲学和为人上的缺憾都一笔带过,甚至四次的婚姻纠葛、对婚外情的鼓吹都意图以正面来呈现。罗素在和科普勒斯通(F. C. Copleston)论战失利后,从无神论者改称自己为不可知论者一事也只字未提,反而变成了“罗素很熟悉圣经,常常把对手弄得措手不及”,实在有些罔顾事实,更遑论罗素著名的《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Why I Am Not a Christian,1927)常常受到批判,因为明显他对基督教的一些基本概念都不清楚,否定基督教也是基于一些比较肤浅和苍白无力的理由,也不愿倾听基督教界较为成熟的回应。

不过,撇开这些缺点,它仍然不失为一本可以让读者好好认识罗素及其哲学的导论。罗素有其影响力,他本身涉猎广泛,一生也都在从事数学逻辑、形而上学、知识论和伦理学的研究,许多内容和主题都值得基督徒关注和研讨。

罗素在数学哲学上卓有贡献,虽然是灾难性地发现他无法解决他本想解决的问题,至少做了大量阐述,也使人得知人类论证数学根基时面对的瓶颈。他的摹状词理论虽然也有受到批评,但确实让人看到日常用语可能产生的贻误,并提供某种解决的途径。

罗素一生都在寻求“确定性”,为数学、知识和伦理提供根基,他也前前后后修改过多次他的理论(详细过程请参本书),但最终还是没有定论。(整个哲学史都对此没有定论,所以才会有后现代主义——我们其实并不能建构大一统理论,逻辑也不是绝对的衡量标准,现实可能就是充满矛盾,这世界的实质很可能就是不能为人认识的,历史、哲学的视角都是人为构建的,只是文化的产物;任何声称自己能获得对这世界正确而全面的看法的世界观[比如基督教]都不过是自欺欺人和霸权)许多问题笔者也没有答案,或只是简单阐述,主要都还期待有兴趣的读者自行研究:

(1)对于知识论,基督徒始终相信,如果不是承认上帝的启示和《圣经》,我们无法获得对知识的确信,也必然坠入怀疑论。我们无法证明我们自己不是自欺欺人。比如,我们凭什么说我们人的官能、理性和逻辑可以认识这个宇宙呢?苍蝇通过它的复眼和感官看出来的这个世界明显与我们不同,为何不是它的视角更好呢?或者其实我们人的视角只是近似,有某种生物(比如外星人)看待世界的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却更真实地反映了这个世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提出的例子)。书中也提到了著名的“鸡定律”,一直每天早上被喂的鸡通过观察为自己总结出了“鸡定律”——每天早上我会被喂——但有天突然主人过来把它宰了。我们如何证明,我们的科学定律和知识不是这样自欺欺人、会势随时迁呢?但《圣经》提供的上帝的护理(这世界的运行定律是上帝创造、统管和维护的,不会轻易改变)和人类中心主义(上帝赐给了人类足以好好认识并管理这个世界的官能)给知识论和科学哲学提供了根基,这是以往世俗的哲学界所忽视的。

(2)人类的逻辑也是上帝的逻辑的类比(人是上帝的形象,各方面的官能都是上帝能力的类比),逻辑因而也是得到了保证,否则我们根本无法证明合乎“逻辑就是正确”,我们连思考都无法进行,或是逻辑只是人为构建的、只属乎人类的官能,提供人认知这个世界相对较便利的途径,却不绝对。

(3)数学的基础是什么?逻辑是数学的基础么?还是数学是逻辑的基础?书中也提到了其中的争议。对基督教数学哲学感兴趣的弟兄姊妹可以自行研究。(上帝和数的关系是什么?数字和数学是被造的么?还是本身就反应了上帝自己和真理,因为上帝创造这世界前就有了一与多[三位一体]?)

(4)伦理的基础是什么?罗素一生都在探讨,但他似乎无力证明“残暴是错的”,并对此深感不安。的确,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无神论更为前后一致,没有上帝就没有所谓伦理和对错所言。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也说过,这个非位格的宇宙是不会自己规定对和错的(意思是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上帝,只有物质,那物质是死的,本身不可能规定对和错、好和坏以及其他价值)。但我们却深深意识到伦理的确实存在,我们面对暴徒杀害无辜孩童的时候都难以否认这是邪恶的,这已经在见证上帝的存在和祂在我们良心中刻下的律法(罗马书第1章)。基督徒可以确信,伦理基于上帝,并且伦理无法和上帝切割,伦理不是上帝之外的另一套法则,甚至可以评判上帝,良善和伦理乃属乎上帝的本性,上帝一切所行无不良善,也是这世界一切行为的标准。(太5:48)

(5)罗素的类型理论是用来解决他发现的集合悖论(理发师悖论)的,也是饱受争议,后来除了蒯因(Willard Quine)基本没有人再使用它为哲学工具了。不过,基督徒需要研讨,其中会威胁到基督徒常用的一个论证:“一定存在绝对真理,否则‘没有绝对真理’就是绝对真理。”按罗素观点,这个反证法可以不成立,因为“没有绝对真理”是对“真理”的描述,本身不属于“真理”这一范畴,而属于“关于真理的描述”,是“关于真理的真理”,比“真理”高一个阶级。基督徒知道,上帝就是真理,而上帝常常自我指涉,告诉人祂是如何的,那么“关于真理的描述”本身不属于“真理”么?留给读者自己考察。

(6)罗素终生反对基督教,但他的理论常常基于他对基督教的无知。(比如,上帝从哪里来?是的,这世界的被造物都有原因和来源,但上帝和被造界却迥然有别,祂是自因自存的。这乃是创造主和受造物的分别[Creator and creature distinction]。)这一方面提醒我们,我们需要告诉许多反对基督教的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他们很可能没有真的理解和认识基督教就盲目排斥。他们也可能之前没有遇到过有说服力的回答和解释(很可能因为传福音者自己的神学贫乏),但不代表合适的答案不存在,许多知识分子(特别是华人,甚至是基督徒)几乎没有遇见过正统基督教的解答,譬如罗素和本书的作者,他们对基督教的认识还是基于传统的有神论证明(安瑟伦、阿奎那、康德),对于正统的基督教神学所知甚少;另一方面,这也提醒我们,教会需要注重正统教义的宣讲,使众人有机会好好了解基督教,才能除去传福音的许多阻拦。


简评:《牛津通识读本:罗素》

A. C. Grayling

简评:《牛津通识读本:罗素》

Russell
 
——全文完——
首发于 ruoshuimanhai.com
投稿联系paul.xu@ruoshuimanhai.com
点击左下方“原文链接”可访问若水漫海网站

可点击上方购买此书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若水漫海):简评:《牛津通识读本:罗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