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迫后,姊妹哭号说:我记得,在教堂的时候……

被逼迫后,姊妹哭号说:我记得,在教堂的时候……

注:本文属于洋葱新闻,所有内容均为杜撰,不喜勿入、无意寻衅滋事。

若水漫海讯,闪金镇浸信会前几月遭受了逼迫,被迫转移至西部荒野进行聚会,有些肢体对此颇有怨言。

张弟兄在团契抱怨,“我记得在暴风城教堂的时候,下了地铁就是,交通很便利,也很市中心,很舒服的。”据了解,闪金浸信会原本位于暴风城的教堂广场, 如今因为逼迫转移至西部荒野的地下,“每周要倒两班地铁外加公交车,累得要死!”

张姊妹和姊妹小组哭号说,“谁给我们WIFI呢? 我们记得,在暴风城教堂的时候不花钱就有零食,也记得有空调、网络、咖啡、绿茶。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除这乡土气息以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

“我记得在暴风城教堂的时候,清一色TOTO,还有智能马桶盖呢!西部荒野这的厕所太脏了……”于弟兄补充道。

截止发稿时,有匿名观察员向若水漫海证实,这几位肢体中有几人迷失在西部荒野中,剩余几人准备移民奥格瑞玛。

正经一刻:无。

他们中间的闲杂人大起贪欲的心;以色列人又哭号说:“谁给我们肉吃呢?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除这吗哪以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

‪民数记‬11:4-6 和合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