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速记(1)

肖像速记(1)

一、东北中保

打的去教会,遇到一位齐齐哈尔的东北滴滴师傅。攀谈几句后,由于笔者素习东北方言,他以为我也是东北人,就打开了话匣子。

这位滴滴师傅接近六十,与我父亲年纪相仿。因为儿子居家沪漂,便过来带孩子,去年孩子进幼儿园后他白天便清闲了,出来开开滴滴补贴家用。

“我看你不是上海的,我……”以这句话为分界,师傅开始向我倾诉,诸如:

  • “上海、尤其上海女性乘客十分斤斤计较,经常提一些过分苛刻的理由,又或者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要我去接。”(我或多或少很能理解他描述的上海女性的“斤斤计较”或给人的压迫感,看起来似乎很不讨人喜欢。但作为比较熟悉上海女性 [母亲、太太、以及身边同学好友] 的男性,我另一方面也深深地理解、敬佩上海女性 [更多体现在上几代] 这种tough的一面,这点可参考我初中时读的那本《读城记》,印象里写得很朴实)。
  • “我喜欢开夜车,尤其是大厂下班的年轻人,人都很好,路也不堵……如果有远单,我就开到两三点,没的话,我差不多12点回家。”
  • “我不喜欢上海,很没有人情味,在我们老家生活消费低,而且人人都会打招呼……前几天我被警察叫停检查,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多车只叫我,他说只有你和我们打招呼,不检查你检查谁?……”
  • ……

那一路,我在某种程度上就成了上海与东北的中间,足够亲近两边;但另一方面也差很远,除非有人觉得会一些皮毛东北话就能算是东北人,我既没有土生土长,也没有在那里成长的记忆。

如此看来,我们的救主实在是真中保(更多可参考VOS的这篇The Priesthood of Christ in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祂有至高的荣耀,也有土生成长,与我们完全相同却没有罪,甚至还因所受的苦难学会顺从。

2021年8月下旬

二、即时审判官

Image 1 of Fendi large Sunshine tote bag
其中一位精致男孩的包

坐地铁的时候对面坐着几位男生,包上印着大大的FENDI(搜了搜,居然还搜到了同款)。他们打扮地很精致,从衣着、化妆、鞋子、包包到手机和手表(甚至后来一起下车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衣服居然还是显腰身的那种……),总之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精致的味道。

虽然我完全不认识他们,但我还是在我们共处的三站路里,心里还是颇有微词:不像设计师,为啥弄这么精致?又不是女生,为什么要这么打扮?他们肯定品格不行,脸像苹果,眼睛像葡萄,鼻子像洋桃,嘴像樱桃……

后来反思与悔改了一下,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敢在完全不认识别人的情况下,出于外在就评判、不喜欢别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正常(人家只是精致,并不是吓人)的打扮有微词。作为神的造物,男生弄的美一些并不是罪,谁知道人家的人品是不是比我好得多呢?(又深思了下,可能是因为我没有那些,所以我不是很看得上那些)。我不就那个又要拿表、又要接待领导的反三俗专家吗?

在这个世代,我很喜欢“即时”。我喜欢即时的审判对方,仿佛我如神一般可以瞬时就洞悉本质;我喜欢即时的夸奖,前脚做完家务后脚就要向媳妇儿显摆,仿佛我不是甘心为主做工,仿佛愿意拿永恒的夸奖去换地上的荣耀。

求神怜悯我这罪人!

2021年8月下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