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婚姻的避难城

前几日在读者群偶然聊起自己的婚礼见证稿,结果发现不但网上已经搜不到,而且连自己的博客都没有。因此旧文重发,原文的真名、地名已作修改。

大猫:谢谢各位亲友、同事和弟兄姊妹来参加我和噗噗的婚礼。你们或许只认识我们俩其中的一个人,也可能看着我们长大、但每年相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24小时,又或者你也想听听我们俩的八卦和历程,所以我们在这里简单介绍我们的相识相知,也说一些我们想说的话。 

大猫:我1994年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的家庭,小学在宝山,初中在宝山,高中在宝山,大学在宝山,以后和噗噗还是会住在宝山。 

噗噗:我1994年出生在一个上海一个普通的家庭,但和很多90后不同的是,我有一个可爱的双胞胎妹妹,还有一个比我小11岁的弟弟。 

大猫:我和噗噗在同一年进入S大学念书。 

噗噗:我们也都是基督徒,所以很奇妙,通过在学校BBS论坛里找基督徒,我无意中看到大猫的帖子,就回复了他,于是开学第一周我们就认识了。 

大猫:之后我们也一直在学校的基督徒社团里保持着不多不少的接触,但是直到第四年我们才开始对彼此有感觉。

 噗噗:更准确地说,是大猫先开始对我有好感。 

大猫:是的,因为距离产生美,远香近臭,当时在信徒社团里看到噗噗蛮多很好吸引人的品格,比如说她十分热心地服侍、做事情很积极,人也十分开朗(虽然事后发现这些其实是距离产生美),所以就找了个时间向她表白。 

噗噗:大猫的表白,让我此生难忘。 

大猫:我当时和噗噗说:虽然你长得一般般,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试一试的。然后…… 

噗噗:然后当场被我拒绝了。 

大猫:大家不要学我的表白……不过比较感恩的是,几个月后,噗噗还是给了我交往的机会,并且现在我看她是最美的太太。

 噗噗:虽然他表白很糟糕,但大猫他的确有一些吸引我的品质,我也看到他生命中很多的改变。他对上帝很忠心,热心服侍,他在知识和文字上很有恩赐,当时带领大家的读书会,也用他的文字荣耀神。最重要的是,我的心被神改变,我想要成为他的帮助者,所以几个月后我们开始在一起了。 

大猫:上边是一些内在的原因。而之所以能在一起,还有很多外在的改变,比如我们都对各自的预期做了调整。为了早些结婚,我当时决定不考研、早点进入职场,她也改变了自己原本对另一半还有婚姻的很多期待。 

噗噗:从前的我对物质有着很高的期待,亦或是怀揣着少女的梦想,想要嫁给一个高大上的外国人,生一个混血宝宝,过中产的生活。但上帝调整了我的期待,他把大猫赐给我,并且我们都选择为对方改变。……其实,这个世界流行的价值观,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们把婚姻变成一桩买卖,把自己看做一件商品。在人民公园的相亲角里,可以看到那些人列着越来越多的要求,好找一个符合自己预期、门当户对的对象。 

大猫:世人的离婚变得像退货一样随意。我们并不想说这种观念对或者错,因为我们自己也常常是这样的人。我们总是希望自己多得到一些,希望自己的期待得到满足。就像刚刚M牧师带领我们立约时所说的誓言,我时常会很消极地想:哎呀,是不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万一遭遇不测,按照刚刚的誓约,我就得照顾她一辈子了呢? 

噗噗:又或者想:如果我遭遇不测,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否会背约,把我抛弃呢?事实上,我们不止在婚姻里拼命为自己考虑,买东西也是,上班也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婚姻被看作围城。人们想进城,是为了自己;人们想逃出去,还是为了自己。 

大猫: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听上去好像有点悲观,刚刚立的誓言也很消极。

 噗噗:从某种角度而言,确实如此。我们俩是基督徒,相信圣经,也相信从亚当夏娃在伊甸园背叛上帝开始,罪就进入了这个世界,扭曲我们每一个人,也扭曲所有原本神创造时美好的事物,比如婚姻,比如工作,比如身体的健康。 

大猫:我们就是身处在这样一个罪恶的世界中,每天思考的就是自己的期待,自己的欲望,自己的需要,想要填满自己。 

噗噗:因为罪,两个以自己为中心的自私之人,或者两个基督教所说的罪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可能主动、甘愿、乐意地为对方牺牲自己呢?有没有谁会这么傻呢? 

大猫:确实有一位这么傻的,那就是耶稣。祂是至高的神,却道成肉身来到地上;他是唯一尽责的丈夫,却原谅和挽回给他戴绿帽子的妻子,也就是他的教会;祂是唯一无罪的,却代替我们被审判、被杀。

噗噗:这就是基督教的福音,它不是教你怎么做一个好人,也不是教你怎么过幸福的生活。我们自私的人喜欢寻求自我肯定,上帝的爱却否定了我们的自我肯定,它不是对我们的生命修修补补,或者让我们锦上添花,福音先戳穿我们的面具,然后给我们一个新的生命。 

大猫:同样的,福音不是让我们的婚姻更美满,福音是向我们提供唯一可以忍受不美满婚姻的正当理由[1]。 

噗噗:我们虽然刚刚结婚,但已经在恋爱中预先体验太多婚姻的不美满了。

大猫:比如,我们给彼此的昵称之一是大杠杠和小杠杠,因为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实在是充满了抬杠,天天你杠我,我杠你。 

噗噗:也充满了争吵,不满,冷战,糟糕的态度(当然,不止这些,也是充满了甜蜜的)。因为当两个完全自私的人,或者基督教所说的两个罪人结合时,就好像两只刺猬的拥抱,在鲜血淋漓中相爱。刺就在身上,你拔不掉,也躲不开。 

大猫: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到福音的恩典当中来看待自己,看待对方,看待婚姻。我们仍然是带刺的刺猬,但基督承担了我们的刺,他先爱了我们。 

噗噗:就像M牧师在团契查经时说的,结婚不是找一个服侍自己的人,结婚是找一个人来服侍。事实上,是基督先服侍了我们,基督先饶恕了我们,基督先爱了我们,所以我们有能力去爱,我们《不得不爱》[2]。 

大猫:谈恋爱几年了,现在,我们还是会争吵,还是会抬杠,还是会难过,不过每次和好的速度在变快,每一次失望带来的盼望也在加增。 

噗噗:每一次争吵都是我给大猫恩典,或接受大猫给我恩典的机会;每一次吵架,都是我们在婚姻中活出福音的机会。 

大猫:回到刚刚我提到的誓约,我不会再这样想:哎呀,是不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万一遭遇不测,我就得照顾她一辈子,我亏大了。相反,在她还没有遭遇不测前,我就立约决定照顾她一辈子。她还没有抬杠之前,我就决定让着她。她还没有犯错前,我就选择原谅她。爱是超越时间的,基督在两千年前为你我死在十字架上,买赎我们;上帝在创造世界以先就拣选我们。毛泽东曾写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然而真正的爱情却是、也必然是超越时间的。婚姻和福音一样,都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3]。 

噗噗:今天,我们结婚了。王怡牧师说:基督从来没有应许我们一个美满的婚姻,但基督应许了他自己,他站在一切不美满的地方[4],也站在我和大猫中间,基督是真正的第三者,祂消灭其他所有第三者,作我们婚姻的中保;当我和大猫再一次吵架的时候,当我们再一次难过的时候,当我们再一次抬杠的时候,希望我们的婚姻能够成为一台戏,使天使和身边的人,在其中看到基督与福音。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共同怀念的王怡牧师

[1] 《大声的默想之三:默想婚姻(1-50)》,王怡,2016
[2] 同上
[3] 同上
[4] 同上

后记:现在距离2019/10/19已两年有余,很多次吵架、不蒸馒头争口气时,只要一回想婚礼种种,我就会被浩荡神恩给“制服”——我是何等不配,神竟赐给我这样一位太太。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