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领袖对指控进行辟谣

近日,社交平台上热议,称某牧师被指控涉及几起与异性的不正当接触,地点均为山丘市的美汁源逸林。为回应关切,若水漫海向权威部门求证。

若水漫海讯,山丘市美汁源教会的主任牧师对自己最近受到的指控进行了辟谣。

近日,社交平台上热议,称某牧师被指控涉及几起与异性的不正当接触,地点均为山丘市的美汁源逸林。为回应关切,若水漫海向权威部门求证。

4月2日,山丘市美汁源教会主任牧师方面答复若水漫海:网络流传的信息、内容是我成圣路上的一些场景,而且酒店并非“美汁源逸林”。

主任牧师表示,“因世界上的试探诱惑增多,为竭诚为主,我那时就想挑战一下我的软肋。虽然大多数跌到都藏好了,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姐妹对我身体上的格外关心,会众里边有坏人啊。目前我已组织增派肢体为我的软肋祷告、优化管理流程、改善肢体管理,加强与教会的联系沟通,更好地走成圣道路。”

截止发稿时,记者确认不正当接触的酒店不是美汁源逸林,而是美汁源欢朋。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混混喜欢说“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但不论圈内圈外似乎连这个很基本的道理都难以接受,要么避重就轻,要么转移话题。

弟兄:不再有眼泪,蔬菜、肉类供应也充足

人都成了天使,不是为了提正处、也不是为了提骨干,人人都是出于信仰,到处都是大白,各地都是志愿者

温哥华的鸳鸯弟兄打开电视后,看见一个新天新地:江的那边街道整齐,无民空巷,仿佛在等候丈夫一般。

鸳弟兄把那边的景象指示给若水漫海,他很确信那就是天国,“人都成了天使,不是为了提正处、也不是为了提骨干,到处都是大白,各地都是志愿者,他们成了社会的根基,”他说着就留下了眼泪,“基层的天使太辛苦了……同心战疫,尽锐出战!……基层的天使太辛苦了……同心战疫,尽锐出战!……基层的天使太辛苦了……”

“一定是我们温哥华有问题,所以我的手机买不到菜,门口的菜店也大排长龙……”冤弟兄很自责,“在新天新地,那里不再有眼泪,蔬菜、肉类供应也充足,连小区里检测时的排队队伍都是有一米间隔的!”

鸳弟兄又指示若水漫海,在每个小区当中都有帐篷,每天都按时核酸;核酸乃为动态清零。不再有抱怨;人们也不用键盘、打字,因为大家都只需要点赞和喜欢。

截止发稿时,空巷已经迎来了丈夫们,他们来过了还要再来,江那边都说:“来!”江这边的也说:“来!”


正经一刻:为那些生活艰难的人祷告,为这座城、江两边祷告,也为执政者祷告。

一份找教会的模板

「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既能救我这样的糟糕人,也能救你这样的糟糕人。

找教会
姓名:
电话:
地址:
信仰情况:
找教会原因:
现属教会:
是否获得现教会同意转会:
本人是否有去教会的意愿:
介绍人:

在这片土地找教会是见不得光的,但纯黑又没办法找,所以就需要用到模板。不记得哪儿薅来的这个模板,似乎是很久以前在某个找教会群里看到的。用这个模板的好处包括:

  1. 收集、也为教会提供基本的必要信息;
  2. 排除掉很大一批没有准备好找教会的人(比如本人没意愿、父母强行填的;本人没和教会说,准备把雷扔给新教会的;比如基本信息都不齐,来路不明的);帮助对方澄清自己的信息和想法。

第二点其实尤为重要,通常把模板给对方之后,一半几率就没有下文了。既能帮对方澄清需求,也能为后续教会节省许多不必要的时间。


在网路混迹了几年后,通常有个比较尴尬的发现,就是许多说“教会里……”“基督徒……”的人,其实并不聚会,或只去几间教会、见过几个基督徒。我当然不认为没有聚会就低人一等,或聚会的人要比对方在神面前更有功劳可言,只是觉得这种亚群体的存在实际也表明了一些问题,至少是地方教会的问题,以及我们自己的问题。

如果您希望找教会,欢迎您填写开头的模板并附在下面的表单中,笔者可以尽微薄之力,盼望帮您能找到一间健康的教会,听听福音,因为「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既能救我这样的糟糕人,也能救你这样的糟糕人。

月后谈:爱的鼓励

依稀记得在小学的某个暑假,麦当劳用这首“爱的鼓励”作BGM来推鳕鱼堡和暑天新饮。

「月后谈」:顾名思义,这个随笔专栏指在热度褪去后再谈一些“前热点”。这既是实践笔者自己几年来的写作反思(其实基本与高尔博士的这篇文章高度吻合,咋不早点写呢?),也是尝试从马后炮的角度来数算神的恩慈护理

前言:依稀记得在小学的某个暑假,麦当劳用这首“爱的鼓励”作BGM来推鳕鱼堡和暑天新饮。这首轻松的曲子在那个上网还不太便利的年代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多年后我循着歌词去寻它。就用这首歌来代表歌手吧!(虽然现在再看演唱会版本发现这歌有点……以及,他还真是台前台后非常保持consistency[一致性])


  • 这样看来,前几年封号潮也有某些积极的护理成分,毕竟盲猜一下也能料想各位圈内见证裁缝师之前肯定用这位歌手作为见证文章的素材。封号之后,至少免去了他们自己急忙删帖或发文撇清关系。(虽是盲猜,但为了对文字负责,还是搜了下“博主名”+“歌手名”)
  • 蹭热点无非几种:反圣经的乱七八糟喷,粗看不知道反不反圣经的乱七八糟喷,“我认为/我纠正一下/我觉得……”体,“我来喷一下前边这种观点”文,合圣经的社论性点评,以及合圣经地过生活。
  • 所有文字归根结底其实就两种,一个是“爱神(这包括了爱几位当事人、爱读者、爱邻舍)”,一个是“爱我[包括但不限于关注、打赏、分享、留言]”。
  • 合圣经的社论性点评也无非几条:用位格性的视角去看待当事人和自己(把他们当作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从圣经、社会和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当事人,最后回到福音——向外邦人传福音,向基督徒护教(嗯,最需要护教的就是基督徒了)——讲十字架,讲救主,讲救赎,讲……
  • 换别的会如何?:我通常会想,如果换别的宗教/组织,遇到丑闻会如何?从经验来看,一般就是墙倒众人推、开除x籍,说他“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背弃……毫无……生活腐败堕落……毫无道德底线,大搞……”。无独有偶,当事人维基页面的第一条脚注引用的某灵恩网路页面如今也已经删帖、划清界限了,虽然wiki留了一手……
  • 笔者不想谈他上面的见证究竟是否真实或如何,放在以前估计也就是当作营销公关文直接扫过了,但现在“东窗事发”之后再读,反而令我深思和沉默,其中的不少描述或许都很真实和贴切。前几天和媳妇儿一起看婚礼的照片,一起回忆大学时那些曾经和我们一起有分于圣约群体、尝过天恩滋味的同道们,今夕复今夕,十个失落得有七……我们能走到今天,绝不是我们比其他人好、比其他人坚强,相反,只是神恩典的手紧紧托住我们罢了。当事人上面见证标题里的这句话现在或许也一语成谶了,但这话绝不虚假,对他、对他的前妻、对笔者都是永远的盼望与安慰:只有信仰可以帮助我!最后分享一段曾老师的博文:

在社會大眾眼中,稅吏撒該就是個人渣。在耶穌眼中,這是個心靈破碎、需要恩典的人渣。這自卑的矮子爬到樹上,只是希望遙遙望見耶穌一眼,沒想到耶穌看見了他,對他說「下來」,然後當晚就住到他家裡了。

如果你不熟悉聖經,那讓我用你熟悉的故事來解釋。孫悟空火眼金睛,看到白骨精是妖。但在唐僧眼中,是人是妖並不重要,他看到的是一個需要被渡化的生靈。

聖經裡面有個行淫被捉拿的人。按照律法,該死。大家都拿起了石頭,準備要打死她。確實,渣男的行為應該遭到譴責。撒該確實就不配有朋友。行淫的人就該被眾人用石頭打死。

但我們必須記得,眾人當中,那個唯一不拿起石頭、唯一住到稅吏家中的人,卻是唯一為這個世界帶來公義的人。

——你或許會問:那些被稅吏欺壓的人怎麼辦?那個戴綠帽的男人,誰來替他伸冤?要記得:稅吏仗勢欺人,而正是税吏背後那勢力,把住進税吏家中的義者釘死在十字架上。祂與被欺壓者同受欺壓,並勝過了壓迫者的權勢。流淚的人有福了:如果沒有流淚,怎有福份讓祂用釘痕手抹去他們眼淚呢?

——這是否意味,仰望十字架的人,就該罔顧社會正義呢?受欺壓的人,是否就該逆來順受、默默無聲?當然不是!問題在於,你是存著先知拿單的心,又或者你是拿起石頭的群眾當中一員。不用擔心,群眾一定會拿起石頭,該被石頭砸的人,一定會被砸。但這個世界缺乏的,是背起十字架的人。每個人的十字架要自己背。真正愛一個人,就是讓那個人自己去背自己的十字架,甚至:讓他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

https://www.facebook.com/alex.s.tseng/posts/10158634481181365

文/他者
校/

弟兄:主啊,有没有搞错,我是基督徒!

莫扎特圣公会的萨列里兄最近非常不解:为什么不信的人比自己更有才?

若水漫海讯,莫扎特圣公会的萨列里兄最近非常不解:为什么不信的人比自己更有才?

小萨弟兄告诉记者,“为什么有那么多天才科学家都是不信的呢?搞得自己信耶稣信得很没有面子……那些就算了,连音乐都是如此?”

“主啊,多赐我一些音乐方面的恩赐,多赐我一些吸引姊妹,哦不,服侍姊妹的恩赐吧!”他小声嘀咕道。

据了解,小萨最近正在学吉他,但自己那些不信的朋友却都比自己学得快、弹得好,“说好的全然堕落呢?说好的唯独恩典呢?合着不信的人比我还要蒙神恩典?”

还没采访完,小萨就掏出手机开始刷小红书了,“今天已经学了5分钟了,是时候让神的殿放松一下了!”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神厚赐普遍恩典给祂所造的人(诗145:9太5:44-45徒14:16-17提前4:10罗2:4),既表明神的恩慈与怜悯,也证实人的败坏与悖逆。我们应当正视他们的才华(及其来源!),正如加尔文所说,

  1. 但是,如果主有意让我们在物理学、辩证法、数学和其他类似的学科中借着不敬畏上帝之人的工作和事奉得到帮助,让我们就善用这些资源。因为如果我们忽视了上帝在这些学科方面白白提供的恩赐,我们就应该为我们的懒惰而受到公正的惩罚。为了避免有人以为拥有世俗智慧之人是蒙神祝福的(cf. 西二 8),我们应当立刻接着说,这理解力和知识在神眼中若没有真理作根基,就只是暂时和虚无。——Ins.II.ii.16
  2. 首先,我并不否认非信徒所有的才能都是神所赐给他们的……因我们可以看见神将许多今生的祝福赐给在社会上推动美德的人。这并不是因为外在美德的形象值得神任何的祝福;反而因为既然神暂时奖赏拥有外在、虚假善行的人,就证明他何等喜爱真正的义行。因此结论就如我们以上所说的:即这一切的美德——或换言之,美德的形象——都是神的恩赐,因为没有任何可称赞的事不是来自神。没有任何可称赞的事不是来自神。——Ins. III.xiv.2, .3
  3. 然而,奥古斯丁所说的还是没有错:一切与独一真神信仰疏远的人不管他们在道德上有多被人称赞,他们不但不应得奖赏,反而所应得的是惩罚,因他们以心里的不洁污秽神的善行,没有真理作根基。——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