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我不是替自己找借口

据了解,事情的起因是教会有好些肢体向张弟兄买水果,可几年来一直没有收到货,每逢询问还要碰一鼻子灰。

水果摊的张弟兄最近向若水漫海抱怨:我真的没有在为自己找借口,他们为什么这样苦苦相逼?

据了解,事情的起因是教会有好些肢体向张弟兄买水果,可几年来一直没有收到货,每逢询问还要碰一鼻子灰。

成姐妹表示自己7年前曾向张弟兄全款预购了一车榴莲,但直到如今仍然未见到货,“我理解进口生意难做,7年里只问了2回,上周刚问第3回,刚说了一句,他就发来一连串小作文……”

成姐妹向若水漫海展示了聊天记录,她只发了一句“榴莲咋样啦?”张弟兄就秒回了70多条百字作文,“有榴莲了能不告诉你吗?你问我不是多此一举?我跟你说,7年前榴莲还很好进,但现在你也知道,空中路线很不顺,我不是说要替我自己找借口,虽然我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你,但你知道我服侍大家很辛苦的;那我想就走海路吧,但现在海群也不景气,没剩下几个群友了,那我不是替我自己找借口,我真的是非常忙,我现在真的没有莲,有很多比你更急的订单要处理,但是还是,我这不是替自己找借口,你别再问我有没有莲了,我有莲的话能不要吗?你别拿那些世俗的水果摊和我比,我主内水果摊容易吗?晚你7年很夸张吗?再说了,你付全款又怎么样,我们水果摊也很不容易的,那我不是替我自己找借口……”根据目测,张弟兄发了490多次“我不是替自己找借口”。

“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诋毁我?”张弟兄气不打一处来,笔者有些纳闷,因为并没有人投稿,是张弟兄自己来投稿的。“我不管,他们知道我服侍主卖水果有多不容易吗?你们知道水果生长周期有多漫长吗?大家知道其他水果摊都是科技与狠活儿吗?我不是替自己找借口,……”张弟兄边说边留下眼泪,旁若无人地陷入一种与主亲近的甜蜜之中。

截止发稿时,成姐妹仍然没有收到7年前买的水果。


正经一刻:我们的生活有时比我们的言语更能反映出我们的本相,虽然不总是如此(我不是指让你赶紧看看自己平时喜欢把什么大字眼挂在嘴边,虽然我也不拦着你)。

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 | 狂想曲

旧文重发;联想到最近的反日风向,当时能放这种片子就偷着乐把。

按:本文属于Capriccio Series(世俗音乐狂想曲)系列,与歌曲的原意或艺人身份完全无关,仅尝试将埃及的财宝夺回;阅读时伴随音乐一同食用味道更佳。

再按:旧文重发;联想到最近的反日风向,当时能放这种片子就偷着乐把。


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曾记否
你们的先祖造了座小土楼

嘲讽之笑回荡天空
我们与主神一同下去
轻轻地给你们致命一击

按主神的吩咐
我们已在这片异教国度驻扎许久
少年啊,你们何时将那荣耀
且奥秘的福音传给此地之人
这奥秘,连我们都羡慕

迎面吹来和谐的风
轻轻的叩击着我的心灵
你的脸上露着微笑
偷偷的凝视着我
你镇定的面对一切
这一切都看在我的眼里

曾记否
那一日,光芒从那间屋子射出
从三千人被击杀,到三千人得救
主神将圣灵赐给你们
灵风从此充满
基督也晓得你们一切的景况

我知道你无所畏惧
我知道你无比坚毅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力量强大无比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可以创造奇迹

你既然轻看那打死不从的摩西
你既然轻看那三次软弱的彼得
有何可畏惧
为何不坚毅
岂不知他们的力量微弱像虫
岂不知他们的力量强大无比
他们没什么可夸口
只是我们的主神,大有能力

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
为了明天少年快去努力
理想遨游在蓝色的天空
拥抱明天唤出青春洋溢
为了明天请你不要再犹豫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福音终将传遍地极
主将要再来
那时候
比你们初信之时又推进不少
无需犹豫,你的确毫无能力
无需犹豫,祂的确拥有大能
去创造奇迹,世人因此惊叹
去创造奇迹,主神早已预定

2016年9月25日,主日清晨

载梦集: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

我和弟兄焦急地等候,可就是不见我们的人出来,心里不由得打退堂鼓:他们是不是已经从其他方向跑了?他们是不是已经变丧尸了?

载梦集是个新的版块(每次都喜欢弄新版块,每次都只更一篇就鸽了),记录一些梦。但事先声明,我对梦境并没有特殊或特别积极的看法,例如:“或许我们要开始多留心我们的梦境,以致可以加深我们内在的察觉。……在睡前的祷告中,我开始求上帝在睡眠中保守我的潜意识,让我梦醒后能有所回忆。”《转化生命的友谊》ch7。记录只是因为有意思,觉得就这样消散有点可惜,仅此而已。

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

最近,一篇关于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的讲道深深地萦绕在记忆中,除了家里、生活里,居然也在梦里上演了。以下是梦境回忆;

我和几个小伙伴去北方某城市旅游,期间兵分两路,一行人进了商场谈生意,我和另一位弟兄各自开着一辆车在外不熄火等候。

等着等着,该商场突然遭遇生化袭击,楼上的丧尸吼叫声此起彼伏,不断有群众跳楼逃生(此处梦境给予特写镜头),更多人则是冲着跑出来。我和弟兄焦急地等候,可就是不见我们的人出来,心里不由得打退堂鼓:他们是不是已经从其他方向跑了?他们是不是已经变丧尸了?

十几分钟过去,商场已经只剩下吼叫声,再没有人出来;周边街区也越来越危险,零星开始有丧尸在街上出没,到底跑不跑,现在就得决定。就在这时,那篇道又浮现在眼前: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

不是等他们,不是接应他们,甚至不是救他们,而是爱他们。就像加尔文说:……(我忘了讲道理是怎么引用加尔文对可12章这段的解经了)。耶稣是那位真正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爱人的,在十字架上成就了这爱。如果换作是我在里面,我自然盼望接应的队友等我到最后一刻,这也是我有信心奋力奔跑的动力,不是吗?

就这样,我和接应的弟兄商定:等到最后一刻。刚做完决定,丧尸就开始陆续冲出商场了——被他们追在前面跑的,正是我们的朋友!(此处镜头给予特写)我一边踩离合开始缓缓起步,一边往后看准备以最佳速度接上他们;第一个人上车了,第二个拉着他的脚,导致第一个人快掉下去了,我一边 脚踩油门,一边人往后拉住第一个人,就这样,大家分别乘着两辆车逃出重围……

梦醒了。

从23到28

我常觉得贫穷将一些事印刻在了我的血液里:吃饭总想着尽量吃完、觉得更凉快的空调才是空调等等。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舍不得”。

如果说今年夏天有什么事令自己更加正视自己的话,空调温度应该能排前三。

不记得开始开冷气具体是几周前了,但这次有种体验一直徘徊在思绪中:自己开始怕冷了。过去几周断断续续思考着这体验,脑海中浮现出几幅回忆画面,大约就是很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咋地、舍不得开空调,就算开,那也是我在父母房间打地铺共享一个。照理说冷气往下走,但那个时候的自己永远嫌空调不够冷,想方设法地偷偷把温度调低,觉得23才能算开空调嘛!但微操作终归总会被父母发现,温度设定也总会回到26度——这温度在我看来跟没开一样。

今年则有点不对劲,只要温度低于26度,身体就会立刻跟头脑打小报告,即使心里有意忽视,头脑最终还是拗不过手脚,不但得乖乖把温度调上去,还得打开“防止吹”才安心。我常觉得贫穷将一些事印刻在了我的血液里:吃饭总想着尽量吃完、觉得更凉快的空调才是空调等等。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舍不得”。

但再怎么舍不得,到了28岁也都得服老,吃不下就是吃不下,觉得冷就是觉得冷。虽然也会有念头闪过:说不定是以前的空调没现在给力呢?但随想似乎也走不到更远的地方了。恩师中的恩师留言说恭喜快荣升父母了,结婚后自己的许多世界观得到重整,越来越重新认识、重新理解父母。

最近的几篇讲道常萦绕在头顶,看到其他孩子时也会引发自己的憧憬,虽然28了,但还是很怕死,还是不够爱神、爱身边人,还是不够有眼力劲儿,盼望神继续怜悯我这不配的罪人,怜悯这片饱受几年摧残的土地,也祝福正在看这篇烂文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