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问答:神为什么选择世人认为宝贵的宝石?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一般听到这样的问题,笔者就比较头疼——不是肢体问得不好,而是问得很好,点出了一些现代和后现代的思想,以至于笔者对自己的临场思考与组织能没有信心。希望在“小组问答”这个环节里记录一些有意义的问题、自己即时的回答、自己后续的思考和一些随想。

当时的回答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个开头是笔者一贯的真诚回应)。

  1. 但神是否真的和世人一样觉得这些宝石很宝贵呢?我想并不是。神看重的是什么?这些都是神从无中创造的,祂不需要看重那些物质,相反,神看重?(让大家回忆经文)……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神眼中宝贵的其实是这些。
  2. 从救赎历史来看,神也有意让祂的教会慢慢褪去这些代表性的物件。到新约的时候就没有物理圣殿了,因为主自己就是圣殿,我们也成了祂的圣殿;到宗教改革、到我们如今,其实教会不但不看重、反而不太在意物质财富的,会堂里也都很朴素,不是吗?我们都更看重神的话语、属灵的生命酱紫。
    • 反例:但很多成功神学、比较偏的宗派不是如此,他们(的牧者)还是很看重这些的,其实这反过来可以看出,他们的确是把自己的价值观投射来造神了。
    • 反例:其他的宗教似乎也是如此,有些穆斯林似乎就认为天堂里有72处女,但这点我没有考证过,不确定(一般涉及自己知识以外的内容,加一句会比较保险。写这篇的时候搜了搜,似乎是对殉教者才有这种待遇,而且也有争议
  3. 所以我觉得神并不像世人那样看重这些,这些更多是暂时性、代表性的。

后来的思考

回答完之后大家还是比较能接受的,但笔者自己其实不是太满意,因为毕竟没有直面回应问题,而肢体问题中的描述看上去也确实是客观的。如果当时能加上“前设”和“俯就”,可能会更好。

  1. 前设。你的前设是,人认为A,然后神的命令则是相似的A’,所以神是人投射出来的。但事实上,神才拥有原版的知识(He is original knower),咱们人拥有的只是衍生性/类比性知识。(derivative re-knower/analogical)。这是个前设问题,又比如有人说“因为神是善的,所以世界不可能有邪恶;但世界有邪恶;所以一定没有神”,他凭什么前设认为神是善的所以就不能存在邪恶呢?……但前设已经超出了论证的范围,只能凭信心接受。
  2. 俯就。神之所以选择那些符合人价值观的宝贵的宝石,完全是出于俯就,否则
    • 神不选,我们咋认识神呢?
    • 神选别的、超出当时历史文化能力的事物或表述,摩西亚伦也不懂啊。
    • 神完全是出于恩典,自愿地“降到我们的水平”(不是真的降,而是比喻性的),选择这些宝石。就好像父母对婴儿说一些婴儿般的、不成文的话,这不代表父母是婴儿投射出来,或父母和婴儿是一个认知级别,这只是父母出于恩典和爱的俯就(Institutes, 1.13.1)。

其他思考

带小组或其他活儿的噩梦之一就是没法当场组织好思路来回答别人的问题,但还是有安慰的,因为:

  • 我们可能会在属灵争战中(其实也不算争战,都是自己人,还不是外邦人诘难呢)被问得束手无策,但神是那位神圣战士,祂不会失败,祂也与我们同在。(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 我们可能会没有回答好或表现好,但重点并不在结果。就和旧约的以色列民需要按主的方式来为争战预备一样,我们的责任是按神的方式来回应(尽本分、有爱心),至于能不能解答肢体或能不能回答得很好,其实并不在我们手里;即使我回答得很烂或直接被问得吓尿了,但神仍然可以使用这样的结果,毕竟,神的话才能改变人心。(K。 S. Oliphint / 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20210828,愿神继续保守我们的小组能有这样的问答

读者问答:《约伯记》的主旨是什么?

文/Frank
编/尧兰陵王醇
文章分类/问答, 约伯记, 圣经, 旧约

某读者问:您好,有个困惑已久的问题。约伯记的主旨是什么呢?约伯犯了什么罪吗?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安慰呢?如何从中得见基督呢? 

若水漫海答:平安!约伯受试炼不是出于他的罪,因为《约伯记》本身的目的就是表明,义人受苦在大多时候,其理由不为我们所知。在这个受罪影响、堕落的世界,即使没有其他人对信徒的逼迫,信徒依然可能无缘无故受苦、受各种灾祸的苦待,这是无法避免的。但我们的安慰之所在,不是清楚明白、了解了我们为什么会受苦,这次受苦对我们有什么确切的意义,而是信靠上帝的美善旨意。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要受苦,全能、全知、全善的祂却知道,祂也应许会给我们恩典、开出路、托住我们,也应许赐给我们美好的终局(永生),这就是最大的安慰。


一直到《约伯记》的结尾,上帝也没有告诉约伯,是因为撒但的质疑和控告,上帝容许试探临到,以使祂自己得荣耀。没有,上帝半句都没有透露。而是让约伯看到祂创造的全能,信靠祂,这就足够了。在这世界苦难常常是无法理解的,甚至让人以为上帝不爱他了,上帝好像很恼怒那个受苦之人,但恰恰相反,今世的丰富和顺利无法证明上帝对人的悦纳,今世的苦难也无法证明上帝对受苦信徒的怒气(路德笔下的“荣耀神学家”常常这样幼稚地认定,约伯的三个朋友很明显就是这样的“荣耀神学家”),只有信心的眼睛才能看透这一切(只有“十架神学家”才能看透这一切),认定上帝满有权柄地统管这世界,且终必赏赐那些在苦难中依然信靠祂的人。


所以我们可以不必自怜,也不必在无辜受苦时自义,像约伯受苦时面对的试探,他有专注自己清白的哭喊,但最后还是凭借信心抓住上帝,坚信上帝是公义的,会为他辩护、会拯救他。


而只有基督才是真正的无辜之人且平白无故受苦,祂本无罪,经历了各种试探和困苦,却没有丝毫犯罪,但在十架上为了我们的缘故,真的经历了“上帝的离弃”,祂哭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你要离弃我?”祂完全知道原因,但这是反问我们,让我们能够明白过来——因为罪的缘故,祂必须替我们承受这一切,才能真的拯救我们最终脱离罪恶权势及其带来的苦难。约伯最终得到了世上的回报,上帝按着他原先损失的还给了他双倍,但我们(连同约伯)却因基督的工作,得到了永生(彻底脱离罪的祸害)的应许,这远远抵过了我们在世上可能经历的一切损失,“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明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参可10:29-30)


我们依然可能受苦,甚至受很大的苦。我们可能终生一心侍奉上帝,上帝却要我们的孩子早逝,还有各种不顺利。但我们于此仍能得安息,不是在于我们完全知道我们受苦的原因了、都明白了,我们有上帝回答我们了,我们死去的孩子肯定得救了,不是这样;而是有信心——我们虽然不明白,但主耶和华坐着为王,祂会、也能够彻底地救拔我们,料理好我们的忧心挂虑,在苦难中带出那美好的终局;祂既然已经借着基督表明祂处理了“罪”这最大的难题,那就没有任何苦难祂无法胜过。上帝的全知、全能、全善在基督里成了我们最大的安慰。


愿上帝在新的一年赐真平安给大家!

本文版权归若水漫海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原文刊载于若水漫海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