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向一些圈内网路博主感恩

随笔 | 向一些圈内网路博主感恩

分类 | 随笔,回顾

首发 | ruoshuimanhai.com


不论冲浪与否,神都使用华语圈内形形色色的博主来塑造祂的子民;不论认识与否,我们都在晓得或不晓得的情况下受过这些博主的帮助。

尽管我们很难单凭博客内容就全面认识博主——神学正确并不能推导出博主自身品格的优劣,甚至也推导不出博主是否是真信徒——但仍能从字里行间窥探一些有意思的内容。

以下是一些笔者曾经或仍受惠其中的圈内博主。




某同仁

某同仁勤奋更新,或是书籍摘录或是读经心得,此外也算是我在某组织的志愿者同行。

不过他在其他领域的眼光却是常常效法的对象:开微店、建网站等。肢体们常在生活中(不止是属灵方面)值得我们取经之处,这便是其中一例。
某同仁

我与某同仁相遇已久——我在14、14年上大学时便在不知道他是谁的情况下受过他的帮助,不过加微信倒是好几年之后的事了。

文章、书籍甚至是洋葱的翻译均乃我辈楷模,然而他的爱心与慷慨却是最打动我的地方,从最初的令我咋舌,到后来对福音的重温;也直接促成了若水漫海常常派发福利的传统。

随笔 | 向一些圈内网路博主感恩

目前能搜到的第一次和这位同仁的接触(应该不止,但有据可循的是这条微信收藏)
某同仁

某同仁虽被我删了好友,但每天的推送还是会有心阅读。他的身上有我自己不少年轻时的影子,因此既亲切又熟悉,有时能预料到他的反应,有时能猜到他的下一步回应。

正所谓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他的文章常常成为笔者自我反思的材料——假如我不先入为主,是否能从文章识出背后的味道?又或者既然他的逻辑如此糟糕,我自己是否避免了同类问题(有时并不能避免自己也犯同样的错误;多谈一句,正如前几日与某圈内大V喝咖啡时所闻,若类比一下,圈内人的逻辑也同样糟糕,但问题就是:逻辑并非我们以为那么容易就能获得的,换句话说,正如一个改革宗教义播放器不一定是真信徒一样,一个在各方面很优异的圈内前辈同样不一定拥有上佳的逻辑——但这样说搞得有点玄乎了……)就这个角度而言,实在应当为他感恩。

无论如何,我需要神怜悯的程度不比他轻,也愿神怜悯他,让他成长、成熟,早日走出动物园的围栏,回到现实生活之中。



其实每天读的圈内博主还有很多,但近半年来对我有益处的或许暂时是这三位。不必去猜是谁,我们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博主、群主、网友,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印记,或好或坏,总有美意。
——全文完——

首发于 ruoshuimanhai.com
投稿联系paul.xu@ruoshuimanhai.com
点击左下方“原文链接”可访问若水漫海网站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若水漫海):随笔 | 向一些圈内网路博主感恩

当尤文图斯爱上国际米兰

换句话说

请允许我挑战你

所有能力不如福音的事物

不管是球队死敌、游戏对立阵营、极度相左的政见、完全不同的喜好、看似不同的神学、所有不如福音大能的普遍事物

都没有能力让两个真信徒无法相爱

请允许我挑战你

就算你是国际米兰球迷

就算我是尤文图斯球迷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讨厌尔晴

就算我喜欢尔晴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是部落

就算我是联盟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狂热肯德基

就算我狂热麦当劳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支持大陆阵营

就算他支持中华民国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支持特朗普

就算他极度反对特朗普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口称阿民念主义

就算我口称加尔文主义

请允许我挑战你

如果我们都真的完全将荣耀唯独归主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换句话说

请允许我挑战你

所有能力不如福音的事物

不管是球队死敌、游戏对立阵营、极度相左的政见、完全不同的喜好、看似不同的神学、所有不如福音大能的普遍事物

都没有能力让两个真信徒无法相爱

20180830,为XM作诗一首

(由于华语网路环境险恶,请允许我补充:这不代表我们可以总是将不同的差异挂放大并在嘴边,尤其是双方关系还不亲密时,需要有智慧。)

请允许我告诉你1

就算你不信耶稣

就算我信耶稣

请允许我告诉你

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就好像我的许多同学、同事一样

就算你信异教

就算我信真神

请允许我告诉你

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就好像我的许多同学、同事一样

20180901

请允许我告诉你2

如果你信异端

那我只好逃得远一点了……

也为你祷告,希望神怜悯你

就像怜悯我这不配的罪人一样

2018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