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被歌词感动,上台领会

姬弟兄对若水漫海表示,“那天崇拜,当我唱道‘当我想到,神竟愿差祂儿子,降世舍命,我几乎不领会’的时候就哽咽了,这说的不就是我吗?神的爱这样超乎,我怎么能因为害羞就不领会呢?”

若水漫海讯,虹口白玉兰长老会几名会友证实,该教会一位弟兄在唱诗时被神呼召,决定上台领会。

 

“我之前几次鼓励他上台领会,他都推诿了,”白玉兰长老会的吴长老表示,“小鸡这个弟兄比较腼腆,这次不知怎么就愿意了,还很决绝的样子。”

 

姬弟兄对若水漫海表示,“那天崇拜,当我唱道‘当我想到,神竟愿差祂儿子,降世舍命,我几乎不领会’的时候就哽咽了,这说的不就是我吗?神的爱这样超乎,我怎么能因为害羞就不领会呢?”

 

截止发稿时,该会会友向若水漫海证实,在唱完《十字架的传达者》之后,小姬决定奉献作传道,启程前往提篮桥九标志总部作实习生。

弟兄每天坚持喝一点点,只因……

“以经解经!唯独圣经!字字句句!懂的,这是上帝给我的亮光,必须姨点点,直到那天!”“今儿您了喝了吗?” 

若水漫海讯,天津小白楼的西门弟兄每天都要喝杯一点点,并宣称这是为了主的缘故。
 
“介姨点点倍儿好喝儿,”记者黄流便见到西门弟兄时,他正排队买一点点,“解介,我要杯饼激凌红茶,波霸布丁去冰散分甜,多给点红豆豪?”
 
“咱们必须保持每天杯,这是为天国作贡献!”
 
西门庆翻开他自己的新译本研读版,指着希伯来书10章37节对若水漫海表示,“您了看看,介写着呐,’还有一点点的时候, 那要来的揍来, 并不迟延’。瞧见没,不喝点点,介要是耽搁了算在谁头上?”
 
记者看到研读版底部的正确注释,刚想提醒,西弟兄已经自顾自激动地开始比划了,说个不停。
 
“以经解经!唯独圣经!字字句句!懂的,这是上帝给我的亮光,必须点点,直到那天!”“今儿您喝了吗?” 
 
截止发稿时,西门弟兄宣称在阅读那鸿书3章2节时又得到感动,准备为自己筹款买一辆奔驰。

弟兄因看不了庆余年,选择转教会

若水漫海16日讯。在上海嘉定。于老谦向本平台投诉,抱怨整个嘉定地区居然找不到一间wifi快到够他看《庆余年》的教会。
​ 
在拜访嘉定新城教会后于弟兄表示,“实话实说,我对教会的美食、郊游和垃圾分类都挺满意的,”但他话锋一转,“可这wifi实在太慢了,我手机上都没法流畅地看余年,也没法打手游!”
 
“我懂的,教会是我家,那你说说,家里能没wifi嘛?wifi不够快,和麦当劳还有啥区别?我需要的是浸入式的崇拜,”于老谦严肃地表示,“如果教会不能牧养我余年,我怎么能用灵魂体全身心投入崇拜呢?流畅、高清、爱奇艺会员缺一不可的。”
 
于老师同时点名批评了波士顿某长老会:“其他教会圣诞节都送福利,这个长老会除了多摆点凳子,啥特别安排都没有,牧师还诡辩说什么教会的首要目的不是留人,而是让新来的朋友敬拜上帝、听见福音、为罪忧伤、为基督感恩,”于老谦耿耿于怀,“一点服务业的基本素质都没有,把谁当教会的头呢?还把不把顾客当上帝了?真是的,爱筵都没,只有精致饮水机一。”
 
截止发稿时,于老谦表示嘉定新城教会电话告知他网速已经提升到7000兆,并提供超前点播服务,恳求他再回来坐坐,“我很满意,可以去看庆余年喽~”

当尤文图斯爱上国际米兰

换句话说

请允许我挑战你

所有能力不如福音的事物

不管是球队死敌、游戏对立阵营、极度相左的政见、完全不同的喜好、看似不同的神学、所有不如福音大能的普遍事物

都没有能力让两个真信徒无法相爱

请允许我挑战你

就算你是国际米兰球迷

就算我是尤文图斯球迷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讨厌尔晴

就算我喜欢尔晴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是部落

就算我是联盟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狂热肯德基

就算我狂热麦当劳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支持大陆阵营

就算他支持中华民国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支持特朗普

就算他极度反对特朗普

如果我们都将荣耀唯独归主

请允许我挑战你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就算你口称阿民念主义

就算我口称加尔文主义

请允许我挑战你

如果我们都真的完全将荣耀唯独归主

我们没什么不能相爱的

换句话说

请允许我挑战你

所有能力不如福音的事物

不管是球队死敌、游戏对立阵营、极度相左的政见、完全不同的喜好、看似不同的神学、所有不如福音大能的普遍事物

都没有能力让两个真信徒无法相爱

20180830,为XM作诗一首

(由于华语网路环境险恶,请允许我补充:这不代表我们可以总是将不同的差异挂放大并在嘴边,尤其是双方关系还不亲密时,需要有智慧。)

请允许我告诉你1

就算你不信耶稣

就算我信耶稣

请允许我告诉你

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就好像我的许多同学、同事一样

就算你信异教

就算我信真神

请允许我告诉你

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就好像我的许多同学、同事一样

20180901

请允许我告诉你2

如果你信异端

那我只好逃得远一点了……

也为你祷告,希望神怜悯你

就像怜悯我这不配的罪人一样

20180901

我被穿越了 | 一台戏社

我被穿越了 | 蓉城纪念相声

「若水漫海·一台戏社」

逗哏:黄俊才弟兄

捧哏:李大毛弟兄

首演日期:2018年12月10月

俊才:谢谢大家的纪念!

大毛:是。

俊才:昨晚……彻夜未眠……哎(观众鼓掌pappapapa)

大毛:没错,弟兄姊妹都没睡好。(观众鼓掌pappapapa)

俊才: 想到今天礼拜一上班,要通勤四小时,我就糟心。。(观众嘘声yuuuuuu)

大毛:合着您不是为内个事儿烦心啊?

俊才:(装傻)什么事儿?

大毛:我看你也想被封号。(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害,整夜没睡好,结果梦里一直在穿越。

大毛:您倒给大伙儿说说。

俊才:第一次可了不得,梦见我穿到两千年前了。

大毛:具体是?

俊才:七执事之一,腓利。

大毛:霍,这么厉害?

俊才:我正从耶路撒冷下加沙地带。

大毛:走路呢。

俊才:走着走着,看到你了!(停顿几秒,小部分 观众 哈哈)

大毛:(惊奇状)诶黄老师您等等,我也穿越了?

俊才:是啊,一辆马车缓缓驶来,你正在车里边读以赛亚书,我走近了问:“你所念的,你明白吗?”你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你就请我上车,与你同坐。(观众哈哈哈哈)

大毛:好家伙,我这成太监了。

俊才:埃塞俄比亚的李大毛李总管,你接着问我“先知是指着谁说?”我就跟你传福音,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晓得伐。我们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你说这里有水要受洗,我就给你这个长老会浸了!

大毛: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这经文可不能这么用。

俊才:浸完我就晕了,可能确实用错经文了。我不管,反正又被穿越了!

大毛:这回您穿越到哪儿了?

俊才:蓉城!古时候别名李锦记!(观众嘘声yuuuuuu)

大毛:什么乱七八糟的,那叫锦官城。

俊才:害呀,从晚上六点到第二天凌晨,公务员都在加班加点!

大毛:哦?这么勤奋啊。(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人啊书啊桌子啊,边运边喊“取缔咯,取缔咯”!

大毛:什么毛病呀这是!

俊才:好几个微博关注的人,我第一次见到真人,什么江烈农啊什么冉师傅啊,都被接走了,很客气,把他们请上了车。

大毛:哦?

俊才:他们这态度不亚于五星级宾馆,个个儿制服笔挺,“给我老实点”!

大毛:霍,哪儿家五星级这么客气?(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还见到了以前大学团契的姊妹,嗨呀,想不到,几年没见,再见是这里。

大毛:让人感叹不已。

俊才:旁边还有全国几千个肢体在围观,骑着推特那样的小蓝鸟,大多数都被熊猫射下来了。

大毛: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俊才:有的人为他们祷告,有的人不说话,还有的人叫好呢,“抓得好抓得好”!

大毛:不像话,谁这么缺德!

俊才:是啊,还有人岁月静好,忙着蹭热点,全力为圣诞节发力,为事工作广告!写好文案,希望大家打钱。反正你看他公众号,活脱脱是个两会好青年,三自我最甜!

大毛:您真是一篇不讽刺就不舒服。(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别瞎说,这种事我可看不下去啊,瞅着一辆接人的车就冲上去了,挡在前面大喊,“要抓先抓我”!

大毛:不愧是俊才,我辈楷模。切切守望,同饮苦杯。

俊才:反正也是梦里,被抓也不怕!

大毛: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