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8:29的“预先知道”是什么意思?(James Faris)

「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罗八29)

原标题:What Does “Foreknew” Mean In Romans 8:29?
作者:James Faris
译者:诚之
译自:http://theaquilareport.com/what-does-foreknew-mean-in-romans-829/
转自:https://yimawusi.net/2021/02/02/what-does-foreknew-mean
编辑:若水漫海(仅增补原文、链接以及漏译部分)


「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罗八29

“For those whom he foreknew he also predestined to be conformed to the image of his Son, in order that he might be the firstborn among many brothers.” Romans 8:29 (ESV)

罗马书八章29节的“预先知道”(编注:原文为προέγνω / proegnō [4267])是什么意思呢?这节经文的意思是上帝提前望穿时间,事先知道谁会相信基督,并因此预定他们会效法耶稣的模样吗(译按:这是亚米念主义的观点)?还是它告诉我们,当上帝衡量各种变数和祂的被造物可能的决定时,所得到的某种“中间知识”(译按:这是莫林那主义[Molinism]的观点)?这些与历史上的改革宗对预知的理解相反的说法,想要保留的都是人不受限制的意志。

What does “foreknew” mean in Romans 8:29? Does it mean God looked ahead through time and knew in advance who would believe in Christ and thus predestined them to be conformed to the image of Jesus? Perhaps it reveals some kind of “middle knowledge” of God as he weighed various contingencies and possible decisions of his creatures? These options, which stand opposed to the historic reformed understanding of foreknowledge, seek to preserve unrestricted freedom of man’s will.

对这段经文提两个问题会有助于我们思考。第一是关于背景:上帝预知的对象是什么?第二,预知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编注:这一段为编者译,原译者未译)

It’s helpful to ask two questions of the text at this point. First, to get the context, what is the object of God’s foreknowledge? Second,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罗马书八章29节里,上帝的预知的对象是人。上帝在这里所说的不是祂预先知道人的倾向、选择、或是行动。上帝所预知的不是人的信心,而是预知。上帝选择要拯救人,不是根据祂预见人的工作或决定。圣经很清楚说明,我们是靠著上帝主权的恩典、藉著信心得救的(如:罗九11-13弗二8-9)。Robert Raymond 在他的系统神学著作(A New Systemic Theology of the Christian Faith)里,注解以弗所书一章4节这节平行经文时写到:“上帝在创世以前拣选我们,使我们成为圣洁,而不是因为祂看到我们会成为圣洁而拣选我们。”

The object of God’s foreknowledge in Romans 8:29 is people. God does not say here that he foreknew inclinations, choices, or actions. It is not faith God foreknew; he foreknew people. God did not choose to save based on foreseen human works or decisions; Scripture is clear that we are sovereignly saved by grace through faith (e.g. Romans 9:11-13, Ephesians 2:8-9). Commenting on the parallel passage in Ephesians 1:4, Robert Reymond writes in his A New Systematic Theology of the Christian Faith, “God chose us before the creation of the world that we should be holy, not because he saw that we would be holy.”

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呢?在圣经里,它的意思可以是“先见”(prescience),或仅仅是事先知道(如:徒廿六5彼后三17)。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14是按这个意思来使用这个词的:“上帝按照祂毫无错谬的预知,以及祂自由的、永不改变的旨意计画,以创造并护理之工,来执行祂的旨意。”

What does the word mean? In Scripture, It can mean “prescience” or merely to know in advance (e.g. Acts 26:5, 2 Peter 3:17). The 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 Answer 14 uses the English word in that sense: “God executeth his decrees in the works of creation and providence, according to his infallible foreknowledge, and the free and immutable counsel of his own will.”

但是,既然上帝的预知,尤其在罗马书八章29节,其对象是人,我们就必须看到《旧约》里与“认识”平行的词,它们的用法与这个词之间的关联。在旧约圣经里,“认识”的意思是指有亲密的知识,正如亚当“认识”夏娃(编注:ESV为knew),因而怀了他们的儿子(创四1;和合本译为:亚当和夏娃“同房”)。这个词常常被用来描述上帝拣选祂的子民。创十八19论到亚伯拉罕,说:“我眷顾他(译按:《新译本》作“我拣选了他”;希伯来文原文就是“认识”;),为要叫他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 主在每个孩子诞生前就认识他们,因此当祂在耶利米书说到这点,祂头脑里对耶利米必定已有更密切的认识:“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一5)。类似的用法充斥在旧约圣经里(参:诗一6一四四3何十三4-5摩三2

But especially since the object of God’s foreknowledge in Romans 8:29 is people, we must see the connection to the use of the parallel word for knowing in the Old Testament. To know in the Hebrew Scriptures is to know intimately, as Adam did Eve when they conceived their son (Genesis 4:1). The word is frequently used to describe God’s election of his people. Genesis 18:19 says of Abraham, “For I have chosen [known] him, that he may command his children and his household after him to keep the way of the LORD by doing righteousness and justice, so that the LORD may bring to Abraham what he has promised him.” The Lord knew of every child before he or she was born, so he must have something more intimate in mind when in speaking to Jeremiah when he said, “Before I formed you in the womb Iknew you, and before you were born I consecrated you; I appointed you a prophet to the nations” (Jeremiah 1:5). Similar uses abound in the Old Testament (c.f. Psalm 1:6, 144:3; Hosea 13:4-5, Amos 3:2).

上帝对祂百姓亲密的、充满爱意的知识的这个主题,延续到了新约圣经:“然而,上帝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祂的人’;又说:‘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 (提后二19;参:林前八3: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当然,从一个纯粹知识的角度,主认识世上的每一个人,因此在这些例子里,经文明显是论到一种更亲密的个人关系。

The theme of God’s intimate, loving knowledge of his people carries into the New Testament, “But God’s firm foundation stands, bearing this seal: ‘The Lord knows those who are his,’ and, ‘Let everyone who names the name of the Lord depart from iniquity’” (2 Timothy 2:19, c.f. 1 Corinthians 8:3). Certainly, the Lord knows every person on earth from a standpoint of bare knowledge, so the text is clearly speaking of something more personal in these cases.

在天父对祂爱子的预知上,最能看到这种爱的关係:“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彼前一20

Love is seen most of all in the Father’s foreknowledge of his own Son, “He was foreknown befor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 but was made manifest in the last times for your sake” (1 Peter 1:20).

相对于此种对人的灵魂充满爱意的认识,上帝对这些悖逆者宣告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太七23;参:太廿五11-12

In contrast to this loving knowledge of souls, God will declare to rebels “‘I never knew you” (Matthew 7:22, c.f. Matthew 25:11-12).

因此,慕理(John Murray)在他为罗马书所作的注释书里,为预知这个词所作的结论是:上帝所“预先知道”的人,就是“祂特别关心的人”,或“祂从永恒就以与众不同的爱和喜悦来认识的人”,这实际就等同于“祂所预爱的人(forelove)”。(编注:最后一句为编者译,原译者未译)

Thus, in his commentary on Romans, John Murray concludes of the word “foreknew”, “It means ‘whom he set regard upon’ or ‘whom he knew from eternity with distinguishing affection and delight’ and is virtually equivalent to ‘whom he foreloved.’”

在下一节经文里,上帝也预定这些人直到末了。这个预定的行动,从逻辑来说,是根植于祂对祂子民亲密的预知。

God also predestines these people to the end described in the next verse. That predestinating act is logically rooted in his intimate foreknowledge of his people.

因此,“预知”这个词的意思是上帝爱(forelove)祂的百姓。它是在描述这样的一种爱:上帝出于祂单纯的美意,在永恒里爱祂的百姓。这对上帝的子民来说是个好消息,即既然我们救恩的确据是根植于上帝永恆的爱,我们就相信祂会叫万事互相效力——即使我们现在有艰难的处境——使我们得著益处(罗八28),而且没有任何事可以叫我们与上帝在我们主耶稣基督里的爱隔绝(罗八39)。赞美主!

So, the word “foreknew” means that God foreloved his people. It describes love with which he loved his people his people in eternity past out of his mere good pleasure. The good news for the people of God is that since our assurance of salvation is rooted in God’s eternal love we can trust that he is working all things – even difficult circumstances in our lives at present – for our good (Romans 8:28) and that nothing will be able to separate us from the love of God in Christ Jesus our Lord (Romans 8:39). Praise the Lord!


James Faris是印城第二改革宗长老教会的牧师。本文首刊于Gentle Reformation,蒙授权使用。

苦难,《恩典切中要害的时候》

本文摘自Terry L Johnson所著《恩典切中要害的时候 》(When Grace Comes Home)一书的第四章。原文刊登于:Monergism;中文转载自:古旧福音;中文书评可见:豆瓣(嗯?豆瓣还没把这本书封了?)

  • 本文摘自Terry L Johnson所著《恩典切中要害的时候 》(When Grace Comes Home)一书的第四章;
  • 原文刊登于:Monergism;中文转载自:古旧福音
  • 中文书评可见:豆瓣(嗯?豆瓣还没把这本书封了?);
  • 本文已收录于若水漫海Notion主页:https://paulxu318.notion.site/8a039f24c8cb42b391050184b1de6cc5 ;
  • 书籍下载地址:https://paulxu318.notion.site/739e94af1ea3424599a6d9d2f8535f0b ;

背景读经:
罗8:26-39创50:15-21

1858年,一位名叫约翰•佩顿(John G. Paton)天才的年轻长老会宣教士与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一道,乘船前往南太平洋的新赫布里底群岛,开始在岛民当中进行宣教工作。抵达之后几个月内,他刚出生的儿子和妻子都死了,留下他一人孤身工作。

1876年8月,一位名叫B. B. 华腓德(Benjamin Breckinridge Warfield)满有天赋的年轻神学家和他的新婚妻子在德国度蜜月。他们在黑森林地区观光时,突然身陷一场极大的风暴当中,一样永远也解释不清楚的事临到他的新婚妻子身上,使得她在他们余下共度的一生中成为一位残疾病人。

二十世纪50年代,萨凡纳独立长老会的会众呼召一位年轻的传道人来治理一家分争得很厉害的教会。他和妻子及他们五个孩子一起来,最小的孩子只有三岁大。不出一年半范普夫林(Anton Van Puffelen)就得了脑瘤,范普夫林牧师在萨凡纳开始工作刚过两年就去世了。

你如何解释这些事?也许只能说不可理解,你怎么解释这些人的反应?佩顿继续留在工场上,收获极大的收成,他后来说道:

我建起坟墓,用珊瑚块一圈一圈围上,在顶上盖上漂亮的白色珊瑚,破碎的小石块;在接下来几个月,几年的时间里,我在岛上,在困难、危险和死亡当中为拯救野蛮的岛民劳苦工作期间,那个地点成了我神圣,极其经常前来的圣地。不管何时塔纳岛归向主,被赢得归向基督,后世的人要发现,对这处地方的记忆依旧常新 – 在这里,我不住祷告流泪,宣告我在其中带着信心和盼望“埋葬我的死人”的这片土地要归上帝所有。

华腓德在他们之后共度的余下四十年时间里照顾他的妻子,谦卑、顺服、不抱怨自怜,不找理由满足自己的需要,实现了他的婚约,向妻子尽责。

人们在萨凡纳称她为“范夫人”,她外表温柔谦卑,里面坚强如铁,开始在独立长老会日间学校教书,养大她的五个孩子,付出极大的自我牺牲,同样没有抱怨。

在每一个这样的情形里,关键的是什么?关键就是每一个人都相信神的主权。每一个人都明白神的公义、祂的怜悯,祂的绝对管治;每一个人都接受他们经历的处境,把它看作是出于神的手,为叫他们得益处,并且顺服。

但问题仍然是,你怎样解释苦难?你如何面对在这世上的受苦?当然我们的感情需要时间追上我们的思想,当中没有“简单”的答案,我们在回答“为什么”的问题时,我们绝不可简单化、或者以“事情就是这样”的态度来处理;然而我们确实有一种对受苦的解释,是解释得通的,可以在痛苦的世界里为安慰留下一席之地。

幸福的难题

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大部分对痛苦和受苦这个难题的讨论出发点都错了。就像我们在思想预定时曾经看到的那样,人有一种倾向,以人是无辜这个假设作为开始。这样苦难就被看成是对一个不配受苦之人生活的不公平、不公义的干涉。一般人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几乎都隐含着这种看法。所以我们经常问:“为什么神容许这件事发生在这么一个好的(不配受苦)家庭当中?”

在圣经里,思想受苦的起点不是无辜而是罪责。在圣经开始的地方,是关于那被称为“人的堕落”的记载。之所以有这样的记载,是为了提醒我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上,一个混乱、在神咒诅之下的世界上。神对亚当的罪,他后裔的罪的回应就是审判。神指明,“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然而在一种终极的意义上,死亡被推后了。与此同时,生活是由因着亚当的罪和我们自己的罪而临到我们的许多小小审判组成,是对那最后审判的预览。这些小小的审判,因着没有达在地狱里永死的程度,实际上就是神开恩暂不执行最后的审判。

我们说的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生活在地狱这一边的每一刻都是一个难解的问题。一位公义真实的神怎能容忍罪恶,让它继续存在?祂怎能拖延祂警告的事,即“犯罪的,他必死亡”(结18:4)?问题不是苦难的难题,而是幸福的难题。严厉的公义要把我们每一个人投进地狱,任何不及这样的事 – 疾病、受伤、贫困、饥饿或心碎 – 都是怜悯。

请思想耶稣对门徒提出,关于那些被彼拉多屠杀的无助加利利人的问题的回答(路13:2)。他们想要知道,是不是“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这个问题是一个老问题。那些人受苦,是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有罪?我们可以说受苦是与罪直接成正比吗?一般人的回答就是,“不是的”,这样的回答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很准确地以约伯为例,他受苦,并不是因为他自己犯罪的缘故。耶稣确实说:“我告诉你们,不是的……”耶稣认同一般人的回答,说这些人不一定比其他人更应该受苦。他们死,并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余的人更有罪。我们以为祂会像我们认为的那样继续,讲论不配受苦的人怎样受苦。很多次我们会说,无辜的人被迫在世上受苦。我们经常说,是好人受到伤害。但是让人吃惊的是,这根本不是耶稣要说的。祂不是说一些人是无辜受苦,祂而是说每一个人都理当这样受苦。祂警告,“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换言之,不是他们比其他人更坏,而是这是每一个人都理当要受的,除非悔改,否则就要如此受苦。耶稣不是关注临到少数人的悲剧,而是关注让大多数人存留性命的恩典。

类似地,耶稣继续讲到“西罗亚楼倒塌压死”的那十八个人。祂问:“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们能从受苦的大小推论出谁为义人有罪吗?祂说不能。但再一次,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不配受苦吗?不。他们受了每一个人当受的,但一些人被免于受这些苦。

“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5)

就这样,受苦的问题,按照耶稣的解释就根本不是关于痛苦的问题。我们可以很容易解释痛苦。我们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上,这世界落在审判之下。生活中所有的野餐都有蚂蚁来捣乱。我们度蜜月的时候,艾米丽和我安排一天去海滩。差不多我们到的时候,天开始下起雨来。她不是我们家里的神学家,她问:“神为什么要这样待我们?”我很善解人意地回答:“为什么天不是整天都下雨?为什么我们毕竟可以到这里来?”她没有被我说服。当然存在着受苦。让人惊奇的不是存在着痛苦,让人惊奇的而是存在着幸福。人一旦明白堕落的教义,人败坏的教义,哲学难题就不是解释为什么神容许受苦,而是祂为什么显明怜悯和恩典。正如耶利米所说:“活人因自己的罪受罚,为何发怨言呢?”(哀3:29)。任何不及地狱永火的痛苦和受苦,都是从神而来的一种充满怜悯的缓刑。我能明白我们为什么受苦。我不能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受更大的苦。

主权与痛苦

在前几章我们看到神的主权扩展到生活的每一个微小部分。祂定旨、计划一切成就的事。那么就不要有片刻的想法,认为你的痛苦不包括在内。我上神学院时,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基督徒,有敏捷思想天赋的加州科技大学学生,和威克里夫圣经翻译社的人一起去宣教。他在一次徒步旅行的时候摔了一跤,可悲地死了。一位世界知名的福音派神学家在他的葬礼上说:“这不是神的旨意。”几年前在萨凡纳举行的一次葬礼上,人对一位相对还很年轻的母亲出人意料去世说了类似的话:“神并没有要这件事发生。”这也是那本非常流行的书《坏事为何临到好人》所持的立场。作者年轻的女儿身患白血病去世了,他努力要解释神为什么容许这事发生。请留意他的观点。有一些“好”(意思就是“无辜”)的人,是不应当有坏事临到他们身上的。他得到的答案就是,神是良善的,但对于受苦,神是无能为力。祂不能干预,祂的手被绑起来了。祂没有错,我们不应该责怪祂,我们可以肯定祂仍爱我们,因为向我们做这件可怕事情的并不是祂。

对此我们能说什么?在我们看来,这种解释不能给人任何安慰,确实这是可怕的。为什么?请思想下列的事:

首先,如果有一位神,所发生的事情必然就是祂的旨意。 如果有任何发生的事并不是祂的旨意,祂就不是神,我们就麻烦了。如果有一些飘荡的分子在周围游荡,做祂没有命定的事,那么神就有一位竞争者在外面,是与祂自己同等的,祂就不是圣经描写的神。因为神要成为神,祂必须要是拥有主权的。因为祂要是有任何主权,祂就必然要在任何事情上拥有主权。

让我看看能不能把我的意思讲清楚。任何相信神的人都相信神预见万事。你一旦不相信预知,你其实就是不再相信神了。祂预知的必然要发生。所以当神预知一件事,决定容许它发生时,祂这样做,是因为这符合祂的旨意。这事切合祂的计划。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祂预见一些事情,容许它们发生,尽管它们并不符合祂的旨意,这种观点显然是不合逻辑和愚蠢的。这不是说祂“喜欢”祂预见的事,祂允许这事发生,这只是因为祂发现这事有一些积极的目的和理由。良善的神容许祂容许的事发生,因为这事符合祂的旨意;而祂的旨意是好的。

有时候人试图回避这其中所牵涉的,诉诸于预知,说神只是“预见”万事,祂其实并不按旨意要这些事发生。但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区分是站不住脚的。一位全能的神预知和容许的,祂对此是定旨和命定。

第二,事情要不是有神赋予的意义,否则就全无意义。为了让神“摆脱干系”,人结果就说他们的悲剧没有意义,这样就使得这些悲剧真的变成了悲剧。我们需要认识到,你是不能两方面都说得过去的。要不是神在其中,要不就是祂不在其中。如果祂不在其中,那么这就只是魔鬼,不好的“运气”,命运,偶然。

我在迈阿密担任青年团契牧师时,我们经历了两件悲剧,有两位父亲去世,留下年轻的女儿。一位是我的妻子艾米丽的父亲,他突发心脏病去世,当时她只有十六岁。另一位也是一位十六岁姑娘的父亲,但情况很不一样。艾米丽的父亲是突然去世,而这个人,理查森牧师的儿子约翰•理查森牧师,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非常慢慢地死去。那最后的日子,是我曾经见过,我自从这事之后见过的任何事情都比不上的。他在家中去世,他的家人围在他身边。在他最后的时刻,他最小的女儿偎依在他一旁,另外一位女儿在他脚前,他的妻子在另一边,他的儿子们坐在床边。这是我曾经见过最伤心最甘甜的死亡。几个星期之后,那位最小的女儿来找我问:“神为什么允许这件事发生?”我的回应是温柔地说:“哦,但是祂允许,并且祂有好的理由,”然后继续说:“我们坚持这一点,因为唯一的选择就是说神不允许这事发生,没有理由,这只不过是一场没有任何目的的悲剧。”现在你必须怎样作?信靠祂!说神不负责,你就是拿走了信靠祂的机会。

“神伟大,神良善。”这是我学会的第一个祷告。这也说出了受苦的难题。为什么一位伟大的神,可以拦阻恶事,却容许它发生?为什么一位良善的神,祂恨恶恶事,却容许它发生?否认这相等的两方面的任何一样,你就解决不了恶这个难题。人可以说神良善但不伟大,祂想拦阻恶事,但是祂软弱。或者人可以说神伟大但不良善,祂不想拦阻恶,因为祂喜欢恶。很明显这些解决之道并不是解决的方法,是把神变成一个怪物,或者一个弱者。

自从奥古斯丁以来(记住我们是认同奥古斯丁教义的人),基督徒一直认为神允许恶,是为了达到更大的善。这例子可以在基督钉十字架这件事上找到。当人行出最大的恶,神从中带出最大的善。但基督钉十字架是“按着神的定旨先见”(徒2:23)。神在此事当中,祂命定它。同样,祂在我们的受苦当中。因为祂在当中,它就有一个目的,它就有意义。

基督与痛苦

最后我们要来看罗马书第8章里的答案。我们得儿子的名分和最终得荣耀这奇妙的事,让使徒保罗讲到通往荣耀的道路,这道路是受苦的道路。他说我们是“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8:17)他再次把受苦和得荣耀联系在一起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他讲到我们“叹息”,是把它和“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相对(罗8:23)。他强调我们需要“盼望”和“忍耐”(罗8:24, 25)。他应许我们祷告的时候有属灵的帮助,“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26节)。然后是圣经应许冠冕上的珍宝:“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使徒保罗尊崇一位在万事当中,使万事互相效力,叫那些爱祂的人得益处的神。万一你停下来,怀疑你是否足够爱神,他加上一句,“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梅钦解释这些经文时说:

“…… 如果这节经文停在这里,如果我们仅仅被告知,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然后神由得我们自己在我们冰冷、死的心里去点燃这神的爱,那么这句话里给人的安慰就是何等地少。但感谢神,这节经文并没有到此就结束。这节经文不是仅仅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不是的,它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我的朋友们,这是我们所有安慰的真正根基 –这根基不在于我们的爱,不在于我们的信心,不在于我们里面任何的事情,而在于神那奥秘和亘古的旨意,所有的信心,所有的爱,在这世上,在将来的世界里我们的所有,我们的所是,我们能够成为的,都来自这奥秘和亘古的旨意。”

爱神的人就是那些被召的人。被召的人就是神预先所知道(就是预先爱的意思)和预定的人。30节列出了这“黄金链条”:“豫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8:30)神把祂的爱加给他们的那些人 – 那些被福音有效呼召到基督这里来的人,那些被称义和得荣耀的人(所用的过去时态表明使徒保罗把这甚至看作是一个已经成就的事实) – 这些人得到应许,万事对他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旨意。神亲自保证这一点。

我三岁的时候,一个星期天下午,我们从教会回家的时候,我的父母粗心大意把我和我的姐姐留在面包车里。我们玩游戏,我松开了紧急制动,车开始沿着车道滑行。我们惊慌,我的姐姐跳出车去,她当时五岁 – 她做得到,我摔出去,落在前轮之下,我们那辆56年型号的普利茅斯面包车滚过我的后背,接着滚过我的头。

我十五岁时,我在大学橄榄球队里练球,球队包括三位将来大学全美明星队的成员,其中有费拉格莫。一天下午我跑出一个“速外”,接到球,转到前场,企图避开防守我的人,就在闪避他的过程中,我突然感觉大腿一阵剧痛。全场都可以听到很大的一个声音,就像树枝折断的声音,我跌倒,我的腿在我身下扭曲,我的股骨很奇怪地断了。

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不需要知道。我所需要知道的一切,就是神在当中,祂以此作工,为要叫我得益处。

你们一些人受的苦比这更大。你们一些人因意外和疾病失去了孩子和孙子。其他人因丈夫或妻子去世倍受打击。朋友、亲戚、其他所爱的人因着悲剧般的情形受苦。你呐喊,“哦,不要这样,什么都可以,但不要这样!主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做这样的事?”也许你变得怀恨在心,从此你就恨神。你希望破灭,头脑混乱。尽管魔鬼,世界,我们的敌人意思是要摧毁你,但在基督里神是让万事互相效力,为要使你得益处。

请看约瑟的一生。他承受了何等的苦难!思想他的亲哥哥准备要当场把他杀死,他是何等心碎。想想被卖为奴,被迫离开家人,有几十年的时间不得再见他们的痛苦。甚至在埃及,他也要面对波提乏妻子说他要强奸她的诬告,这使他锒铛入狱。他的生活当中有很多让他怀恨在心的机会。思想神容许发生的这一切事。他被剥夺了童年,被剥夺了他的家乡和家人,被剥夺了他的美名,为什么他不咒诅神?但他怎么说?他在这一切当中看到神主权的手。在第一次他对他的弟兄们说:“这样看来,差我到这里来的不是你们,乃是神。祂又使我如法老的父,作他全家的主,并埃及全地的宰相。”(创45:8)。在第二次他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50:20)。再读一次,他说“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有很多时候,甚至大部分时候,我们不知道神从苦难中带出什么好的。这不是关键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要知道神是好的,这是祂的意思!当你失去你所爱的人,这是祂的意思。当你因疾病受苦,这是神的意思。当你受到财务逆转的打击,这是神的意思。祂应许要从中带出益处。现在你一定要信靠祂。

这些高高的加尔文主义教义真的带来改变吗?相信神的主权,这对生活有任何实际的重大影响吗?我希望你开始看到,这些教义是至关重要的。当我们明白神命定了我们的受苦,我们就可以开始理清当中的头绪。只有到这时候我们才能肯定祂在这当中怀有一个旨意。当悲剧临到,当苦难击打人,我们就不会被动摇。是的,我们会哭泣,我们会忧伤。但是我们会继续生活下去,满有把握地知道神坐在祂的宝座上,我们在祂的手中,我们的处境是祂的作为,祂使这些事情效力,为使我们得益处。

思考问题

1. 你如何解释今天世上的苦难和受苦?
2. 世人面对他们看见的受苦与苦难,通常的反应会是怎样?
3. 他们这样的回答,其出发点是什么?人真的是无辜的人吗?
4. 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这是什么意思?这牵涉到什么后果?
5. 一个人的受苦是与他的罪直接成正比的吗?换言之,坏事发生,是因为你特别坏吗?
6. 建议的回应就是,“因着我们的罪,为什么我们不是受更大的苦?为什么神还要显出怜悯和恩典?”你怎样回应这种观点?
7. 如果世人的回应(也包括一些好意的基督徒的回应)是,“好人”,“无辜的人”受苦,这并不是神的旨意,那么我们怎能在苦难之时得到安慰?
8. 有人建议用哪两种方法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难题?
9. 理解罗8:28的关键是什么?
10.认识到即使在苦难中神也有一个旨意和计划,这要使你更得安慰还是使你心怀怨恨?你怎样面对苦难?

比喻集

前言:一直都想把遇到的有益比喻做个合集,但一直都没弄。这回下定决心弄一个。争取完善每个比喻的出处、他人评价、关键词等。

  1. 穿过教堂彩绘玻璃的光 / 华腓德(B. B. Warfield)

「关键词」
圣经, 默示, 人类作者, 有限, 护理

「概括」
有人认为我们不可能拥有神纯粹的话语,因为神既然使用人类作者写下圣经,那么人类作者的有限必然影响了他们所写的内容,就好像原本无色的光穿过教堂的彩色玻璃后沾染上了玻璃的色彩一样,这染了色的光必和原本神希望赐给我们的无色之光必然存在不同。Warfield指出,如果神就是教堂彩色玻璃窗的建筑师、光染上的颜色正是神自己的目的与设计呢?
而且神不但是默示的主,也是护理的主,祂不是今天要默示了然后匆匆在人间找了个保罗,而是从起初就护理、保守、塑造了整个救赎历史以及保罗出生前、保罗出生后的一切因素,以至于保罗完全成长为神所要接着他来写下圣经的保罗。整个神圣历史都带有目的性与解释性,神护理性的统管已足以解释为何圣经虽使用人类作者为器皿、却完全是神所呼出/默示的。

来源」
《圣经的默示观(The Biblical Idea of Inspiration) 》,B. B. 华腓德, [Article “Inspiration,”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aedia, James Orr General Editor, v. 3, pp. 1473-1483. Pub. Chicago, 1915, by The Howard-Severance Co.]

「评价」
杨以德(E. J. Young):(他在Thy Word Is Truth第四章引用华腓德的这一比喻作为开篇)……(按那些反对者的观点)当神启示祂的话语,那话语在通过人类作者这一媒介时,就附上了那些作者的特点,包括他们的错误、他们的无知、他们的粗鄙……我们或许可以感叹,这样的神真是又可怜又软弱!如果人类真能这样阻挡祂,那么我们就应该问:祂究竟是否真值得我们去认识?

2. 水面下的路 / 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

「关键词」
信心, 圣经, 无误

「概括」

人均末世论

我们能看出喜欢成功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富有

注:本推送为旧文搬运

wts store

我们能看出喜欢成功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富有

我们能看出偏向灵恩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成圣

我们能看出推崇重洗派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彻底改革

然而,我们有时自称持守已然未然、无千禧年
却对普通肢体在神学上进行责难*

却追逐智力胜过追逐汗水
或追逐汗水胜过追逐智力

我们若是这样的改革宗
正统神学背后散发的实际是成功神学与灵恩神学
言行举止会逐渐会“重洗派化”
因为无千禧年已经成了我们的千禧年

*神学偏差自然是严肃、要紧的问题,不过即使有人在或根基或次要的神学问题上有偏差,笔者应该也不太会当面骂他/她是野狗,因此,我在网上对这样的朋友也会显得娘娘腔、止乎礼。尽管不信神等于不道德[2]、可以骂对方是野狗[1]的基督教王国时代已经过去,但正统神学仍然是根基,而非玩笑与诡辩话术的谈资,在生活中向有偏差以及不信之人传福音是需要勇气的,笔者自己常常做不来,求神怜悯。

[1]改家教们在面对其他阵营的神学家代表时常常笔锋犀利,不过他们也是牧师、牧者,可以看看他们日常牧养会众时的画风。可参考《加尔文书信文集》《路德劝慰书信

[2]可参考《现代性的神学起源

扫描二维码,选购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