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今日的不寻常事件(及灵恩运动)

译按:本文只是简略翻译了《关于全球宣教的确认与否认(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World Mission)》的其中几节。这份文件由一群神学家、宣教士与反思者的团契(显然,这些身份并不是单向的)撰写而成,从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出发,通过100组确认与否认,为全球宣教提供了符合宗教改革原则的神学实践框架。该团契取名The Southgate Fellowship(TSF),源自他们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名字,由David B. Garner与Daniel Strange担任联合主席。本翻译节选仅供学习参考,无任何授权。

译按:本文只是简略翻译了《关于全球宣教的确认与否认(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World Mission)》的其中几节。这份文件由一群神学家、宣教士与反思者的团契(显然,这些身份并不是单向的)撰写而成,从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出发,通过100组确认与否认,为全球宣教提供了符合宗教改革原则的神学实践框架。该团契取名The Southgate Fellowship(TSF),源自他们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名字,由David B. GarnerDaniel Strange担任联合主席。本翻译节选仅供学习参考,无任何授权。

译/PX, 校/RC

3. 神学导论(Prolegomena)与神学方法论[3]

3.5.非凡手段

14a) 我们确认,尽管旧约记录了许多神对先知们非凡而直接的启示,但神最终的非凡启示就在祂儿子以及祂于新约中任命与保存的一次性的使徒性见证里。

14b) 我们确认,神使用祂所宣告的先知性和使徒性话语作为祂指定的救恩的常规手段。

14c) 我们否认圣经记载了任何没有人类在其中作用的信仰或悔改。

15a) 我们确认,如果神今天要使用非凡手段(例如,神迹事件、异梦或异象),这些事件要么应该被诠释为护理性的福音预工或预备(praeparatio),是神手中的非常规工具、要凭神主权吸引人归向祂自己,要么被理解为神带有特定目的的工具,为要使不信之人在不信中变得更刚硬。

15b) 我们否认任何不寻常经历或经外的洞见与圣经具有同等或类似权威,如同我们否认这些经验本身提供了什么认识论上可依赖的根基,或为信仰基督提供了充分基础。

15c) 相反,我们确认,各地信徒都应该只相信成为旧约和新约文本的神的话语,而不是神秘、感情或其他的非凡经验。

16a) 我们确认圣经启示的权威性、必要性和充分性,再加上圣灵在听者心目中的光照,这些才是真信仰和认识论的确定性。

16b) 我们否认自己能够正确地推测出“护理性预工”与“表达圣经信仰的人身上发生的护理性接触”之间的那些事件的确切因果关系。

[3] Select 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in this section draw upon ‘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the Doctrine of Scripture’,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Philadelphia), December 2008.

译后记:

笔者一向愿意接纳(温和的)有灵恩倾向的肢体,但有时候又有很诚实的纠结:该怎么看他们的那些经历?心里有点不敢确认,但又不好直接否认,不然下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曾经的经历难道是出于撒旦的灵吗?那还咋聊下去?

这份文档选择从神学方法论的角度出发,很好地帮助了笔者这种对此存在担忧的神学小白。简而言之,如一位前辈所说:争议不在于这些经历是否存在/真实,而在于我们要给它们多少“认识论权威”。若对方承认(相信温和灵恩肢体会承认)这些非凡事迹是出于神的护理、为要让他们更加爱神、更加谦卑、更加渴慕圣经,并在唯独靠圣经站立得稳(林前15章),何乐而不为?

我们自然承认正典已经封闭(改革宗常常强调),但我们也应承认圣灵的活泼([半桶水]改革宗常常忽视),我们需要在一连串的真理中合乎中道,而不是在正确的恩赐终止论的神学框架中破坏圣灵按神所规定之方式做工的大能。摘录几段相关警戒与劝诫,

如果我们……(对圣灵的工作关注到一个地步)要付出的代价是……把心力都花在分辨灵恩派和非灵恩派的差异上——虽然这些差异属实且重要——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并且教会也将错失巨大的良机。……今天摆在教会面前的迫切但又前景无量的工作,乃是要毫不含糊清楚地显明(不论是借着实践或宣讲),福音的核心不只是关系到罪的完全赦免,同时也关系到基督里的新创造这一现实,和在基督里已经拥有的末世新生命,关系到信徒按着内里的生命所经历的,全人在今生的更新和改变,以及人类生活在各个层面的导正与重建。

Richard Gaffin,《圣灵降临》(按英文版本略作修正)

你若去读使徒行传,很有趣的是,有时神的话语几乎变得像一位在做事的人……「神的道兴旺起来…神的道…越发广传」……「神的道…运行在你们…里面(*新译本)」……我自己的感受是,即使在谈论恩典事工的(寻常)手段时,我们仍可能没有看到神的话语运行时的那种景象:它会击倒我们,使我们俯伏,使我们转变,赐给我们生命尊贵,这意味着神话语工作所带来的结果将会在以后,在共同体中显现出来。

Sinclair Ferguson, What is an “ordinary means of grace” ministry?

圣经就像一头狮子,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它就会为自己辩护。(搜出处的时候发现这可能不是司布真一字不差的原话)

Charles Spurgeon, Christ and His Co-Workers

ps:我知道现实中遇到灵恩肢体肯定没这么容易。

弟兄:希望今天路上没警察

家住江边的洋子弟兄在这个主日清晨向神祷告:希望今天路上没警察。

若水漫海讯,家住保加利亚江边的洋子弟兄在这个主日清晨向神祷告:希望今天路上没警察。

洋弟兄表示,自己还没有养成戴头盔的习惯,所以希望今天路上没有警察;他偶尔也喜欢翻个墙,所以还希望网上也没有警察;他还不喜欢被拦下查身份证,所以还希望地铁里没有户籍警。

出乎意料的是,今天去教会的路上,洋弟兄一个警察都没有遇到,“神真是奇妙,不过到此为止吧,警察毕竟还是干正事儿的,多一些警察挺好的,我喜欢警察。”

截止发稿时,据知情人士透露,洋弟兄的教会楼下停了4辆警车,教会在聚会时遭遇冲击,“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早晨路上没有警察了,合着是来抓我们了。”

文/公园剃头大爷

校/门三

注:本文属于虚构小说/洋葱新闻,无意寻衅滋事

活出见证

永远不要低估你为主作见证,在未来对某人可能产生的结果。神总是乐于用我们为祂做的小事来成就大事。活出见证/建立传福音的习惯(discipline of witness)永不太晚,因这正是神在福音中对我们的心意。

文/Barbara Hughes, 节选自Disciplines of a Godly Woman, p196-197
译/尧兰陵王醇
编/尧兰陵王醇
校/卡车贰拾肆, 不加香菜
文章分类/翻译, 见证, 行道, 生命

活出见证

……他[1]告诉我他信主的故事

多年前,一位在大型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弟兄领他到主面前。那位弟兄在那里工作时,每天都会经过一个打字间,那里的打字员都在忙碌地工作[2]。有一位打字员特别吸引了他的注意。

她似乎总是比其他员工更专注于她的工作,而且她的打字速度非常惊人。他好奇地问另一位同事是否也注意到了这位女士。那位朋友随意地回答说:”哦,她啊!嗯……额,她是个基督徒。

这个答案让他很感兴趣,于是他询问了这位女士本人。”是的,我是一个基督徒,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主和他的荣耀。” 他们就此开始了一段友谊,这段友谊促成了这位年轻人的信主……

永远不要低估你为主作见证,在未来对某人可能产生的结果。神总是乐于用我们为祂做的小事来成就大事。活出见证/建立传福音的习惯(discipline of witness)不太晚,因这正是神在福音中对我们的心意。

译注
[1] 文中的他就是辛克莱·弗格森(Sinclair Ferguson)。那位律师事务所的弟兄几年后在苏格兰某教会作见证,分享那位打字员姊妹是如何领他来到基督面前的——首先是她的生命榜样,让他想要聆听她的话。当时是晚间崇拜,弗格森也在场,他最终也因这位姊妹的见证信了主——书中直接提及了弗格森,节选时为营造效果没有直接翻译。
[2]打字员:1950年代的一种女性为主的工作,内容包括抄录老板的来信、备忘录和信件,并且要求内容必须无错误。当时许多公司都没有空调,所以工作十分繁琐和忙碌,由于要整天坐着,很多女性都会患有慢性疾病。她们通常有一个打字间(typing pool,如下图)。

网络图片

读后感:
正如我们可以常常提到基督,却在真实的行动中没有依靠他那样,我们也可以常常分享正确的神学、教义、知识,甚至常常humbly say一些内容,却在真实地生活中没有活出敬虔的生命。
作为带有神形象的承载者活出这样的生命,这是亚当、诺亚、族长以及以色列的大使命,虽然都失败、却在基督里被成就,以至于我们在基督里也接续了这个大使命。真实的生命所带来的见证的能力是惊人的,因为神的能力是惊人的——相反亦是如此,说着最正确的教义却活不出来,这样的审判也是极大的。

本文版权归若水漫海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中文主页 | ruoshuimanhai.com
本文首发于若水漫海公众号

以撒 | Eutychus (and his pin)

这就和想到骆驼穿过了针眼一样有趣而滑稽;然而这就上帝所写的喜剧,精彩绝伦、令人开怀大笑且无与伦比——使一个罪人得救并进入永恒的筵席之中。

以撒

选自第一章《从窗边的座位开始》

 

幽默是否很世俗、不归正?传道者曾“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享乐说,有何功效呢?”(传2:2),而且圣经里的笑话也不多。心理治疗师会持续保证说,喜乐的心是一剂良药;然而,冷静看清我们人类所处的困境后,我们有可能转而嗑更多的药。

 

那些朝向我们的嘲笑声、窃笑声、咯咯笑、哄笑及捧腹大笑并不会让人感到释然。笑声容易让人感到粗鲁、嘲讽与空洞——总只,更偏向地狱,而非天上。我们听到讥笑声在各各他山上回荡,人们在恐惧与憎恨中以刻薄的笑声伴呼应十字架下的笑话。他们嘲笑这个胡说八道、自称与上帝同等的人,即那位被钉十字架的弥赛亚。

 

然而他们才是傻瓜。在这场神圣审判中,他们邪恶的玩笑被使用来道出福音:“他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太27:42)。这些敌对上帝恩典的宗教统治者,自己反倒成了上帝之嘲讽中悲惨对象;撒但成了加略山上的笑柄,因为牠的“胜利”成就了牠的败亡。

 

从那时起,十字架的愚拙成了上帝救恩的大能。虽然人们仍旧会嘲笑十字架并嗤笑“屠夫神学”,但天堂会笑到最后。

 

就对罪之完全挫败的讽刺而言,上帝愤怒所带来的黑暗(太27:45)并不是天堂对犯罪之人的唯一凯旋方式,也有一些蕴含于恩典里无法言喻的幽默之中。例如,有罪人悔改时,天上也为他欢喜(路15:7)。这是种难以想象的不合理,即地上的老约翰·史密斯在为罪哭泣,天上强大的天使在为此热闹。恩典就是如此——有张力、出人意料并令人惊奇。

应许之子以撒(加4:28),意为“喜笑”(创21:6)!亚伯拉罕得知自己要作父亲时笑了(创17:17);撒拉得知自己要生一个儿子时暗笑(创18:12)——她觉得这太荒谬了。当以撒生出来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笑的理由:“神使我喜笑,凡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创21:6)。

 

我们与撒拉、童贞女玛利亚以及抹大拉的玛利亚共同分享的可能不止是喜笑,但只增不减。上帝的救赎之工是如此奇妙,以至于我们曾经的悲伤似乎是可爱而滑稽的,正如玛利亚在空坟墓前哭泣、并将复活的主当作园丁一样!

 

这就和想到骆驼穿过了针眼一样有趣而滑稽;然而这就上帝所写的喜剧,精彩绝伦、令人开怀大笑且无与伦比——使一个罪人得救并进入永恒的筵席之中。

 

本文节选翻译自Eutychus (and his pin), by Edmund P. Clowney, Wm. B. Eerdmans Pub. Co, 1960,

最新引发争议的艺术品其实是令人震撼的反堕胎宣传品

赫斯特关于人类发育最早阶段的雕塑似乎也有相似的反堕胎作用。尽管赫斯特不是基督徒,但他最新的作品与圣经真理相似,正如诗人对上帝所说,“在我母腹中你塑造了我”(诗篇139:13,新译本)。

事件梗概:正在卡塔尔展出的、一系列重216吨的艺术品引起了争议,因为它展示了人类发育的14个不同阶段——从受孕直至一个完全成熟的新生儿。

事件背景:在过去30年里,英国的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已经成为当代最著名(以及最富有)的艺术家之一,他的许多艺术作品都倾向于关注死亡,一些最著名的雕塑品则包括用甲醛保存的死去的动物(一头母牛和牛犊,一条鲨鱼,一只绵羊等),并放在一个玻璃缸中展示。而他2017年的作品,“为了上帝之爱”,则是一个真人头骨的铂金复制品,其表面镶嵌着成千上万的小颗钻石。

不过他最新的作品则是由于对生命的关注而引起争议。

“奇迹之旅”(“The Miraculous Journey”)是一系列具有纪念意义的青铜雕塑,共14件,它们记录了子宫内胎儿的妊娠,从受孕直至出生。最后一尊雕塑是一个46英寸高的、生理结构上准确的男婴。为了突出主题,这些雕塑被展示在谢赫医疗中心(Sidra Medical Centre)外的大道上,该医疗中心是卡塔尔一间致力于妇女与儿童健康的医院。

根据《卫报》(The Guardian)的说法,这些雕塑早在2013年10月就已亮相,但直到最近几周才因为社交媒体上遭到强烈抗议而进入公众的视线。

“我们并不期待每个人都会喜欢它们,”卡塔尔的艺术专家莱拉·易卜拉欣·巴夏(Layla Ibrahim Bacha)说道,“也不期待每个人都能理解它们。这也是它们在那里展示的原因——去引起人们的讨论与思考。”

“我们相信这也很好地反映了谢赫医疗中心的使命,即照料女性与儿童的医疗保健。”巴夏补充道。

事件意义:在20世纪70到80年代,堕胎诊所外常常能看到一些反堕胎人士,后者会举着附有被肢解胎儿的生动图像的标语牌。在当时,很多人认为,要帮助人认识关乎堕胎的真相,死亡的形象将是震撼良心的最佳途径。

然而在90年代,反堕胎人士开始意识到,展示一些正面积极的图像可能会更有效。伊恩·唐纳德(Ian Donald)是一位产科医生以及虔诚的圣公会信徒,参与开发了超声波诊断技术,他也最先认识到,子宫内胎儿的超声波影像将如何改变为堕胎而进行的抗辩。超声波为我们提供了一扇透向子宫的窗,为我们展示了人类发育之美,并唤起我们大多数人都有的那种对孩子与生俱来的爱。

赫斯特关于人类发育最早阶段的雕塑似乎也有相似的反堕胎作用。尽管赫斯特不是基督徒,但他最新的作品与圣经真理相似,正如诗人对上帝所说,“在我母腹中你塑造了我”(诗篇139:13,新译本)。

“究根结底,婴儿在出生前所经历的旅程,要比人类生活中经历的任何事更大,”赫斯特告诉《艺术界》(Artnet News),“我希望这些雕塑能逐渐使观众产生一种敬畏感,并对这一非凡的人体进程惊叹不已,地球上每分每秒都发生着这种进程。”


本文首发于福音联盟中文网站: https://www.tgcchinese.org/article/latest-artwork-spark-controversy-shockingly-pro-life


译:许志斌;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Latest Artwork to Spark Controversy Is Shockingly Pro-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