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降维打击

之前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个做饭的博主,既不是因为想看做饭,也不是因为颜值,只是出于自己一个特殊的嗜好:找到对方的破绽。每次看完都和媳妇儿说,这人肯定有团队、肯定是假的,正常人谁下了班还有这么多精力拍啊、弄啊、保持日更?但比较沮丧的是,至少就视频来说,似乎没啥“错误”。

之前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个做饭的博主,既不是因为想看做饭,也不是因为颜值,只是出于自己一个特殊的嗜好:找到对方的破绽。每次看完都和媳妇儿说,这人肯定有团队、肯定是假的,正常人谁下了班还有这么多精力拍啊、弄啊、保持日更?但比较沮丧的是,至少就视频来说,似乎没啥“破绽”。

直到某个周五,在评论区目睹了降维打击,有网友留言说:让文案团队注意一点,露馅了。原来这博主在周五3点多就发了“周末了,做个xxx”的视频,一条包含了从备菜到吃饭的完整成品视频。这就很简单粗暴了,直接越过了视频内容本身但又有理有据地识破对方。

降维打击实在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笔者常常会思考这种模式的正当性:在对方所表达的内容以外去认识对方,看起来很粗暴,但个人认为这种降维打击实际应该是符合圣经的,毕竟圣经总是提醒信徒要在所说的内容之外去认识对方(太7:15及下文)、并且自己也要符合这种模式(约15:2及上下文;诗92章;多3:14,等等)。

换句话说,降维打击只不过揭露了我们自身的“维”比较有局限罢了,可以设想,对神而言并不存在会让祂吃惊的降维打击(或者说,造物主/受造物的区别对我们受造物而言本身就是降维打击),因为祂本来就全知。只有在人的层面才会存在降维打击,比如这这这讲得神学很正但生命不行啦,又或者那那那和这这这明明在神学上完全认同却仍然看彼此不爽、没有在主里相爱啦,又或者我自己常常自以为明白一些道理但一段时间后发现并没有真正拥有一套所谓“整全世界观”啦……

被降维打击还是挺好的,表明神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抛弃我们,也再次提醒自己的全然有罪与有限。神经常接着一些反逻辑(其实是超逻辑)的事儿来打击人,这种事儿数不胜数:比如两个神学立场相差很多的人却在主里相爱,又或者神学上熟知不能把麦子割尽但生活上在花钱的时候决不肯让人“宰”,又或者知道应该如何爱护太太但经常让太太说“累了”——很惭愧,实在是个愧对媳妇儿愧对家庭的人。

主啊,我的维确实太低,我也只能在这个维上了,求你可怜、怜悯我!因为你不在我这个维上,你也能够在保持你的维丝毫不变的情况下,为了你自己的荣耀,俯就下到我这个维上来爱、来扶持、来降维打击我这个不配的人。

小组问答:神为什么选择世人认为宝贵的宝石?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一般听到这样的问题,笔者就比较头疼——不是肢体问得不好,而是问得很好,点出了一些现代和后现代的思想,以至于笔者对自己的临场思考与组织能没有信心。希望在“小组问答”这个环节里记录一些有意义的问题、自己即时的回答、自己后续的思考和一些随想。

当时的回答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个开头是笔者一贯的真诚回应)。

  1. 但神是否真的和世人一样觉得这些宝石很宝贵呢?我想并不是。神看重的是什么?这些都是神从无中创造的,祂不需要看重那些物质,相反,神看重?(让大家回忆经文)……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神眼中宝贵的其实是这些。
  2. 从救赎历史来看,神也有意让祂的教会慢慢褪去这些代表性的物件。到新约的时候就没有物理圣殿了,因为主自己就是圣殿,我们也成了祂的圣殿;到宗教改革、到我们如今,其实教会不但不看重、反而不太在意物质财富的,会堂里也都很朴素,不是吗?我们都更看重神的话语、属灵的生命酱紫。
    • 反例:但很多成功神学、比较偏的宗派不是如此,他们(的牧者)还是很看重这些的,其实这反过来可以看出,他们的确是把自己的价值观投射来造神了。
    • 反例:其他的宗教似乎也是如此,有些穆斯林似乎就认为天堂里有72处女,但这点我没有考证过,不确定(一般涉及自己知识以外的内容,加一句会比较保险。写这篇的时候搜了搜,似乎是对殉教者才有这种待遇,而且也有争议
  3. 所以我觉得神并不像世人那样看重这些,这些更多是暂时性、代表性的。

后来的思考

回答完之后大家还是比较能接受的,但笔者自己其实不是太满意,因为毕竟没有直面回应问题,而肢体问题中的描述看上去也确实是客观的。如果当时能加上“前设”和“俯就”,可能会更好。

  1. 前设。你的前设是,人认为A,然后神的命令则是相似的A’,所以神是人投射出来的。但事实上,神才拥有原版的知识(He is original knower),咱们人拥有的只是衍生性/类比性知识。(derivative re-knower/analogical)。这是个前设问题,又比如有人说“因为神是善的,所以世界不可能有邪恶;但世界有邪恶;所以一定没有神”,他凭什么前设认为神是善的所以就不能存在邪恶呢?……但前设已经超出了论证的范围,只能凭信心接受。
  2. 俯就。神之所以选择那些符合人价值观的宝贵的宝石,完全是出于俯就,否则
    • 神不选,我们咋认识神呢?
    • 神选别的、超出当时历史文化能力的事物或表述,摩西亚伦也不懂啊。
    • 神完全是出于恩典,自愿地“降到我们的水平”(不是真的降,而是比喻性的),选择这些宝石。就好像父母对婴儿说一些婴儿般的、不成文的话,这不代表父母是婴儿投射出来,或父母和婴儿是一个认知级别,这只是父母出于恩典和爱的俯就(Institutes, 1.13.1)。

其他思考

带小组或其他活儿的噩梦之一就是没法当场组织好思路来回答别人的问题,但还是有安慰的,因为:

  • 我们可能会在属灵争战中(其实也不算争战,都是自己人,还不是外邦人诘难呢)被问得束手无策,但神是那位神圣战士,祂不会失败,祂也与我们同在。(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 我们可能会没有回答好或表现好,但重点并不在结果。就和旧约的以色列民需要按主的方式来为争战预备一样,我们的责任是按神的方式来回应(尽本分、有爱心),至于能不能解答肢体或能不能回答得很好,其实并不在我们手里;即使我回答得很烂或直接被问得吓尿了,但神仍然可以使用这样的结果,毕竟,神的话才能改变人心。(K。 S. Oliphint / 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20210828,愿神继续保守我们的小组能有这样的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