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速记(2)

我究竟有没有长大?

本文已备份于若水漫海Notion资源库

https://paulxu318.notion.site/2-2e97727e3a3d4e9a9fa496e340889ce7


什么是长大?

小妹:水温可以吗?

我:可以可以(闭眼)

……

托尼:要剪什么样的?

我:毛寸就行。

托尼: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我:短点吧!(闭眼)

……

托尼:我觉得你发质比较松软,头发也不多,不要太短吧?

我:可以可以(闭眼)

……

托尼:你看下可以吗?

我:可以可以(走了)

以上不但是我今天剪头发时说的几乎所有内容,也是我小学、中学剪头发时说的所有内容。于是乎今天闭眼等托尼完成剪头发时,不由得陷入深思:我究竟有没有长大?

自诩对神、对人、对社会、对事情的认识比以前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可年近30了面对服务业还是没法谈笑风生。小时候总以为长大之后“自然而然”就会不一样,但现在看来自己也没啥变化。

再深想一下,发现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没有多而又多,假冒伪善和用嘴粉饰的技艺却越发成熟:之前总看到有人抨击洋葱时引用“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不由得略感尴尬,毕竟写洋葱还能让一些有心肢体正当地认识文字背后的作者,正确套话却只能将人引向准备好的面具。

千言万语又回到一句话:求神怜悯!

20211028

领导对基督徒下属的请假感到失望

若水漫海讯,一位自由派的老板向若水漫海投诉,称他对基督徒下属感到失望。

注:本文属于洋葱新闻,所有内容均为杜撰,不喜勿入、无意寻衅滋事。

若水漫海讯,一位自由派的老板向若水漫海投诉,称他对基督徒下属感到失望。

派总说他听说新来的小吴是基督徒,“你懂的,可能是‘那种基督徒’,很原教旨的。”

“他昨天跟我说,’派总,我想请个假。’我看他邮件里面请的是中秋前面几天,其中有个被调休冲掉的主日。”

“我当时很激动:这样的事终于要发生在我身上了——有人因为上帝的安息日来挑战我!”

“你们懂的,这个社会上没别的傻子会这样做了。我的其他下属,每个月赚一万几千块,省吃俭用玩基金,都想发大财,谁为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儿请假?”

“结果呢,小吴说他是请假跟女朋友去旅游,机票都买好了;打听了一下,好像他平时也不去教会的。”

“虽然嘴上答应他,但我的心凉透了,他怎么可以不为安息日请假呢?怎么不来’挑战’一下我呢?我真的真的好失望。我这周倒要去’内种’改革宗教会聚会一下,看看那群原教旨基督徒到底是什么样的。”

截至发稿时,内种改革宗教会的匿名会友向若水漫海表示,派总在这周的讲道中被牧者击中,认识到自己是罪人、除了上帝的救赎外没有盼望、自己作为上帝形象的承载者应当效法上帝的思想而思想,并准备明天一早向他自己的领导为中秋的主日请假。

文/亚伯拉罕的壮丁
校/无

正经一刻:请不请假本身其实不能表明什么,不是说你不请假就一定不爱主,比如医生之类;也不是说你请假就一定爱主,比如笔者这种假冒伪善、请完假沾沾自喜的人。但对于被冲掉主日的态度和想法,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表明我们了我们对福音的认识(或正确或偏差);以及,预备为中秋、国情请假的读者们可以开始作(心理)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