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预定》, 悖论与循环

咱们的生命-世界观实在是很符合霍布斯虎主人的描述:没有真理作根基。

一种悖论

《预定热搜》的趣味之一显然就是捅破了许多窗户纸。积极地说,这部作品有点像阳光;消极地说,就是还存在许多被照到的黑暗。接地气的针砭时弊总是会受群众的喜欢,那么顺着这个逻辑:那些被讽刺的对象是否会就此消失呢?不会。

原因有很多,诸如“那是因为他们没讽刺到自己头上”、“那些套路仍然很有销路”、“喜剧影响还不够广泛”等等,不过从本质上来说,或许还是因为我们在非理性之中深爱着这些行为,而且不但自己这么做,还喜欢别人也这么做。所以喜剧再怎么演、郭德纲(曾经)再怎么说,那些被讽刺的对象仍然会一直存在。

但正是咱们这群挚爱那些行径的货,却又在看《预定热搜》这种喜剧时感到某种深深的共鸣,并在看完之后又重新回到之前的行径轨迹上,咱们的生命-世界观实在是很符合霍布斯虎主人的描述:没有真理作根基。

我讲的意思,不是我要说人全然堕落,你问我他们认不认识造他们的那位?我说认识,我就明确告诉你这一点,但咱们又用虚谎去代替。一边是知道,一边又是不知道,正是这种吊诡催生了喜剧、相声与一切讽刺,而一切喜剧、相声与讽刺也都会在时间尽头得到成全,那时不再有眼泪,也不再有讽刺。

一种循环

其实捅窗户纸本身并没有太大难度,捅就是了,难的是一直捅下去。网上有句话很流行:曾经的屠龙少年变成了恶龙。很搞笑,人怎么会变成龙呢?很悲剧,人确实会变成龙,会变成偶像,也会变成拜偶像的,会变成各式各样的形象,却单单不按照出厂设置来运作。

其实想想各自以前欣赏过的“少年”就知道了,要么转型做赛车手,要么进去了,要么销声匿迹了。哲学也是如此,这一派爱智慧的人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慢慢也变前浪。一派又一派,永远在失败,这年头流行元哲学(虽然我是哲学系本科,但我其实不懂前沿学术,随便说的),过几十年元可能肯定会兴起新一派哲学,然后元哲学就和现在的若水漫海似的——早就没人看啦!

就这样,有兴起,有失败;有兴起,有失败;有兴起,有失败……哲学是这样,喜剧也是这样,所有人都是如此。不过在整个历史中,根基性的循环曾经断过两次,分别是在历史中首个第七日,以及历史中另外某个第七日。将来还会断一次,事实上,那次打断已经开始了。如果你还不认识打断循环的这一位,欢迎私信留言!

弟兄:主啊,有没有搞错,我是基督徒!

莫扎特圣公会的萨列里兄最近非常不解:为什么不信的人比自己更有才?

若水漫海讯,莫扎特圣公会的萨列里兄最近非常不解:为什么不信的人比自己更有才?

小萨弟兄告诉记者,“为什么有那么多天才科学家都是不信的呢?搞得自己信耶稣信得很没有面子……那些就算了,连音乐都是如此?”

“主啊,多赐我一些音乐方面的恩赐,多赐我一些吸引姊妹,哦不,服侍姊妹的恩赐吧!”他小声嘀咕道。

据了解,小萨最近正在学吉他,但自己那些不信的朋友却都比自己学得快、弹得好,“说好的全然堕落呢?说好的唯独恩典呢?合着不信的人比我还要蒙神恩典?”

还没采访完,小萨就掏出手机开始刷小红书了,“今天已经学了5分钟了,是时候让神的殿放松一下了!”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神厚赐普遍恩典给祂所造的人(诗145:9太5:44-45徒14:16-17提前4:10罗2:4),既表明神的恩慈与怜悯,也证实人的败坏与悖逆。我们应当正视他们的才华(及其来源!),正如加尔文所说,

  1. 但是,如果主有意让我们在物理学、辩证法、数学和其他类似的学科中借着不敬畏上帝之人的工作和事奉得到帮助,让我们就善用这些资源。因为如果我们忽视了上帝在这些学科方面白白提供的恩赐,我们就应该为我们的懒惰而受到公正的惩罚。为了避免有人以为拥有世俗智慧之人是蒙神祝福的(cf. 西二 8),我们应当立刻接着说,这理解力和知识在神眼中若没有真理作根基,就只是暂时和虚无。——Ins.II.ii.16
  2. 首先,我并不否认非信徒所有的才能都是神所赐给他们的……因我们可以看见神将许多今生的祝福赐给在社会上推动美德的人。这并不是因为外在美德的形象值得神任何的祝福;反而因为既然神暂时奖赏拥有外在、虚假善行的人,就证明他何等喜爱真正的义行。因此结论就如我们以上所说的:即这一切的美德——或换言之,美德的形象——都是神的恩赐,因为没有任何可称赞的事不是来自神。没有任何可称赞的事不是来自神。——Ins. III.xiv.2, .3
  3. 然而,奥古斯丁所说的还是没有错:一切与独一真神信仰疏远的人不管他们在道德上有多被人称赞,他们不但不应得奖赏,反而所应得的是惩罚,因他们以心里的不洁污秽神的善行,没有真理作根基。——同上


小组问答:神为什么选择世人认为宝贵的宝石?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一般听到这样的问题,笔者就比较头疼——不是肢体问得不好,而是问得很好,点出了一些现代和后现代的思想,以至于笔者对自己的临场思考与组织能没有信心。希望在“小组问答”这个环节里记录一些有意义的问题、自己即时的回答、自己后续的思考和一些随想。

当时的回答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个开头是笔者一贯的真诚回应)。

  1. 但神是否真的和世人一样觉得这些宝石很宝贵呢?我想并不是。神看重的是什么?这些都是神从无中创造的,祂不需要看重那些物质,相反,神看重?(让大家回忆经文)……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神眼中宝贵的其实是这些。
  2. 从救赎历史来看,神也有意让祂的教会慢慢褪去这些代表性的物件。到新约的时候就没有物理圣殿了,因为主自己就是圣殿,我们也成了祂的圣殿;到宗教改革、到我们如今,其实教会不但不看重、反而不太在意物质财富的,会堂里也都很朴素,不是吗?我们都更看重神的话语、属灵的生命酱紫。
    • 反例:但很多成功神学、比较偏的宗派不是如此,他们(的牧者)还是很看重这些的,其实这反过来可以看出,他们的确是把自己的价值观投射来造神了。
    • 反例:其他的宗教似乎也是如此,有些穆斯林似乎就认为天堂里有72处女,但这点我没有考证过,不确定(一般涉及自己知识以外的内容,加一句会比较保险。写这篇的时候搜了搜,似乎是对殉教者才有这种待遇,而且也有争议
  3. 所以我觉得神并不像世人那样看重这些,这些更多是暂时性、代表性的。

后来的思考

回答完之后大家还是比较能接受的,但笔者自己其实不是太满意,因为毕竟没有直面回应问题,而肢体问题中的描述看上去也确实是客观的。如果当时能加上“前设”和“俯就”,可能会更好。

  1. 前设。你的前设是,人认为A,然后神的命令则是相似的A’,所以神是人投射出来的。但事实上,神才拥有原版的知识(He is original knower),咱们人拥有的只是衍生性/类比性知识。(derivative re-knower/analogical)。这是个前设问题,又比如有人说“因为神是善的,所以世界不可能有邪恶;但世界有邪恶;所以一定没有神”,他凭什么前设认为神是善的所以就不能存在邪恶呢?……但前设已经超出了论证的范围,只能凭信心接受。
  2. 俯就。神之所以选择那些符合人价值观的宝贵的宝石,完全是出于俯就,否则
    • 神不选,我们咋认识神呢?
    • 神选别的、超出当时历史文化能力的事物或表述,摩西亚伦也不懂啊。
    • 神完全是出于恩典,自愿地“降到我们的水平”(不是真的降,而是比喻性的),选择这些宝石。就好像父母对婴儿说一些婴儿般的、不成文的话,这不代表父母是婴儿投射出来,或父母和婴儿是一个认知级别,这只是父母出于恩典和爱的俯就(Institutes, 1.13.1)。

其他思考

带小组或其他活儿的噩梦之一就是没法当场组织好思路来回答别人的问题,但还是有安慰的,因为:

  • 我们可能会在属灵争战中(其实也不算争战,都是自己人,还不是外邦人诘难呢)被问得束手无策,但神是那位神圣战士,祂不会失败,祂也与我们同在。(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 我们可能会没有回答好或表现好,但重点并不在结果。就和旧约的以色列民需要按主的方式来为争战预备一样,我们的责任是按神的方式来回应(尽本分、有爱心),至于能不能解答肢体或能不能回答得很好,其实并不在我们手里;即使我回答得很烂或直接被问得吓尿了,但神仍然可以使用这样的结果,毕竟,神的话才能改变人心。(K。 S. Oliphint / 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20210828,愿神继续保守我们的小组能有这样的问答

人均末世论

我们能看出喜欢成功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富有

注:本推送为旧文搬运

wts store

我们能看出喜欢成功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富有

我们能看出偏向灵恩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成圣

我们能看出推崇重洗派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彻底改革

然而,我们有时自称持守已然未然、无千禧年
却对普通肢体在神学上进行责难*

却追逐智力胜过追逐汗水
或追逐汗水胜过追逐智力

我们若是这样的改革宗
正统神学背后散发的实际是成功神学与灵恩神学
言行举止会逐渐会“重洗派化”
因为无千禧年已经成了我们的千禧年

*神学偏差自然是严肃、要紧的问题,不过即使有人在或根基或次要的神学问题上有偏差,笔者应该也不太会当面骂他/她是野狗,因此,我在网上对这样的朋友也会显得娘娘腔、止乎礼。尽管不信神等于不道德[2]、可以骂对方是野狗[1]的基督教王国时代已经过去,但正统神学仍然是根基,而非玩笑与诡辩话术的谈资,在生活中向有偏差以及不信之人传福音是需要勇气的,笔者自己常常做不来,求神怜悯。

[1]改家教们在面对其他阵营的神学家代表时常常笔锋犀利,不过他们也是牧师、牧者,可以看看他们日常牧养会众时的画风。可参考《加尔文书信文集》《路德劝慰书信

[2]可参考《现代性的神学起源

扫描二维码,选购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