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今天,保罗会被看作是不合格的宣教士吗?

在基督交托这项同工使命的几年后,保罗和巴拿巴正认真执行这位君王的行军命令。然而他们作的一些决定,可能在今天的一些传教士、教会和“使命”机构看来很奇怪。

本文已备份于若水漫海Notion主页;中文原载于福音联盟


耶稣一直都在执行神的使命,祂也呼召我们投身于这个大使命,但我们很多人已将它简化成了一种删减版的“宣教”(使命与宣教的英文都是”mission”——译注)。

实际上,神的使命具有普世性的部分,它是神“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1:20)

最终,一切仇敌都将遭到毁灭,神使一些仇敌归向自己、与自己和好,并征服了其余仇敌。祂正在根除祂整个受造界中的敌意,并藉着祂复活且作王的儿子的血来成就那普世的和平。

神在基督里的大使命

大使命的重要部分之一,就是神赐给我们与祂同工的使命。虽然在普世和平建立过程中的征服方面是神恩典单独的工作,但祂使我们参与领人归主的部分,即呼召我们“使万民(panta ta ethnē,万民)作我的门徒……给他们施洗……教训他们”(太28:19-20)。这使命是一项同工使命,因为作王的耶稣应许他将始终在这同工使命中与我们同在

在基督交托这项同工使命的几年后,保罗和巴拿巴正认真执行这位君王的行军命令。然而他们作的一些决定,可能在今天的一些传教士、教会和“使命”机构看来很奇怪。

保罗与巴拿巴的实践案例

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保罗和巴拿巴将神国的好消息带给未信的犹太人及其中的外邦人(徒13章)。在第二次安息日宣讲后,外邦人(万族,tōn ethnē)就欢喜了,赞美神的道。但很多犹太人和有名望的人赶走了他们。

保罗和巴拿巴东进152公里(也许要走30小时?)来到加拉太南部的以哥念,与那里未信的犹太人及希腊人分享作王的耶稣的好消息(徒14:1-7)。但不信的犹太人、外邦人(万族,tōn ethnē)并他们的长官差点用石头打死这两位宣教士。

保罗和巴拿巴又南逃32公里来到路司得(要走6小时?),这里是罗以、友尼基和提摩太的家乡。他们向说吕高尼方言(Lycaonian,译注:一种叙利亚方言)的未得之民宣扬神国的好消息(徒14:8-20),吕高尼也是“万族”之一(panta ta ethnē,14:16)。但有些犹太人从以哥念(32公里外)、甚至从彼西底的安提阿(185公里外)过来,挑唆了群众,他们就用石头打保罗,把他瘫软的身体扔在城外。保罗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又进城了。

保罗和巴拿巴随后向加拉太更东边的地区进发。用现在流行的宣教术语来说,他们必须完成关乎这一地区的“未竟之业事工”(译注:一个宣教机构),必须完成基督在加拉太地区关乎外邦人(万族)的使命。因此,他们又跌跌撞撞走了112公里来到特庇(走路约23小时,虽然或许更久,因为保罗流血、受伤)。他们在特庇的未得之民中“使好些人作门徒”(徒14:20-21)。

等等!大多数人很快就继续往下读,从而错过了这里一些隐含但至关重要的信息。《使徒行传》14:21中产生了一个重要的宣教决定。

保罗和巴拿巴需要在那里作出抉择,因为他们已经向整个加拉太南部的犹太人及万国宣讲基督国度的好消息。作为富有成效的传教士,他们现在该做什么?

用你圣洁的想象力想象一下保罗和巴拿巴在面对抉择时的对话吧(当然了,用一些今天的白话文)。

巴拿巴:“嗯,你咋看?穿过奇里乞亚山口(译注:土耳其南部托罗斯山脉关口),我们就能轻松绕到东南方,也许还能见见你在大数的家人,然后打道回府去叙利亚的安提阿。”

保罗:“确实,我们的确需要向差我们的母会汇报一下情况。”

巴拿巴:“是的,然后继续前往下一个未得之地!”

保罗:“是的,但是……(停下思考)……我们也可以转向东北方,整个卡帕多西亚(译注:小亚细亚中部地区)也有很多未得之民需要听到关于基督国度的好消息。”

巴拿巴:“毫无疑问!那你意下如何?我们该如何完成我们王的任务?”

保罗:“嗯……要完成这个任务…… (内心:让我想想在基督里的同工使命的意义)……我想到了!我们必须回到路司得、以哥念和彼西底的安提阿,回到那些已经听过并接受这好消息的人们那里去!”

巴拿巴:“就是刚刚用石头打你的那些地方?就是把我们赶出城的那些地方?就是当地人已经听过好消息、并且不再是‘未得之民’的那些地方?阿们!”

这是你推断的场景吗?

也许保罗和巴拿巴还没收到《宣教手册》,就是里面写着“未竟之业仅仅关乎将福音传给未得之民”的那种备忘录。

又或许是我们对基督的大使命一知半解,或许保罗和巴拿巴的理解才是正确的。

我们该怎样看待基督的宣教使命

路加记载,保罗与巴拿巴(徒14:21b-23):

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坚固门徒的心,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又:“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二人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又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

请注意,保罗花在进一步建立和教导信徒及他们地方领袖上的时间与精力,原本都可以用来领未得之民归主,然而他却选择做这件“不那么紧急”的事。他写信给加拉太人的时间,原本也可以用来领新灵魂归主。他一次次地重访加拉太地区那些教会(徒16:1-5;18:23;19:1)的时间,原本也可以用来接触那些未得之民。

那么保罗为何要投入宝贵的时间与精力一次次地回去呢?因为保罗明白,基督的使命是要让万民作门徒、而非仅仅归主。所以他就尽力投入自己的生命、资源,以及从其他基督徒那里收集来的资源。

然而,今天的很多宣教专家会以各种方式指导保罗和巴拿巴面对那些抉择,他们会说:“弟兄们,使命很清楚!那些加拉太地区的人已经听过福音了,我们去北边的卡帕多西亚,向那里的未得之民群体宣讲好消息。走,去完成未竟之业!”

以上是我朋友在禾场上接受到的真实辅导。我一直在和一些教会及肢体谈话,就是那些不会资助像保罗与巴拿巴这种“步伐慢、效率低、不追寻未得之民的宣教士”的教会和肢体。

即使是出于好意,我们对宣教的删减也会伤害世界各地的信徒,会伤害他们事工的耐久性和持久性,还会伤害我们的宣教同工,因为若不是我们对他们的统计数据无动于衷,他们本可以收到雪中送炭的筹款。

让我们一起慎思,看看我们的工作、辅导和投资是否其实简化了基督的同工使命,以及我们是如何简化这使命的。尽管神普世性的和好与和平这一结果势不可挡,但我们或许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去提供帮助。宣教迫在眉睫,所以我们应当耐心。


译:许志斌,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ould Paul Be Considered a Bad Missionary Today?

如何看待今日的不寻常事件(及灵恩运动)

译按:本文只是简略翻译了《关于全球宣教的确认与否认(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World Mission)》的其中几节。这份文件由一群神学家、宣教士与反思者的团契(显然,这些身份并不是单向的)撰写而成,从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出发,通过100组确认与否认,为全球宣教提供了符合宗教改革原则的神学实践框架。该团契取名The Southgate Fellowship(TSF),源自他们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名字,由David B. Garner与Daniel Strange担任联合主席。本翻译节选仅供学习参考,无任何授权。

译按:本文只是简略翻译了《关于全球宣教的确认与否认(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World Mission)》的其中几节。这份文件由一群神学家、宣教士与反思者的团契(显然,这些身份并不是单向的)撰写而成,从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出发,通过100组确认与否认,为全球宣教提供了符合宗教改革原则的神学实践框架。该团契取名The Southgate Fellowship(TSF),源自他们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名字,由David B. GarnerDaniel Strange担任联合主席。本翻译节选仅供学习参考,无任何授权。

译/PX, 校/RC

3. 神学导论(Prolegomena)与神学方法论[3]

3.5.非凡手段

14a) 我们确认,尽管旧约记录了许多神对先知们非凡而直接的启示,但神最终的非凡启示就在祂儿子以及祂于新约中任命与保存的一次性的使徒性见证里。

14b) 我们确认,神使用祂所宣告的先知性和使徒性话语作为祂指定的救恩的常规手段。

14c) 我们否认圣经记载了任何没有人类在其中作用的信仰或悔改。

15a) 我们确认,如果神今天要使用非凡手段(例如,神迹事件、异梦或异象),这些事件要么应该被诠释为护理性的福音预工或预备(praeparatio),是神手中的非常规工具、要凭神主权吸引人归向祂自己,要么被理解为神带有特定目的的工具,为要使不信之人在不信中变得更刚硬。

15b) 我们否认任何不寻常经历或经外的洞见与圣经具有同等或类似权威,如同我们否认这些经验本身提供了什么认识论上可依赖的根基,或为信仰基督提供了充分基础。

15c) 相反,我们确认,各地信徒都应该只相信成为旧约和新约文本的神的话语,而不是神秘、感情或其他的非凡经验。

16a) 我们确认圣经启示的权威性、必要性和充分性,再加上圣灵在听者心目中的光照,这些才是真信仰和认识论的确定性。

16b) 我们否认自己能够正确地推测出“护理性预工”与“表达圣经信仰的人身上发生的护理性接触”之间的那些事件的确切因果关系。

[3] Select 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in this section draw upon ‘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the Doctrine of Scripture’,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Philadelphia), December 2008.

译后记:

笔者一向愿意接纳(温和的)有灵恩倾向的肢体,但有时候又有很诚实的纠结:该怎么看他们的那些经历?心里有点不敢确认,但又不好直接否认,不然下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曾经的经历难道是出于撒旦的灵吗?那还咋聊下去?

这份文档选择从神学方法论的角度出发,很好地帮助了笔者这种对此存在担忧的神学小白。简而言之,如一位前辈所说:争议不在于这些经历是否存在/真实,而在于我们要给它们多少“认识论权威”。若对方承认(相信温和灵恩肢体会承认)这些非凡事迹是出于神的护理、为要让他们更加爱神、更加谦卑、更加渴慕圣经,并在唯独靠圣经站立得稳(林前15章),何乐而不为?

我们自然承认正典已经封闭(改革宗常常强调),但我们也应承认圣灵的活泼([半桶水]改革宗常常忽视),我们需要在一连串的真理中合乎中道,而不是在正确的恩赐终止论的神学框架中破坏圣灵按神所规定之方式做工的大能。摘录几段相关警戒与劝诫,

如果我们……(对圣灵的工作关注到一个地步)要付出的代价是……把心力都花在分辨灵恩派和非灵恩派的差异上——虽然这些差异属实且重要——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并且教会也将错失巨大的良机。……今天摆在教会面前的迫切但又前景无量的工作,乃是要毫不含糊清楚地显明(不论是借着实践或宣讲),福音的核心不只是关系到罪的完全赦免,同时也关系到基督里的新创造这一现实,和在基督里已经拥有的末世新生命,关系到信徒按着内里的生命所经历的,全人在今生的更新和改变,以及人类生活在各个层面的导正与重建。

Richard Gaffin,《圣灵降临》(按英文版本略作修正)

你若去读使徒行传,很有趣的是,有时神的话语几乎变得像一位在做事的人……「神的道兴旺起来…神的道…越发广传」……「神的道…运行在你们…里面(*新译本)」……我自己的感受是,即使在谈论恩典事工的(寻常)手段时,我们仍可能没有看到神的话语运行时的那种景象:它会击倒我们,使我们俯伏,使我们转变,赐给我们生命尊贵,这意味着神话语工作所带来的结果将会在以后,在共同体中显现出来。

Sinclair Ferguson, What is an “ordinary means of grace” ministry?

圣经就像一头狮子,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它就会为自己辩护。(搜出处的时候发现这可能不是司布真一字不差的原话)

Charles Spurgeon, Christ and His Co-Workers

ps:我知道现实中遇到灵恩肢体肯定没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