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中间谁是没有传过谣言的,谁就可以先解封”

张牧师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小区门口的水泥地上画字。肢体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牧师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在封城期间没有传过谣言的,谁现在就可以跨出去。”于是又弯着腰,用纸巾擦拭流血的指头。

Jesus and the Sinner Woman(Vasily Polenov 1844 – 1927)

若水漫海讯,达赫拉一村的弟兄姊妹昨日因为想要出门,和小区保安吵了起来。

据了一村保安的描述,昨天午时三刻,好几位肢体因为不满防疫政策,准备强行出小区,尼罗河街道的张牧师赶到后尝试与肢体沟通。

弟兄姊妹就对牧师说:“夫子,我们究竟是听防疫政策的,还是听神的呢?”保安推测,他们说这话,是想将牧师一军。

张牧师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小区门口的水泥地上画字。肢体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牧师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在封城期间没有传过谣言的,谁现在就可以跨出去。”于是又弯着腰,用纸巾擦拭流血的指头。

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默不作声。张牧师很纳闷,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咋滴?都妹传过谣言?”一位戴眼镜的弟兄带头表示:“有意或无意,最近2个月都传过。”“那咋害好意思杵在这儿呢?”

肢体们理直气壮:我们又不接受这段是原文!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即便是狡猾如笔者,有时候也会转发一些事后发现是谣言的信息。当然了,人有足够的理由说,是因为信息不公开、不透明、不及时,是因为乱辟谣、公信力丧失、谎话连篇,所以才导致谣言有其市场和土壤。但这些都不是我转发未经验证信息的理由,都不是我可以不去仔细探究信息真实性的理由,不是吗?我们是活在只讲真理的神面前,我们因为祂而不讲谎言,也因为祂而顺服执政者。

左臂日益健壮(2)

距离上次报平安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确实超乎很多人的想象。感谢几位读者的牵挂和厚爱,深深地产生一种“博主配不上这届读者”的感觉,也仍旧和各位报个平安:我们家都好。

距离上次报平安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确实超乎很多人的想象。感谢几位读者的牵挂和厚爱,深深地产生一种“博主配不上这届读者”的感觉,也仍旧和各位报个平安:我们家都好。这里就不赘述什么负面或宏观的内容了,想必大家透过网络和朋友圈都已有所了解,就简单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和公众号的计划。

  • 前几天拿出3月底在奥乐齐买的、本打算在4月5日解封日喝的瓶装啤酒,发现没有开瓶器……再往前则是吃核桃没有那个插进去拧一下的工具……这种时候除了庆幸自己不像网上那些封城中冰箱坏了的人那么惨之外,也很感恩至少还能读得到成文的启示。
  • 某邻居小妹的鼠标坏了,笔者这种游戏达人自然当仁不让,借了个多余的。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的:得了一根梦龙。笔者在这栋楼生活了20多年,但年初我们家搬回来后,媳妇儿只用了几个月就彻彻底底地超越了我(不止是借着疫情的催化),我们深深相信是神要使用我们家庭作工具,也承认我媳妇儿老批判我的:​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老鼻子矮了。就我这还经常死急掰脸和她分享要有宣教之心呢。
  • 笔者不会写“还是庆幸自己能经历这些事”,不是因为这话不对(我挺赞同),而是这话容易被误读(并且容易讨骂)。但经历这些事确实有值得感恩之处,不论是迫使自己更谦卑,或是更温和,还是体会到几十年前的生活,不都​毫无益处。
  • 魔都现在仿佛在出埃及,先要过一道充满新单词的海——清零,三区,动态,静默,循环,社会面,攻坚。每天都得凭信心过活​:菜囤多了容易坏,囤少了不晓得哪天就静默,像极了以色列家吃吗哪​;那些受殃及而被各种转运者,就更能体会那种旷野漂泊的​感觉了。对笔者自己而言,则充满了“从天而降”的恩典​:自己抢不到菜,靠着媳妇儿在业主群的各种团购​生活,自己没啥功劳。​
  • 不知这次长度是否会超越武汉,但长时间的煎熬实际已经对众人的身体和灵魂造成许多影响(即使有人自我感觉仍然不错)。或许,不再是何时解封的问题,而是解封后需要花多久来​抚平创伤、恢复机能。盼望这场灾祸不是徒然的,盼望许多经历生离死别、遭受苦难的人可以得那真平安的安慰。
  • 这几周和媳妇儿刷完了《中华小当家》,我不理解,但我大受震撼。经过长久以来的闭关、默想和拖延,计划从这部剧开始更新,​其他洋葱和随想也会重新回来。

报菜名

  • 锅巴(空气炸锅):易

别的好像也​没做啥新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