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受感动:我要奉献!

若水漫海讯,日坛浸信会的光中弟兄听完证道后大受感动:我要为神国奉献金钱!

若水漫海讯,日坛浸信会的光中弟兄听完证道后大受感动:我要为神国奉献金钱!

“我的钱不都是领受的吗?大丈夫居于已然未然之间,岂可郁郁久居自我之下?”记者见到光弟兄时,他还没有从听道的那股热情中出来,“讲得太好了,阿们阿们阿们!”

光中说神的教会以及这些主内机构都太重要了,“我要额外奉献十分之一给教会,奉献十分之一给校园机构的同工们,奉献十分之二给神学院……再奉献几百块培养些翻译人才!”

“我还要用十分之一去买圣诞礼物送给邻舍和同事,我还要用十分之一用在贫穷人身上,就像神也施恩、伸手怜悯我这个乞丐一样……”

截止发稿时,光中弟兄的心志仍然坚定,但实践上遇到了一些小问题,“花呗和信用卡都刷爆了,主啊,我下个月一定奉献。”


文/若水漫海
校/


正经一刻:事实上本文对光中弟兄是持赞许态度的。只不过从某种角度(基督徒整全世界观?)来说,“好好信主”“敬虔”“好好使用金钱”“好好工作”“爱邻舍”“做好管家”“做个好丈夫/妻子”“有智慧”“有计划”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同义词

资源推荐:如果你在金钱方面自认为没有智慧有希望获得简单参考,那么或许可以参考这个课程:https://cn.9marks.org/core-seminar/stewardship。还是……浸信会同仁们总是能写出这样可操作、可实践的内容,尽管他们的……但我很爱他们。

人均末世论

我们能看出喜欢成功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富有

注:本推送为旧文搬运

wts store

我们能看出喜欢成功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富有

我们能看出偏向灵恩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成圣

我们能看出推崇重洗派神学肢体的问题
因为他们期盼此生、此世就立刻彻底改革

然而,我们有时自称持守已然未然、无千禧年
却对普通肢体在神学上进行责难*

却追逐智力胜过追逐汗水
或追逐汗水胜过追逐智力

我们若是这样的改革宗
正统神学背后散发的实际是成功神学与灵恩神学
言行举止会逐渐会“重洗派化”
因为无千禧年已经成了我们的千禧年

*神学偏差自然是严肃、要紧的问题,不过即使有人在或根基或次要的神学问题上有偏差,笔者应该也不太会当面骂他/她是野狗,因此,我在网上对这样的朋友也会显得娘娘腔、止乎礼。尽管不信神等于不道德[2]、可以骂对方是野狗[1]的基督教王国时代已经过去,但正统神学仍然是根基,而非玩笑与诡辩话术的谈资,在生活中向有偏差以及不信之人传福音是需要勇气的,笔者自己常常做不来,求神怜悯。

[1]改家教们在面对其他阵营的神学家代表时常常笔锋犀利,不过他们也是牧师、牧者,可以看看他们日常牧养会众时的画风。可参考《加尔文书信文集》《路德劝慰书信

[2]可参考《现代性的神学起源

扫描二维码,选购书籍

弟兄:没关系,肯定会晚10分钟开始的

弟兄:没关系,肯定会晚10分钟开始的

若水漫海讯,有一位日本的裴箴厅弟兄,他不论参加什么事都习惯晚到,“没关系,肯定会晚10分钟开始的”。

据了解,前几天有场教会婚礼,太太提醒他不要在婚礼迟到,搞得像抖音上抢了新娘出场时万众瞩目光环的那种人一样,裴弟兄表示:“没关系,肯定会晚10分钟开始的,我们日照又小,笃悠悠!”

“这是我们教会的优良传统,不管是主日聚会还是同工开会,耽延10分钟那是起步,有时候耽延一刻钟、20分钟也有可能,反正很体贴人。”

裴弟兄还说自己有圣经根据,“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祂不也为我们耽延了?”

截止发稿时,那场婚礼准时开始,裴弟兄被关在了外面,“我勒个去,忘记了,这次是我们教会的姊妹嫁给浸信会的弟兄,那群人很严格的。”

文:公园剃头大爷

校:大拇指老师

注:本文属于虚构小说/洋葱新闻,无意寻衅滋事

正经一刻:不是说严格守时就一定代表敬虔(也可能是律法主义),但守时、严谨的心态确实是圣徒应有的常态,毕竟我们生活在已然未然的地上,就是在等候主的日子。

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

彼得后书 3: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