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嘲讽提姆·凯勒秃头,立刻被母熊撕裂

若水漫海讯,精金大道派出所的警员正在调查一起母熊袭人事件。据信,一群年轻人因嘲笑福音联盟副主席提姆·凯勒牧师秃头,遭到母熊撕裂。

注:本推送为旧文搬运,译自巴比伦蜜蜂

若水漫海讯,精金大道派出所的警员正在调查一起母熊袭人事件。据信,一群年轻人因嘲笑福音联盟副主席提姆·凯勒牧师秃头,遭到母熊撕裂。

据目击者称,提姆·凯勒在共青森林公园散步时,一群年轻人对他嗤之以鼻,讥笑他说:“野狗,地中海!”横搭襻都没!”“光油蛋!”“新加邪教教主”“上帝算什么!”

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凯勒牧师停止散步,回头看着他们,拿下头戴式Sony耳机,平静地开始祷告。于是有两只母熊从林里走出来,撕裂了他们中间四十二个人。

凯勒吹着“上主是我坚固保障”的口哨,在狂暴母熊攻击他们的同时弯腰系鞋带,并向一些看呆了的旁观者挥手致意。其中一名小男孩说:“妈妈妈妈,看呀那个光榔头很搞笑的!”被妈妈打了一个耳光,妈妈告诉他虽然光榔头是很搞笑,但这个光榔头是上帝的仆人,务必因尊重上帝而尊敬他。

截至发稿时,一位主任牧师在共青森林公园入口处举着“立马回头”的牌子,提醒人们悔改认罪信耶稣、尊敬牧者以及小心狗熊。

亚伯拉罕的壮丁/译
无/校

正经一刻:尊重牧者,不单单因为牧者自己的缘故;题外话,笔者不认为凯勒的神学无可指摘,但如果他所在宗派并没有认为他是“假教师”之类,那笔者实在想不出作为普通信徒能够以判断性口吻抨击他是否是邪教的理由与依据。

咬人事件后,加尔文主义小将被关进动物园

“他们没有意识到,除了嘴里说出的福音是福音之外,他们说出福音的过程也应该是福音的表现,否则找个录音机不也能当加尔文主义者?愿超超也能长大成人,表现出改革宗神学那真正的优雅、平和、牧者心肠与坚韧。”

12月13日(若水漫海讯)南京一名男子被超级伟弟兄咬伤,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当局称这是7月以来的第499起、亦是最严重的一起加尔文主义小将咬人事件。

“我们很庆幸伤者脱离了生命危险,”南京红山动物园的动物管理专家左凸在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见过杜宾犬、斗牛犬和比特犬咬的伤口,但一个刚刚成为加尔文主义者的小将绝对比这些更吓人。”

超弟兄的父母告诉若水漫海,小超的“小将”症状是在他开始看到上帝对所有事物的绝对主权后才出现的。他还喜欢像R.C.史普罗、若望·派博、若望·麦卡瑟,以及一群被来自“五台山神学院”的恐怖分子的书籍。

“我们很心碎,”小伟的父亲李大毛在新闻发布会上安慰他哭泣的妻子时说道, “你辛辛苦苦养大一个儿子,然后他有一天回家突然开始谈拣选,主权和恩典教义。他从不做家务或打工,却整天谈论什么“五要点”,还成了好几个神学群群主,他不会成了黑帮头目吧?最近可在扫黑除恶啊!“

据报道,这些症状都属于加尔文主义小将初期表现。

“我们仍然在尝试弄清楚事件的所有细节,”左凸代表南京红山动物管理处说, “根据目击者的说法,超超的一位熟人说自己喜欢上一个浸信会姊妹,并觉得婴儿洗还不至于是绝对真理。结果,愤怒的小伟突然凶狠地咆哮着,咬住了熟人的手臂,路人们撬都撬不开他的嘴,根本不像正常人。“

左凸继续说道,“多次胡椒喷雾和三轮镇静剂都未能让他松口,我们只好联系了他的父母,他们说再不松口就不打生活费了,小伟这才松口。随后若水漫海技术组专家们在一个笼子里放了本约翰·欧文的《基督之死带来死亡之死》,并成功将超超诱骗进笼子。

根据左凸说法,“小将”阶段通常出现在一个人刚刚接受改革宗神学的第一年里,并且视情况持续数月至数年;如果有女友的话,会对病情有所抑制。

“有的人生命长进后,会变成改革宗成熟老将;也有人从此一路走远,还把自己和改革宗神学划等号,其实他不配……我们能做的就是有信心并为小将祷告,“左凸说。 “他们没有意识到,除了嘴里说出的福音是福音之外,他们说出福音的过程也应该是福音的表现,否则找个录音机不也能当加尔文主义者?愿超超也能长大成人,表现出改革宗神学那真正的优雅、平和、牧者心肠与坚韧。”

据知情人透露,加尔文疫苗研发中心临床确认,《致年轻加尔文主义者的信》一书能够有效缩短此病情的持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