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姐妹怎么能化妆呢?

若水漫海讯,地坛长老会的宝弟兄昨天和太太吵架了:姐妹怎么能化妆呢?

若水漫海讯,地坛长老会的宝弟兄昨天和太太吵架了:姐妹怎么能化妆呢?

“从果子可以认树,你不知道吗?”宝弟兄对太太说,“你看看视频里这个姊妹,居然化妆,涂眼影,还踩个高跟鞋,这是姊妹该干的事儿吗?庸俗、低俗、媚俗!”

姊妹刚想回应,宝弟兄就接着说道,“你说视频里这个姐妹,你穿成那样你怎么出来?你又不是李丽珍舒淇迪丽热巴古力娜扎,你又不是佟丽娅……要我说,这种姐妹啊,肯定不属灵!”

“你呀,别整天和外面那些个女的似的,不要以外面的化妆、高跟鞋、黑丝为妆饰, 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顺服丈夫就行。”

截止发稿时,姐妹继续播放视频,宝弟兄发现视频里的姊妹正是他最喜欢的几首福音歌曲的歌手,“这个这个,那个那个,神可以使用祂想使用的器皿,但咱的责任是听我……哦不,听圣经的!”


文/若水漫海
校/


正经一刻:分享几首最近听得比较多的诗歌——如果你觉得不算诗歌,那就当福音音乐吧。(希望不会影响笔者在大家心中的敬虔人设!)

领导对基督徒下属的请假感到失望

若水漫海讯,一位自由派的老板向若水漫海投诉,称他对基督徒下属感到失望。

注:本文属于洋葱新闻,所有内容均为杜撰,不喜勿入、无意寻衅滋事。

若水漫海讯,一位自由派的老板向若水漫海投诉,称他对基督徒下属感到失望。

派总说他听说新来的小吴是基督徒,“你懂的,可能是‘那种基督徒’,很原教旨的。”

“他昨天跟我说,’派总,我想请个假。’我看他邮件里面请的是中秋前面几天,其中有个被调休冲掉的主日。”

“我当时很激动:这样的事终于要发生在我身上了——有人因为上帝的安息日来挑战我!”

“你们懂的,这个社会上没别的傻子会这样做了。我的其他下属,每个月赚一万几千块,省吃俭用玩基金,都想发大财,谁为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儿请假?”

“结果呢,小吴说他是请假跟女朋友去旅游,机票都买好了;打听了一下,好像他平时也不去教会的。”

“虽然嘴上答应他,但我的心凉透了,他怎么可以不为安息日请假呢?怎么不来’挑战’一下我呢?我真的真的好失望。我这周倒要去’内种’改革宗教会聚会一下,看看那群原教旨基督徒到底是什么样的。”

截至发稿时,内种改革宗教会的匿名会友向若水漫海表示,派总在这周的讲道中被牧者击中,认识到自己是罪人、除了上帝的救赎外没有盼望、自己作为上帝形象的承载者应当效法上帝的思想而思想,并准备明天一早向他自己的领导为中秋的主日请假。

文/亚伯拉罕的壮丁
校/无

正经一刻:请不请假本身其实不能表明什么,不是说你不请假就一定不爱主,比如医生之类;也不是说你请假就一定爱主,比如笔者这种假冒伪善、请完假沾沾自喜的人。但对于被冲掉主日的态度和想法,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表明我们了我们对福音的认识(或正确或偏差);以及,预备为中秋、国情请假的读者们可以开始作(心理)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