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我不是替自己找借口

据了解,事情的起因是教会有好些肢体向张弟兄买水果,可几年来一直没有收到货,每逢询问还要碰一鼻子灰。

水果摊的张弟兄最近向若水漫海抱怨:我真的没有在为自己找借口,他们为什么这样苦苦相逼?

据了解,事情的起因是教会有好些肢体向张弟兄买水果,可几年来一直没有收到货,每逢询问还要碰一鼻子灰。

成姐妹表示自己7年前曾向张弟兄全款预购了一车榴莲,但直到如今仍然未见到货,“我理解进口生意难做,7年里只问了2回,上周刚问第3回,刚说了一句,他就发来一连串小作文……”

成姐妹向若水漫海展示了聊天记录,她只发了一句“榴莲咋样啦?”张弟兄就秒回了70多条百字作文,“有榴莲了能不告诉你吗?你问我不是多此一举?我跟你说,7年前榴莲还很好进,但现在你也知道,空中路线很不顺,我不是说要替我自己找借口,虽然我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你,但你知道我服侍大家很辛苦的;那我想就走海路吧,但现在海群也不景气,没剩下几个群友了,那我不是替我自己找借口,我真的是非常忙,我现在真的没有莲,有很多比你更急的订单要处理,但是还是,我这不是替自己找借口,你别再问我有没有莲了,我有莲的话能不要吗?你别拿那些世俗的水果摊和我比,我主内水果摊容易吗?晚你7年很夸张吗?再说了,你付全款又怎么样,我们水果摊也很不容易的,那我不是替我自己找借口……”根据目测,张弟兄发了490多次“我不是替自己找借口”。

“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诋毁我?”张弟兄气不打一处来,笔者有些纳闷,因为并没有人投稿,是张弟兄自己来投稿的。“我不管,他们知道我服侍主卖水果有多不容易吗?你们知道水果生长周期有多漫长吗?大家知道其他水果摊都是科技与狠活儿吗?我不是替自己找借口,……”张弟兄边说边留下眼泪,旁若无人地陷入一种与主亲近的甜蜜之中。

截止发稿时,成姐妹仍然没有收到7年前买的水果。


正经一刻:我们的生活有时比我们的言语更能反映出我们的本相,虽然不总是如此(我不是指让你赶紧看看自己平时喜欢把什么大字眼挂在嘴边,虽然我也不拦着你)。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传过谣言的,谁就可以先解封”

张牧师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小区门口的水泥地上画字。肢体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牧师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在封城期间没有传过谣言的,谁现在就可以跨出去。”于是又弯着腰,用纸巾擦拭流血的指头。

Jesus and the Sinner Woman(Vasily Polenov 1844 – 1927)

若水漫海讯,达赫拉一村的弟兄姊妹昨日因为想要出门,和小区保安吵了起来。

据了一村保安的描述,昨天午时三刻,好几位肢体因为不满防疫政策,准备强行出小区,尼罗河街道的张牧师赶到后尝试与肢体沟通。

弟兄姊妹就对牧师说:“夫子,我们究竟是听防疫政策的,还是听神的呢?”保安推测,他们说这话,是想将牧师一军。

张牧师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小区门口的水泥地上画字。肢体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牧师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在封城期间没有传过谣言的,谁现在就可以跨出去。”于是又弯着腰,用纸巾擦拭流血的指头。

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默不作声。张牧师很纳闷,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咋滴?都妹传过谣言?”一位戴眼镜的弟兄带头表示:“有意或无意,最近2个月都传过。”“那咋害好意思杵在这儿呢?”

肢体们理直气壮:我们又不接受这段是原文!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即便是狡猾如笔者,有时候也会转发一些事后发现是谣言的信息。当然了,人有足够的理由说,是因为信息不公开、不透明、不及时,是因为乱辟谣、公信力丧失、谎话连篇,所以才导致谣言有其市场和土壤。但这些都不是我转发未经验证信息的理由,都不是我可以不去仔细探究信息真实性的理由,不是吗?我们是活在只讲真理的神面前,我们因为祂而不讲谎言,也因为祂而顺服执政者。

教会领袖对指控进行辟谣

近日,社交平台上热议,称某牧师被指控涉及几起与异性的不正当接触,地点均为山丘市的美汁源逸林。为回应关切,若水漫海向权威部门求证。

若水漫海讯,山丘市美汁源教会的主任牧师对自己最近受到的指控进行了辟谣。

近日,社交平台上热议,称某牧师被指控涉及几起与异性的不正当接触,地点均为山丘市的美汁源逸林。为回应关切,若水漫海向权威部门求证。

4月2日,山丘市美汁源教会主任牧师方面答复若水漫海:网络流传的信息、内容是我成圣路上的一些场景,而且酒店并非“美汁源逸林”。

主任牧师表示,“因世界上的试探诱惑增多,为竭诚为主,我那时就想挑战一下我的软肋。虽然大多数跌到都藏好了,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姐妹对我身体上的格外关心,会众里边有坏人啊。目前我已组织增派肢体为我的软肋祷告、优化管理流程、改善肢体管理,加强与教会的联系沟通,更好地走成圣道路。”

截止发稿时,记者确认不正当接触的酒店不是美汁源逸林,而是美汁源欢朋。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混混喜欢说“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但不论圈内圈外似乎连这个很基本的道理都难以接受,要么避重就轻,要么转移话题。

弟兄:不再有眼泪,蔬菜、肉类供应也充足

人都成了天使,不是为了提正处、也不是为了提骨干,人人都是出于信仰,到处都是大白,各地都是志愿者

温哥华的鸳鸯弟兄打开电视后,看见一个新天新地:江的那边街道整齐,无民空巷,仿佛在等候丈夫一般。

鸳弟兄把那边的景象指示给若水漫海,他很确信那就是天国,“人都成了天使,不是为了提正处、也不是为了提骨干,到处都是大白,各地都是志愿者,他们成了社会的根基,”他说着就留下了眼泪,“基层的天使太辛苦了……同心战疫,尽锐出战!……基层的天使太辛苦了……同心战疫,尽锐出战!……基层的天使太辛苦了……”

“一定是我们温哥华有问题,所以我的手机买不到菜,门口的菜店也大排长龙……”冤弟兄很自责,“在新天新地,那里不再有眼泪,蔬菜、肉类供应也充足,连小区里检测时的排队队伍都是有一米间隔的!”

鸳弟兄又指示若水漫海,在每个小区当中都有帐篷,每天都按时核酸;核酸乃为动态清零。不再有抱怨;人们也不用键盘、打字,因为大家都只需要点赞和喜欢。

截止发稿时,空巷已经迎来了丈夫们,他们来过了还要再来,江那边都说:“来!”江这边的也说:“来!”


正经一刻:为那些生活艰难的人祷告,为这座城、江两边祷告,也为执政者祷告。

姊妹:大家都是病人,懂?

……大家都是病人,但不是木头人、不是机器人,懂?

若水漫海讯,四次方长老会的邵姐妹教导弟兄姊妹:大家都是病人。

“主耶稣说了,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大家都是病人,怎么总有人觉得自己在救恩上没有功劳呢?”记者见到邵姐妹时,她正在语重心长地劝勉小组里的肢体。

“不要总觉得自己在救恩上毫无功劳、神恩独作,你看看医院里那些病人,你吃什么药、选哪个医生,都是你自己选的,药还是自己吃下去的呢!福音还不是我自己选择信的?”

邵姐妹表示,不要总觉得神很霸道,“难道我们信耶稣是被强迫的吗?难道不是倚靠我自己的意志、我的自主自治所以才选择就近耶稣吗?大家都是病人,但不是木头人、不是机器人,懂?”

截止发稿时,邵姊妹在安慰一个即将做全麻割礼手术的弟兄,“没事没事,到时候吸一口气就立马睡过去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再醒来时就好像是一个新的人一样了。”


文/他者
校/

姊妹篇:弟兄:大家都是病人,懂?

正经一刻:神不但预定我们得救,也预定了我们得救的途径,即祂独生子的道成肉身、受死、埋葬、升天,祂也借他并祂自己的话语替换我们的石心、更新我们的意志。我们当然是(在第二因的层面上)自己选择去跟随主,但我们也当然是(在第一因的层面上)完全因神恩典而有愿意的心与意志。

威敏信条 3.1, “神从万古以先,本着祂自己的旨意,按着祂最智慧、最圣洁的计划,全然自主的、绝不改变的决定一切将要成的事。神如此的决定,并不因此使祂成为罪恶的创始者,也不因此而剥夺了受造者的意志,且不至于剥夺「第二因」的自主性或偶然性(contingence),反倒使得坚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