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梦集: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

我和弟兄焦急地等候,可就是不见我们的人出来,心里不由得打退堂鼓:他们是不是已经从其他方向跑了?他们是不是已经变丧尸了?

载梦集是个新的版块(每次都喜欢弄新版块,每次都只更一篇就鸽了),记录一些梦。但事先声明,我对梦境并没有特殊或特别积极的看法,例如:“或许我们要开始多留心我们的梦境,以致可以加深我们内在的察觉。……在睡前的祷告中,我开始求上帝在睡眠中保守我的潜意识,让我梦醒后能有所回忆。”《转化生命的友谊》ch7。记录只是因为有意思,觉得就这样消散有点可惜,仅此而已。

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

最近,一篇关于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的讲道深深地萦绕在记忆中,除了家里、生活里,居然也在梦里上演了。以下是梦境回忆;

我和几个小伙伴去北方某城市旅游,期间兵分两路,一行人进了商场谈生意,我和另一位弟兄各自开着一辆车在外不熄火等候。

等着等着,该商场突然遭遇生化袭击,楼上的丧尸吼叫声此起彼伏,不断有群众跳楼逃生(此处梦境给予特写镜头),更多人则是冲着跑出来。我和弟兄焦急地等候,可就是不见我们的人出来,心里不由得打退堂鼓:他们是不是已经从其他方向跑了?他们是不是已经变丧尸了?

十几分钟过去,商场已经只剩下吼叫声,再没有人出来;周边街区也越来越危险,零星开始有丧尸在街上出没,到底跑不跑,现在就得决定。就在这时,那篇道又浮现在眼前: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

不是等他们,不是接应他们,甚至不是救他们,而是爱他们。就像加尔文说:……(我忘了讲道理是怎么引用加尔文对可12章这段的解经了)。耶稣是那位真正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爱人的,在十字架上成就了这爱。如果换作是我在里面,我自然盼望接应的队友等我到最后一刻,这也是我有信心奋力奔跑的动力,不是吗?

就这样,我和接应的弟兄商定:等到最后一刻。刚做完决定,丧尸就开始陆续冲出商场了——被他们追在前面跑的,正是我们的朋友!(此处镜头给予特写)我一边踩离合开始缓缓起步,一边往后看准备以最佳速度接上他们;第一个人上车了,第二个拉着他的脚,导致第一个人快掉下去了,我一边 脚踩油门,一边人往后拉住第一个人,就这样,大家分别乘着两辆车逃出重围……

梦醒了。

弟兄一不小心一整年没聚会

若水漫海讯,木叶第三长老会的马弟兄最近发现自己一不小心一整年都没有聚会。

若水漫海讯,木叶第三长老会的马弟兄最近发现自己一不小心一整年都没有聚会。

随着疫情逐渐缓解,火之国的木叶第三长老会在成员群宣布了恢复线下聚会的通知,这周日,弟兄姊妹发现很久没有来聚会的马弟兄也出现在了会堂。

马弟兄告诉大家,”我看到了恢复线下聚会的通知,就想着来看看”,茶苑色姊妹很惊讶,”我勒个去,那你岂不是一整年都没来聚会了?”来自爱斯基摩的黑黑弟兄也很震惊,”是啊,很久没见你了,合着你从去年疫情取消线下聚会之后就没来过啊!”

不过马弟兄倒显得很淡定,”怎么回事?哦,你们在地方练死劲儿,不好用。吭,我在家里亲近主,这个有用,这是化劲儿,传统改革宗天主教是讲化劲儿的,四两拨千斤……”

在众人和马弟兄辩论的间隙,只有黄流便弟兄谦卑悔改,”我平时不够关心马老师,求主赦免我!”

截至发稿时,有人提了一个问题:可去年夏天开始我们就恢复线下了,没有直播,你没有发觉吗?随后马弟兄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好几年没有聚会了。

正经一刻:早点休息,明天又是新的一周了;少点休息,多关心关心弟兄姊妹,把你欠的、承诺过的、已经抛之脑后的代祷实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