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穿越了 | 一台戏社

我被穿越了 | 蓉城纪念相声

「若水漫海·一台戏社」

逗哏:黄俊才弟兄

捧哏:李大毛弟兄

首演日期:2018年12月10月

俊才:谢谢大家的纪念!

大毛:是。

俊才:昨晚……彻夜未眠……哎(观众鼓掌pappapapa)

大毛:没错,弟兄姊妹都没睡好。(观众鼓掌pappapapa)

俊才: 想到今天礼拜一上班,要通勤四小时,我就糟心。。(观众嘘声yuuuuuu)

大毛:合着您不是为内个事儿烦心啊?

俊才:(装傻)什么事儿?

大毛:我看你也想被封号。(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害,整夜没睡好,结果梦里一直在穿越。

大毛:您倒给大伙儿说说。

俊才:第一次可了不得,梦见我穿到两千年前了。

大毛:具体是?

俊才:七执事之一,腓利。

大毛:霍,这么厉害?

俊才:我正从耶路撒冷下加沙地带。

大毛:走路呢。

俊才:走着走着,看到你了!(停顿几秒,小部分 观众 哈哈)

大毛:(惊奇状)诶黄老师您等等,我也穿越了?

俊才:是啊,一辆马车缓缓驶来,你正在车里边读以赛亚书,我走近了问:“你所念的,你明白吗?”你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你就请我上车,与你同坐。(观众哈哈哈哈)

大毛:好家伙,我这成太监了。

俊才:埃塞俄比亚的李大毛李总管,你接着问我“先知是指着谁说?”我就跟你传福音,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晓得伐。我们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你说这里有水要受洗,我就给你这个长老会浸了!

大毛: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这经文可不能这么用。

俊才:浸完我就晕了,可能确实用错经文了。我不管,反正又被穿越了!

大毛:这回您穿越到哪儿了?

俊才:蓉城!古时候别名李锦记!(观众嘘声yuuuuuu)

大毛:什么乱七八糟的,那叫锦官城。

俊才:害呀,从晚上六点到第二天凌晨,公务员都在加班加点!

大毛:哦?这么勤奋啊。(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人啊书啊桌子啊,边运边喊“取缔咯,取缔咯”!

大毛:什么毛病呀这是!

俊才:好几个微博关注的人,我第一次见到真人,什么江烈农啊什么冉师傅啊,都被接走了,很客气,把他们请上了车。

大毛:哦?

俊才:他们这态度不亚于五星级宾馆,个个儿制服笔挺,“给我老实点”!

大毛:霍,哪儿家五星级这么客气?(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还见到了以前大学团契的姊妹,嗨呀,想不到,几年没见,再见是这里。

大毛:让人感叹不已。

俊才:旁边还有全国几千个肢体在围观,骑着推特那样的小蓝鸟,大多数都被熊猫射下来了。

大毛: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俊才:有的人为他们祷告,有的人不说话,还有的人叫好呢,“抓得好抓得好”!

大毛:不像话,谁这么缺德!

俊才:是啊,还有人岁月静好,忙着蹭热点,全力为圣诞节发力,为事工作广告!写好文案,希望大家打钱。反正你看他公众号,活脱脱是个两会好青年,三自我最甜!

大毛:您真是一篇不讽刺就不舒服。(观众嘘声yuuuuuu)

俊才:别瞎说,这种事我可看不下去啊,瞅着一辆接人的车就冲上去了,挡在前面大喊,“要抓先抓我”!

大毛:不愧是俊才,我辈楷模。切切守望,同饮苦杯。

俊才:反正也是梦里,被抓也不怕!

大毛:害!

女孩称爸爸是牧师被同学嘲笑 第二天全校都惊呆

也有老师表达了兴趣,“您好,这是我第一次肉身见牧师,以前都是在新闻上的监狱里!”爸爸笑了笑,“随时搬家,随时坐牢,随时回天家。”

若水漫海讯,成都一女孩称爸爸是牧师被同学嘲笑,结果出人意料。

“我爸爸是牧师……”乐乐开心地和幼儿园的小朋友分享这个秘密。

“你骗人,怎么可能啊,大家都跟档走……”小朋友们都不相信,“百度和微信都搜不到这个人,总不能被封杀了吧,吹牛不打草稿!”乐乐很伤心。

第二天,爸爸突然来到了幼儿园,是的,爸爸来为乐乐“撑腰”了。他头戴钢盔,骑着电瓶车,腰包里是一本红边金粉相间的和合本圣经,打开圣经会发光,一碰按钮,馨香之气会自动散发。

整个幼儿园轰动了,“牧师来啦!牧师来啦!”孩子们惊呼着从各个教室里奔涌而出,几乎每一个班的孩子和老师都要来与牧师合影。

乐乐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与骄傲,她向每一个人热情介绍:看,这是我爸爸,爸爸真的是牧师!

有的同学问道,“乐乐爸爸,你怎么不穿圣袍不披圣带,也不戴着瓶瓶罐罐,看着不神圣啊!”爸爸回答说,“要接地气,那些东西显得我们和会众很有距离感。重回宗教改革,神学要归正、生活接地气。”

也有老师表达了兴趣,“您好,这是我第一次肉身见牧师,以前都是在新闻上的监狱里!”爸爸笑了笑,“随时搬家,随时坐牢,随时回天家。”


截止发稿时,乐乐爸爸已经回到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