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嘲讽提姆·凯勒秃头,立刻被母熊撕裂

若水漫海讯,精金大道派出所的警员正在调查一起母熊袭人事件。据信,一群年轻人因嘲笑福音联盟副主席提姆·凯勒牧师秃头,遭到母熊撕裂。

注:本推送为旧文搬运,译自巴比伦蜜蜂

若水漫海讯,精金大道派出所的警员正在调查一起母熊袭人事件。据信,一群年轻人因嘲笑福音联盟副主席提姆·凯勒牧师秃头,遭到母熊撕裂。

据目击者称,提姆·凯勒在共青森林公园散步时,一群年轻人对他嗤之以鼻,讥笑他说:“野狗,地中海!”横搭襻都没!”“光油蛋!”“新加邪教教主”“上帝算什么!”

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凯勒牧师停止散步,回头看着他们,拿下头戴式Sony耳机,平静地开始祷告。于是有两只母熊从林里走出来,撕裂了他们中间四十二个人。

凯勒吹着“上主是我坚固保障”的口哨,在狂暴母熊攻击他们的同时弯腰系鞋带,并向一些看呆了的旁观者挥手致意。其中一名小男孩说:“妈妈妈妈,看呀那个光榔头很搞笑的!”被妈妈打了一个耳光,妈妈告诉他虽然光榔头是很搞笑,但这个光榔头是上帝的仆人,务必因尊重上帝而尊敬他。

截至发稿时,一位主任牧师在共青森林公园入口处举着“立马回头”的牌子,提醒人们悔改认罪信耶稣、尊敬牧者以及小心狗熊。

亚伯拉罕的壮丁/译
无/校

正经一刻:尊重牧者,不单单因为牧者自己的缘故;题外话,笔者不认为凯勒的神学无可指摘,但如果他所在宗派并没有认为他是“假教师”之类,那笔者实在想不出作为普通信徒能够以判断性口吻抨击他是否是邪教的理由与依据。

如何看待今日的不寻常事件(及灵恩运动)

译按:本文只是简略翻译了《关于全球宣教的确认与否认(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World Mission)》的其中几节。这份文件由一群神学家、宣教士与反思者的团契(显然,这些身份并不是单向的)撰写而成,从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出发,通过100组确认与否认,为全球宣教提供了符合宗教改革原则的神学实践框架。该团契取名The Southgate Fellowship(TSF),源自他们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名字,由David B. Garner与Daniel Strange担任联合主席。本翻译节选仅供学习参考,无任何授权。

译按:本文只是简略翻译了《关于全球宣教的确认与否认(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World Mission)》的其中几节。这份文件由一群神学家、宣教士与反思者的团契(显然,这些身份并不是单向的)撰写而成,从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出发,通过100组确认与否认,为全球宣教提供了符合宗教改革原则的神学实践框架。该团契取名The Southgate Fellowship(TSF),源自他们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名字,由David B. GarnerDaniel Strange担任联合主席。本翻译节选仅供学习参考,无任何授权。

译/PX, 校/RC

3. 神学导论(Prolegomena)与神学方法论[3]

3.5.非凡手段

14a) 我们确认,尽管旧约记录了许多神对先知们非凡而直接的启示,但神最终的非凡启示就在祂儿子以及祂于新约中任命与保存的一次性的使徒性见证里。

14b) 我们确认,神使用祂所宣告的先知性和使徒性话语作为祂指定的救恩的常规手段。

14c) 我们否认圣经记载了任何没有人类在其中作用的信仰或悔改。

15a) 我们确认,如果神今天要使用非凡手段(例如,神迹事件、异梦或异象),这些事件要么应该被诠释为护理性的福音预工或预备(praeparatio),是神手中的非常规工具、要凭神主权吸引人归向祂自己,要么被理解为神带有特定目的的工具,为要使不信之人在不信中变得更刚硬。

15b) 我们否认任何不寻常经历或经外的洞见与圣经具有同等或类似权威,如同我们否认这些经验本身提供了什么认识论上可依赖的根基,或为信仰基督提供了充分基础。

15c) 相反,我们确认,各地信徒都应该只相信成为旧约和新约文本的神的话语,而不是神秘、感情或其他的非凡经验。

16a) 我们确认圣经启示的权威性、必要性和充分性,再加上圣灵在听者心目中的光照,这些才是真信仰和认识论的确定性。

16b) 我们否认自己能够正确地推测出“护理性预工”与“表达圣经信仰的人身上发生的护理性接触”之间的那些事件的确切因果关系。

[3] Select 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in this section draw upon ‘Affirmations and Denials Concerning the Doctrine of Scripture’,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Philadelphia), December 2008.

译后记:

笔者一向愿意接纳(温和的)有灵恩倾向的肢体,但有时候又有很诚实的纠结:该怎么看他们的那些经历?心里有点不敢确认,但又不好直接否认,不然下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曾经的经历难道是出于撒旦的灵吗?那还咋聊下去?

这份文档选择从神学方法论的角度出发,很好地帮助了笔者这种对此存在担忧的神学小白。简而言之,如一位前辈所说:争议不在于这些经历是否存在/真实,而在于我们要给它们多少“认识论权威”。若对方承认(相信温和灵恩肢体会承认)这些非凡事迹是出于神的护理、为要让他们更加爱神、更加谦卑、更加渴慕圣经,并在唯独靠圣经站立得稳(林前15章),何乐而不为?

我们自然承认正典已经封闭(改革宗常常强调),但我们也应承认圣灵的活泼([半桶水]改革宗常常忽视),我们需要在一连串的真理中合乎中道,而不是在正确的恩赐终止论的神学框架中破坏圣灵按神所规定之方式做工的大能。摘录几段相关警戒与劝诫,

如果我们……(对圣灵的工作关注到一个地步)要付出的代价是……把心力都花在分辨灵恩派和非灵恩派的差异上——虽然这些差异属实且重要——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并且教会也将错失巨大的良机。……今天摆在教会面前的迫切但又前景无量的工作,乃是要毫不含糊清楚地显明(不论是借着实践或宣讲),福音的核心不只是关系到罪的完全赦免,同时也关系到基督里的新创造这一现实,和在基督里已经拥有的末世新生命,关系到信徒按着内里的生命所经历的,全人在今生的更新和改变,以及人类生活在各个层面的导正与重建。

Richard Gaffin,《圣灵降临》(按英文版本略作修正)

你若去读使徒行传,很有趣的是,有时神的话语几乎变得像一位在做事的人……「神的道兴旺起来…神的道…越发广传」……「神的道…运行在你们…里面(*新译本)」……我自己的感受是,即使在谈论恩典事工的(寻常)手段时,我们仍可能没有看到神的话语运行时的那种景象:它会击倒我们,使我们俯伏,使我们转变,赐给我们生命尊贵,这意味着神话语工作所带来的结果将会在以后,在共同体中显现出来。

Sinclair Ferguson, What is an “ordinary means of grace” ministry?

圣经就像一头狮子,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它就会为自己辩护。(搜出处的时候发现这可能不是司布真一字不差的原话)

Charles Spurgeon, Christ and His Co-Workers

ps:我知道现实中遇到灵恩肢体肯定没这么容易。

活出见证

永远不要低估你为主作见证,在未来对某人可能产生的结果。神总是乐于用我们为祂做的小事来成就大事。活出见证/建立传福音的习惯(discipline of witness)永不太晚,因这正是神在福音中对我们的心意。

文/Barbara Hughes, 节选自Disciplines of a Godly Woman, p196-197
译/尧兰陵王醇
编/尧兰陵王醇
校/卡车贰拾肆, 不加香菜
文章分类/翻译, 见证, 行道, 生命

活出见证

……他[1]告诉我他信主的故事

多年前,一位在大型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弟兄领他到主面前。那位弟兄在那里工作时,每天都会经过一个打字间,那里的打字员都在忙碌地工作[2]。有一位打字员特别吸引了他的注意。

她似乎总是比其他员工更专注于她的工作,而且她的打字速度非常惊人。他好奇地问另一位同事是否也注意到了这位女士。那位朋友随意地回答说:”哦,她啊!嗯……额,她是个基督徒。

这个答案让他很感兴趣,于是他询问了这位女士本人。”是的,我是一个基督徒,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主和他的荣耀。” 他们就此开始了一段友谊,这段友谊促成了这位年轻人的信主……

永远不要低估你为主作见证,在未来对某人可能产生的结果。神总是乐于用我们为祂做的小事来成就大事。活出见证/建立传福音的习惯(discipline of witness)不太晚,因这正是神在福音中对我们的心意。

译注
[1] 文中的他就是辛克莱·弗格森(Sinclair Ferguson)。那位律师事务所的弟兄几年后在苏格兰某教会作见证,分享那位打字员姊妹是如何领他来到基督面前的——首先是她的生命榜样,让他想要聆听她的话。当时是晚间崇拜,弗格森也在场,他最终也因这位姊妹的见证信了主——书中直接提及了弗格森,节选时为营造效果没有直接翻译。
[2]打字员:1950年代的一种女性为主的工作,内容包括抄录老板的来信、备忘录和信件,并且要求内容必须无错误。当时许多公司都没有空调,所以工作十分繁琐和忙碌,由于要整天坐着,很多女性都会患有慢性疾病。她们通常有一个打字间(typing pool,如下图)。

网络图片

读后感:
正如我们可以常常提到基督,却在真实的行动中没有依靠他那样,我们也可以常常分享正确的神学、教义、知识,甚至常常humbly say一些内容,却在真实地生活中没有活出敬虔的生命。
作为带有神形象的承载者活出这样的生命,这是亚当、诺亚、族长以及以色列的大使命,虽然都失败、却在基督里被成就,以至于我们在基督里也接续了这个大使命。真实的生命所带来的见证的能力是惊人的,因为神的能力是惊人的——相反亦是如此,说着最正确的教义却活不出来,这样的审判也是极大的。

本文版权归若水漫海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中文主页 | ruoshuimanhai.com
本文首发于若水漫海公众号

咬人事件后,加尔文主义小将被关进动物园

“他们没有意识到,除了嘴里说出的福音是福音之外,他们说出福音的过程也应该是福音的表现,否则找个录音机不也能当加尔文主义者?愿超超也能长大成人,表现出改革宗神学那真正的优雅、平和、牧者心肠与坚韧。”

12月13日(若水漫海讯)南京一名男子被超级伟弟兄咬伤,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当局称这是7月以来的第499起、亦是最严重的一起加尔文主义小将咬人事件。

“我们很庆幸伤者脱离了生命危险,”南京红山动物园的动物管理专家左凸在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见过杜宾犬、斗牛犬和比特犬咬的伤口,但一个刚刚成为加尔文主义者的小将绝对比这些更吓人。”

超弟兄的父母告诉若水漫海,小超的“小将”症状是在他开始看到上帝对所有事物的绝对主权后才出现的。他还喜欢像R.C.史普罗、若望·派博、若望·麦卡瑟,以及一群被来自“五台山神学院”的恐怖分子的书籍。

“我们很心碎,”小伟的父亲李大毛在新闻发布会上安慰他哭泣的妻子时说道, “你辛辛苦苦养大一个儿子,然后他有一天回家突然开始谈拣选,主权和恩典教义。他从不做家务或打工,却整天谈论什么“五要点”,还成了好几个神学群群主,他不会成了黑帮头目吧?最近可在扫黑除恶啊!“

据报道,这些症状都属于加尔文主义小将初期表现。

“我们仍然在尝试弄清楚事件的所有细节,”左凸代表南京红山动物管理处说, “根据目击者的说法,超超的一位熟人说自己喜欢上一个浸信会姊妹,并觉得婴儿洗还不至于是绝对真理。结果,愤怒的小伟突然凶狠地咆哮着,咬住了熟人的手臂,路人们撬都撬不开他的嘴,根本不像正常人。“

左凸继续说道,“多次胡椒喷雾和三轮镇静剂都未能让他松口,我们只好联系了他的父母,他们说再不松口就不打生活费了,小伟这才松口。随后若水漫海技术组专家们在一个笼子里放了本约翰·欧文的《基督之死带来死亡之死》,并成功将超超诱骗进笼子。

根据左凸说法,“小将”阶段通常出现在一个人刚刚接受改革宗神学的第一年里,并且视情况持续数月至数年;如果有女友的话,会对病情有所抑制。

“有的人生命长进后,会变成改革宗成熟老将;也有人从此一路走远,还把自己和改革宗神学划等号,其实他不配……我们能做的就是有信心并为小将祷告,“左凸说。 “他们没有意识到,除了嘴里说出的福音是福音之外,他们说出福音的过程也应该是福音的表现,否则找个录音机不也能当加尔文主义者?愿超超也能长大成人,表现出改革宗神学那真正的优雅、平和、牧者心肠与坚韧。”

据知情人透露,加尔文疫苗研发中心临床确认,《致年轻加尔文主义者的信》一书能够有效缩短此病情的持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