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为啥呢?

这是为啥呢?

如此巨大恩典,为何独独落在你身上?

电视剧《朱元璋》

互相限定

并不是说,当陷入困境时,随便咋样都能甩锅给奥秘,双手一摊就可以开始感动和颂赞了。我们的责任之一,或许就是要在不可言说的范围之外、自己的能力之内,尽量以符合圣经的、成体系的(因为神不会矛盾)、互相限定的方式,来表明我们的意思是什么、不是什么。

为何独独落在我(们)身上?

– 不是我们里面有什么好

– 不是必须得这样

– 不是我们能测透的

– 不是叫我们有什么可以夸口的

– 我们知道确实如此

– 我们知道这超乎我们的能力,是完全两个不同的圈子

– 我们知道不但结果被预定,连方式也是被预定的

– 我们知道在祂里面没有矛盾,只有永恒的自足、完全

– 我们知道这令我们更认识、更爱祂,也催促我们更爱他人

2022.1.31

Limiting (or supplementative) Concept: Concept of something (like an actual infinity of objects) that doesn’t exist (or cannot be proved to exist), but which can serve a useful purpose in thought. Kant believed that the concepts of God, freedom, and immortality were limiting concepts. On his view, we should live “as if” these existed. VT holds that some theological concepts (e.g.: the idea that sin can destroy the work of God) are not literally true, but can be affirmed on a similar “as if” basis. See Frame, 165-69.

https://frame-poythress.org/a-van-til-glossary/

月后谈:爱的鼓励

依稀记得在小学的某个暑假,麦当劳用这首“爱的鼓励”作BGM来推鳕鱼堡和暑天新饮。

「月后谈」:顾名思义,这个随笔专栏指在热度褪去后再谈一些“前热点”。这既是实践笔者自己几年来的写作反思(其实基本与高尔博士的这篇文章高度吻合,咋不早点写呢?),也是尝试从马后炮的角度来数算神的恩慈护理

前言:依稀记得在小学的某个暑假,麦当劳用这首“爱的鼓励”作BGM来推鳕鱼堡和暑天新饮。这首轻松的曲子在那个上网还不太便利的年代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多年后我循着歌词去寻它。就用这首歌来代表歌手吧!(虽然现在再看演唱会版本发现这歌有点……以及,他还真是台前台后非常保持consistency[一致性])


  • 这样看来,前几年封号潮也有某些积极的护理成分,毕竟盲猜一下也能料想各位圈内见证裁缝师之前肯定用这位歌手作为见证文章的素材。封号之后,至少免去了他们自己急忙删帖或发文撇清关系。(虽是盲猜,但为了对文字负责,还是搜了下“博主名”+“歌手名”)
  • 蹭热点无非几种:反圣经的乱七八糟喷,粗看不知道反不反圣经的乱七八糟喷,“我认为/我纠正一下/我觉得……”体,“我来喷一下前边这种观点”文,合圣经的社论性点评,以及合圣经地过生活。
  • 所有文字归根结底其实就两种,一个是“爱神(这包括了爱几位当事人、爱读者、爱邻舍)”,一个是“爱我[包括但不限于关注、打赏、分享、留言]”。
  • 合圣经的社论性点评也无非几条:用位格性的视角去看待当事人和自己(把他们当作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从圣经、社会和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当事人,最后回到福音——向外邦人传福音,向基督徒护教(嗯,最需要护教的就是基督徒了)——讲十字架,讲救主,讲救赎,讲……
  • 换别的会如何?:我通常会想,如果换别的宗教/组织,遇到丑闻会如何?从经验来看,一般就是墙倒众人推、开除x籍,说他“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背弃……毫无……生活腐败堕落……毫无道德底线,大搞……”。无独有偶,当事人维基页面的第一条脚注引用的某灵恩网路页面如今也已经删帖、划清界限了,虽然wiki留了一手……
  • 笔者不想谈他上面的见证究竟是否真实或如何,放在以前估计也就是当作营销公关文直接扫过了,但现在“东窗事发”之后再读,反而令我深思和沉默,其中的不少描述或许都很真实和贴切。前几天和媳妇儿一起看婚礼的照片,一起回忆大学时那些曾经和我们一起有分于圣约群体、尝过天恩滋味的同道们,今夕复今夕,十个失落得有七……我们能走到今天,绝不是我们比其他人好、比其他人坚强,相反,只是神恩典的手紧紧托住我们罢了。当事人上面见证标题里的这句话现在或许也一语成谶了,但这话绝不虚假,对他、对他的前妻、对笔者都是永远的盼望与安慰:只有信仰可以帮助我!最后分享一段曾老师的博文:

在社會大眾眼中,稅吏撒該就是個人渣。在耶穌眼中,這是個心靈破碎、需要恩典的人渣。這自卑的矮子爬到樹上,只是希望遙遙望見耶穌一眼,沒想到耶穌看見了他,對他說「下來」,然後當晚就住到他家裡了。

如果你不熟悉聖經,那讓我用你熟悉的故事來解釋。孫悟空火眼金睛,看到白骨精是妖。但在唐僧眼中,是人是妖並不重要,他看到的是一個需要被渡化的生靈。

聖經裡面有個行淫被捉拿的人。按照律法,該死。大家都拿起了石頭,準備要打死她。確實,渣男的行為應該遭到譴責。撒該確實就不配有朋友。行淫的人就該被眾人用石頭打死。

但我們必須記得,眾人當中,那個唯一不拿起石頭、唯一住到稅吏家中的人,卻是唯一為這個世界帶來公義的人。

——你或許會問:那些被稅吏欺壓的人怎麼辦?那個戴綠帽的男人,誰來替他伸冤?要記得:稅吏仗勢欺人,而正是税吏背後那勢力,把住進税吏家中的義者釘死在十字架上。祂與被欺壓者同受欺壓,並勝過了壓迫者的權勢。流淚的人有福了:如果沒有流淚,怎有福份讓祂用釘痕手抹去他們眼淚呢?

——這是否意味,仰望十字架的人,就該罔顧社會正義呢?受欺壓的人,是否就該逆來順受、默默無聲?當然不是!問題在於,你是存著先知拿單的心,又或者你是拿起石頭的群眾當中一員。不用擔心,群眾一定會拿起石頭,該被石頭砸的人,一定會被砸。但這個世界缺乏的,是背起十字架的人。每個人的十字架要自己背。真正愛一個人,就是讓那個人自己去背自己的十字架,甚至:讓他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

https://www.facebook.com/alex.s.tseng/posts/10158634481181365

文/他者
校/

随笔:降维打击

之前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个做饭的博主,既不是因为想看做饭,也不是因为颜值,只是出于自己一个特殊的嗜好:找到对方的破绽。每次看完都和媳妇儿说,这人肯定有团队、肯定是假的,正常人谁下了班还有这么多精力拍啊、弄啊、保持日更?但比较沮丧的是,至少就视频来说,似乎没啥“错误”。

之前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个做饭的博主,既不是因为想看做饭,也不是因为颜值,只是出于自己一个特殊的嗜好:找到对方的破绽。每次看完都和媳妇儿说,这人肯定有团队、肯定是假的,正常人谁下了班还有这么多精力拍啊、弄啊、保持日更?但比较沮丧的是,至少就视频来说,似乎没啥“破绽”。

直到某个周五,在评论区目睹了降维打击,有网友留言说:让文案团队注意一点,露馅了。原来这博主在周五3点多就发了“周末了,做个xxx”的视频,一条包含了从备菜到吃饭的完整成品视频。这就很简单粗暴了,直接越过了视频内容本身但又有理有据地识破对方。

降维打击实在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笔者常常会思考这种模式的正当性:在对方所表达的内容以外去认识对方,看起来很粗暴,但个人认为这种降维打击实际应该是符合圣经的,毕竟圣经总是提醒信徒要在所说的内容之外去认识对方(太7:15及下文)、并且自己也要符合这种模式(约15:2及上下文;诗92章;多3:14,等等)。

换句话说,降维打击只不过揭露了我们自身的“维”比较有局限罢了,可以设想,对神而言并不存在会让祂吃惊的降维打击(或者说,造物主/受造物的区别对我们受造物而言本身就是降维打击),因为祂本来就全知。只有在人的层面才会存在降维打击,比如这这这讲得神学很正但生命不行啦,又或者那那那和这这这明明在神学上完全认同却仍然看彼此不爽、没有在主里相爱啦,又或者我自己常常自以为明白一些道理但一段时间后发现并没有真正拥有一套所谓“整全世界观”啦……

被降维打击还是挺好的,表明神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抛弃我们,也再次提醒自己的全然有罪与有限。神经常接着一些反逻辑(其实是超逻辑)的事儿来打击人,这种事儿数不胜数:比如两个神学立场相差很多的人却在主里相爱,又或者神学上熟知不能把麦子割尽但生活上在花钱的时候决不肯让人“宰”,又或者知道应该如何爱护太太但经常让太太说“累了”——很惭愧,实在是个愧对媳妇儿愧对家庭的人。

主啊,我的维确实太低,我也只能在这个维上了,求你可怜、怜悯我!因为你不在我这个维上,你也能够在保持你的维丝毫不变的情况下,为了你自己的荣耀,俯就下到我这个维上来爱、来扶持、来降维打击我这个不配的人。

小组问答:神为什么选择世人认为宝贵的宝石?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昨天小组在查《出埃及记》28章,讲完胸牌上12宝石(全备选民、神的尊贵)后,有肢体提问:神为什么要选择人眼中宝贵的宝石?这难道不是人将自己的价值投射、造出来的神么?(我的复述不是一字不差)

一般听到这样的问题,笔者就比较头疼——不是肢体问得不好,而是问得很好,点出了一些现代和后现代的思想,以至于笔者对自己的临场思考与组织能没有信心。希望在“小组问答”这个环节里记录一些有意义的问题、自己即时的回答、自己后续的思考和一些随想。

当时的回答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个开头是笔者一贯的真诚回应)。

  1. 但神是否真的和世人一样觉得这些宝石很宝贵呢?我想并不是。神看重的是什么?这些都是神从无中创造的,祂不需要看重那些物质,相反,神看重?(让大家回忆经文)……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神眼中宝贵的其实是这些。
  2. 从救赎历史来看,神也有意让祂的教会慢慢褪去这些代表性的物件。到新约的时候就没有物理圣殿了,因为主自己就是圣殿,我们也成了祂的圣殿;到宗教改革、到我们如今,其实教会不但不看重、反而不太在意物质财富的,会堂里也都很朴素,不是吗?我们都更看重神的话语、属灵的生命酱紫。
    • 反例:但很多成功神学、比较偏的宗派不是如此,他们(的牧者)还是很看重这些的,其实这反过来可以看出,他们的确是把自己的价值观投射来造神了。
    • 反例:其他的宗教似乎也是如此,有些穆斯林似乎就认为天堂里有72处女,但这点我没有考证过,不确定(一般涉及自己知识以外的内容,加一句会比较保险。写这篇的时候搜了搜,似乎是对殉教者才有这种待遇,而且也有争议
  3. 所以我觉得神并不像世人那样看重这些,这些更多是暂时性、代表性的。

后来的思考

回答完之后大家还是比较能接受的,但笔者自己其实不是太满意,因为毕竟没有直面回应问题,而肢体问题中的描述看上去也确实是客观的。如果当时能加上“前设”和“俯就”,可能会更好。

  1. 前设。你的前设是,人认为A,然后神的命令则是相似的A’,所以神是人投射出来的。但事实上,神才拥有原版的知识(He is original knower),咱们人拥有的只是衍生性/类比性知识。(derivative re-knower/analogical)。这是个前设问题,又比如有人说“因为神是善的,所以世界不可能有邪恶;但世界有邪恶;所以一定没有神”,他凭什么前设认为神是善的所以就不能存在邪恶呢?……但前设已经超出了论证的范围,只能凭信心接受。
  2. 俯就。神之所以选择那些符合人价值观的宝贵的宝石,完全是出于俯就,否则
    • 神不选,我们咋认识神呢?
    • 神选别的、超出当时历史文化能力的事物或表述,摩西亚伦也不懂啊。
    • 神完全是出于恩典,自愿地“降到我们的水平”(不是真的降,而是比喻性的),选择这些宝石。就好像父母对婴儿说一些婴儿般的、不成文的话,这不代表父母是婴儿投射出来,或父母和婴儿是一个认知级别,这只是父母出于恩典和爱的俯就(Institutes, 1.13.1)。

其他思考

带小组或其他活儿的噩梦之一就是没法当场组织好思路来回答别人的问题,但还是有安慰的,因为:

  • 我们可能会在属灵争战中(其实也不算争战,都是自己人,还不是外邦人诘难呢)被问得束手无策,但神是那位神圣战士,祂不会失败,祂也与我们同在。(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 我们可能会没有回答好或表现好,但重点并不在结果。就和旧约的以色列民需要按主的方式来为争战预备一样,我们的责任是按神的方式来回应(尽本分、有爱心),至于能不能解答肢体或能不能回答得很好,其实并不在我们手里;即使我回答得很烂或直接被问得吓尿了,但神仍然可以使用这样的结果,毕竟,神的话才能改变人心。(K。 S. Oliphint / God is a Warrior, Tremper Longman

20210828,愿神继续保守我们的小组能有这样的问答

比喻集

前言:一直都想把遇到的有益比喻做个合集,但一直都没弄。这回下定决心弄一个。争取完善每个比喻的出处、他人评价、关键词等。

  1. 穿过教堂彩绘玻璃的光 / 华腓德(B. B. Warfield)

「关键词」
圣经, 默示, 人类作者, 有限, 护理

「概括」
有人认为我们不可能拥有神纯粹的话语,因为神既然使用人类作者写下圣经,那么人类作者的有限必然影响了他们所写的内容,就好像原本无色的光穿过教堂的彩色玻璃后沾染上了玻璃的色彩一样,这染了色的光必和原本神希望赐给我们的无色之光必然存在不同。Warfield指出,如果神就是教堂彩色玻璃窗的建筑师、光染上的颜色正是神自己的目的与设计呢?
而且神不但是默示的主,也是护理的主,祂不是今天要默示了然后匆匆在人间找了个保罗,而是从起初就护理、保守、塑造了整个救赎历史以及保罗出生前、保罗出生后的一切因素,以至于保罗完全成长为神所要接着他来写下圣经的保罗。整个神圣历史都带有目的性与解释性,神护理性的统管已足以解释为何圣经虽使用人类作者为器皿、却完全是神所呼出/默示的。

来源」
《圣经的默示观(The Biblical Idea of Inspiration) 》,B. B. 华腓德, [Article “Inspiration,”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aedia, James Orr General Editor, v. 3, pp. 1473-1483. Pub. Chicago, 1915, by The Howard-Severance Co.]

「评价」
杨以德(E. J. Young):(他在Thy Word Is Truth第四章引用华腓德的这一比喻作为开篇)……(按那些反对者的观点)当神启示祂的话语,那话语在通过人类作者这一媒介时,就附上了那些作者的特点,包括他们的错误、他们的无知、他们的粗鄙……我们或许可以感叹,这样的神真是又可怜又软弱!如果人类真能这样阻挡祂,那么我们就应该问:祂究竟是否真值得我们去认识?

2. 水面下的路 / 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

「关键词」
信心, 圣经, 无误

「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