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中间谁是没有传过谣言的,谁就可以先解封”

张牧师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小区门口的水泥地上画字。肢体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牧师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在封城期间没有传过谣言的,谁现在就可以跨出去。”于是又弯着腰,用纸巾擦拭流血的指头。

Jesus and the Sinner Woman(Vasily Polenov 1844 – 1927)

若水漫海讯,达赫拉一村的弟兄姊妹昨日因为想要出门,和小区保安吵了起来。

据了一村保安的描述,昨天午时三刻,好几位肢体因为不满防疫政策,准备强行出小区,尼罗河街道的张牧师赶到后尝试与肢体沟通。

弟兄姊妹就对牧师说:“夫子,我们究竟是听防疫政策的,还是听神的呢?”保安推测,他们说这话,是想将牧师一军。

张牧师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小区门口的水泥地上画字。肢体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牧师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在封城期间没有传过谣言的,谁现在就可以跨出去。”于是又弯着腰,用纸巾擦拭流血的指头。

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默不作声。张牧师很纳闷,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咋滴?都妹传过谣言?”一位戴眼镜的弟兄带头表示:“有意或无意,最近2个月都传过。”“那咋害好意思杵在这儿呢?”

肢体们理直气壮:我们又不接受这段是原文!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即便是狡猾如笔者,有时候也会转发一些事后发现是谣言的信息。当然了,人有足够的理由说,是因为信息不公开、不透明、不及时,是因为乱辟谣、公信力丧失、谎话连篇,所以才导致谣言有其市场和土壤。但这些都不是我转发未经验证信息的理由,都不是我可以不去仔细探究信息真实性的理由,不是吗?我们是活在只讲真理的神面前,我们因为祂而不讲谎言,也因为祂而顺服执政者。

教会领袖对指控进行辟谣

近日,社交平台上热议,称某牧师被指控涉及几起与异性的不正当接触,地点均为山丘市的美汁源逸林。为回应关切,若水漫海向权威部门求证。

若水漫海讯,山丘市美汁源教会的主任牧师对自己最近受到的指控进行了辟谣。

近日,社交平台上热议,称某牧师被指控涉及几起与异性的不正当接触,地点均为山丘市的美汁源逸林。为回应关切,若水漫海向权威部门求证。

4月2日,山丘市美汁源教会主任牧师方面答复若水漫海:网络流传的信息、内容是我成圣路上的一些场景,而且酒店并非“美汁源逸林”。

主任牧师表示,“因世界上的试探诱惑增多,为竭诚为主,我那时就想挑战一下我的软肋。虽然大多数跌到都藏好了,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姐妹对我身体上的格外关心,会众里边有坏人啊。目前我已组织增派肢体为我的软肋祷告、优化管理流程、改善肢体管理,加强与教会的联系沟通,更好地走成圣道路。”

截止发稿时,记者确认不正当接触的酒店不是美汁源逸林,而是美汁源欢朋。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混混喜欢说“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但不论圈内圈外似乎连这个很基本的道理都难以接受,要么避重就轻,要么转移话题。

姊妹:大家都是病人,懂?

……大家都是病人,但不是木头人、不是机器人,懂?

若水漫海讯,四次方长老会的邵姐妹教导弟兄姊妹:大家都是病人。

“主耶稣说了,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大家都是病人,怎么总有人觉得自己在救恩上没有功劳呢?”记者见到邵姐妹时,她正在语重心长地劝勉小组里的肢体。

“不要总觉得自己在救恩上毫无功劳、神恩独作,你看看医院里那些病人,你吃什么药、选哪个医生,都是你自己选的,药还是自己吃下去的呢!福音还不是我自己选择信的?”

邵姐妹表示,不要总觉得神很霸道,“难道我们信耶稣是被强迫的吗?难道不是倚靠我自己的意志、我的自主自治所以才选择就近耶稣吗?大家都是病人,但不是木头人、不是机器人,懂?”

截止发稿时,邵姊妹在安慰一个即将做全麻割礼手术的弟兄,“没事没事,到时候吸一口气就立马睡过去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再醒来时就好像是一个新的人一样了。”


文/他者
校/

姊妹篇:弟兄:大家都是病人,懂?

正经一刻:神不但预定我们得救,也预定了我们得救的途径,即祂独生子的道成肉身、受死、埋葬、升天,祂也借他并祂自己的话语替换我们的石心、更新我们的意志。我们当然是(在第二因的层面上)自己选择去跟随主,但我们也当然是(在第一因的层面上)完全因神恩典而有愿意的心与意志。

威敏信条 3.1, “神从万古以先,本着祂自己的旨意,按着祂最智慧、最圣洁的计划,全然自主的、绝不改变的决定一切将要成的事。神如此的决定,并不因此使祂成为罪恶的创始者,也不因此而剥夺了受造者的意志,且不至于剥夺「第二因」的自主性或偶然性(contingence),反倒使得坚立。”

弟兄:大家都是病人,懂?

不要总是自视甚高,轻看别的宗派、别的机构,我们改革宗人士理应是最谦卑、最懂得全然堕落这个教义的

若水漫海讯,三次方长老会的多弟兄教导弟兄姊妹:大家都是病人。

“主耶稣说了,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大家都是病人,怎么总有人觉得自己还能对别人指指点点呢?”记者见到多弟兄时,他正在语重心长地劝勉小组里的肢体。

“不要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自己比别人归正,你看看医院里那些病友,他们才真懂得自己是病人……病友之间是很互帮互助、彼此爱护的,哪个药有效果啊、哪个医生经验丰富啊,他们都很谦卑又热心的。”

多弟兄表示,不要总是自视甚高,轻看别的宗派、别的机构,我们改革宗人士理应是最谦卑、最懂得全然堕落这个教义的。神给别人的呼召、预备和使命可能是不同的,“你们好好揣摩‘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吧!”

截止发稿时,多弟兄回家看到姐妹在听某某机构的诗歌,顿感生气:“这种机构的诗歌有什么好听的?赶紧删掉,别污染了我youtube智能推荐的数据库!”


文/他者
校/

姊妹篇:姊妹:大家都是病人,懂?

正经一刻:我们有时真的不如医院里的那些病人、那些病友,用烂了一些词汇却忘记了它们最原本、最实际的意义。愿我们不但知道这一道理,也深信并活出这一道理。

威敏信条10.1,“凡神所预定得生命的人,且就只有这些人,祂乐意在祂指定与看为合宜的时候,借着祂的圣道与圣灵有效地呼召他们脱离从本性而来的罪与死,使他们借着耶稣基督得恩惠,蒙拯救。使他们的心在灵里蒙光照,以致得救,明白属神的事,神除掉他们的石心并赐给他们肉心,更新他们的意志,借着祂的大能使他们决定向善,并有效地吸引他们来到耶稣基督面前。然而,他们完全是自由地前来,是因为神的恩典,使得他们有愿意的心。

弟兄:姐妹怎么能化妆呢?

若水漫海讯,地坛长老会的宝弟兄昨天和太太吵架了:姐妹怎么能化妆呢?

若水漫海讯,地坛长老会的宝弟兄昨天和太太吵架了:姐妹怎么能化妆呢?

“从果子可以认树,你不知道吗?”宝弟兄对太太说,“你看看视频里这个姊妹,居然化妆,涂眼影,还踩个高跟鞋,这是姊妹该干的事儿吗?庸俗、低俗、媚俗!”

姊妹刚想回应,宝弟兄就接着说道,“你说视频里这个姐妹,你穿成那样你怎么出来?你又不是李丽珍舒淇迪丽热巴古力娜扎,你又不是佟丽娅……要我说,这种姐妹啊,肯定不属灵!”

“你呀,别整天和外面那些个女的似的,不要以外面的化妆、高跟鞋、黑丝为妆饰, 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顺服丈夫就行。”

截止发稿时,姐妹继续播放视频,宝弟兄发现视频里的姊妹正是他最喜欢的几首福音歌曲的歌手,“这个这个,那个那个,神可以使用祂想使用的器皿,但咱的责任是听我……哦不,听圣经的!”


文/若水漫海
校/


正经一刻:分享几首最近听得比较多的诗歌——如果你觉得不算诗歌,那就当福音音乐吧。(希望不会影响笔者在大家心中的敬虔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