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也是这样:网线面板维修

接口对应不上,纵使有网线也是徒然。人生也是这样,我们无人能够守全律法——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只懂得如何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自己。纵使我们的认知、头脑、甚至教义都正确,充其量不过是修复好网线面板、却连不了网络,最终能得到的最高成就也只不过是“离神的国不远了”而已。

编按:这是个新栏目,叫作“人生也是这样”。用来记录一些生活碎片,并在最后加上一些“灵意解经”。最近会频繁更新,把过去几个月积累的素材都写掉,然后接着闭关。

前几天心血来潮,心想插实体网线应该会比wifi更稳定些,于是拿了根网线往里蛄蛹,结果吓我一大蹦:不对劲!咋网线一直能往里去呢?照理来说插进去应该就咔嚓一声合上,结果往里蛄蛹却是一直往深处去,这下好了,只能放下手上的活儿先来捅咕捅咕了——不然解释不清,媳妇儿还以为是被我整坏了呢。

图1:把外边的面板拆下后,可以看到里边已经陷进去了……

把里边儿全部拆开后,不成型的诸零件让人不禁怀疑起了人生。经过几分钟的“拼图”,才慢慢琢磨出是什么情况:里边儿连网线的部分和面板是靠上下两端的卡扣来固定(见图3),由于卡扣可能妹固定好,导致一蛄蛹就往里陷,于是弹簧这一溜部件也就都松动了(见图2)。

图2:网线进出时那块门板的上下自动移动,就是靠这跟Z字型的弹簧。
图3:之所以会一开始会陷进去,可能是因为红色、黄色两头的卡扣没卡住。

中间的过程略去不说,实在是累挺。光那根弹簧花了得有10分钟,因为是动态部件——需要顶住上边沿的同时,把下边的网线门板给卡住,并在此情况下把整个部件通过红、黄两端的卡扣和面板固定。实在是难为了我这双埋了吧汰的肥手。

图4:俯视图,装好、固定好了。
图5:终于齐活了。

弄了半个小时一身汗之后,终于到了享受胜利果实的最后时刻,发现扩展坞没有网线口……

图6:扩展坞没有网线口,电脑也没有。

接口对应不上,纵使有网线也是徒然。人生也是这样,我们无人能够守全律法——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只懂得如何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自己。纵使我们的认知、头脑、甚至教义都正确,充其量不过是修复好网线面板、却连不了网络,最终能得到的最高成就也只不过是“离神的国不远了”而已。

不过有这样一位,他真的做到了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他的神,他在园中说不要从他的意思、只要从父神的意思(可14:36),并在十字架上为了我们这些守不了律法、不懂得爱的人成全了律法。亲爱的读者,不论你认不认识耶稣,都容我提醒你,最重要的就是在他里面。没有接口怎么能上网呢?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可10:27

我们愿意等候 / 被踢也是幸福

从来没想过,永久性伤害能如此简单地化为喜乐

我们愿意等候

今天是看周杰伦演唱会的第二天,照例早早投好屏等着。前边十几分钟似乎都是些歌迷采访,其中一位大致说道:“既然你说了要出新专辑,我们就愿意相信,也愿意等候。”我差点喊阿们。

开场后,和媳妇儿一起回味着这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回味。偶尔,镜头也会给到台下,看到不少靓女歌迷脸上都贴着Jay+爱心的涂鸦,不知为何想到罗马公民被迫在地方官面前纳税、献祭、浇奠、敬拜凯撒。(没吐槽歌迷的意思)

小时候对周杰伦不太感冒,听其实也会听(七里香谁不爱呢?),但可能那个年头话语选择还不少,屌丝如我从没买过正版专辑,也就听听《哈音乐》(居然都搜不到这个节目的历史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电视台也比现在有意思,不像现在只会辟谣。

第一次真正欣赏他已经是大学时了,因为某些原因,整日循环《借口》。再后来就是陆续开始捡起来(比如《龙拳》的歌词也很美),身边也渐渐开始出现各种怀念周杰伦的声音,这时候才发现华语已经没什么选择了。还记得刚结婚的时候,太太说希望能带她去看一次周杰伦的演唱会,如今我也愿意等候!

被踢也是一种幸福

从来没想过,永久性伤害能如此简单地化为喜乐

从来没想过,咒诅能这么直白地变成祝福

从来没想过,苦难会与幸福划等号

从来没想过,被踢也是一种幸福

创作的梦

如梦初醒总是不好受,不过心里又开始寻(xín )思:这音乐和恩赐还不都是主给的?她也只是复刻而已!嘿嘿,Get U’re Dream!

Joseph, the Butler and the Baker

前段时间不知何故,总随口哼起一个调子,不但朗朗上口,韵律中还透露着一些积极、艺术的味道。第一反应自然是:这肯定是以前听过的某首歌!但尝试过各种搜索和听歌识曲后仍然一无所获。

调子还是在哼,不论有意无意。后来胆子也大起来了,开始寻(xín )思:这有没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创作?还别说,自从产生这个念头后,再哼起这个调调,浑身都更有劲儿了。

或许是神不太喜欢看人沉溺于错误的美梦,所以短短几周内就不幸找到了原型(archetype),自然而然也就反过来证明我只是复刻(ectype)。事后看来能找到原型的几率着实是非常低:正好在apple music里点了某个人,然后正好想看看她这个专辑,然后又看了另一个,然后进去只点了一首……梦就结束了。

如梦初醒总是不好受,不过心里又开始寻(xín )思:这音乐和恩赐还不都是主给的?她也只是复刻而已!嘿嘿,Get U’re Dream!(ZARD

随笔(20210925)

不日更有很多因素,或是写完草稿晾几天之后便觉得这篇文章不咋滴,或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虽然很容易演变成“天天述”),或是自认不配与那些著作等身的先贤相比,或是为了避免上一条所说的情况,或是规范自己更多聚焦于肉身生活……或是多项兼具并汇集为一个字:懒。

  • 不日更
    • 建立名声的最基本方式,或许就是日更:保持每日推送、保持每日更新,让自己活跃在人群的眼中,以至于达到“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的地步。对普通的新闻平台是如此,对主内的公众号也是如此。
    • 不日更有很多因素,或是写完草稿晾几天之后便觉得这篇文章不咋滴,或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虽然很容易演变成“天天述”),或是自认不配与那些著作等身的先贤相比,或是为了避免上一条所说的情况,或是规范自己更多聚焦于肉身生活……或是多项兼具并汇集为一个字:懒。

  • 医院半日游
    • 人总是立Flag,前几天朋友介绍他们医院新上线的这台机器时,我说我肯定不会试,因为我很怕死(怕高,怕溅油,怕各种潜在的突发情况,我对机器抽血预想的事故肯定超过绝大部分人,恐惧亦然)。结果去体检的时候看到茫茫多的排队群众,想都没想就去体验了。10个探子回来的时候是否也是这种心态呢?当我眺望未来以及其中的诸多困境时,心里自然而然充满退缩和惧怕,但因着更高的目标(或是节省时间,或是为了神国),难处仍然存在,我们却能因信靠天父而顺服并度过。
    • 做核磁共振的时候不能带任何东东:手机、手表、戒指、眼镜……一件一件脱的时候,居然有种要进棺材的感觉:身外之物都得留下,尘归尘、土归土。当所有能证明自己身份或是与外界联系的媒介都脱下时,只能躺在机器里祷告了。(核磁共振就是躺在里面,噪音比较大,不能动,就好了)
    • 由于没报体检套餐、而是自选了几个体检项目,所以要和普通病人一样自己去跑(体检套餐据说有个“体检科”,可以一条龙轻松弄完所有项目),抽血、彩超、CT、核磁共振,要跑好几处地方,对于一个没怎么去过医院的人(甚至还得拉住一个路过的医生问路:您好,“xx科签到处在哪里”——其实就是服务台……),颇有种逛迪士尼的感觉:拿着手里的单子,搜搜楼、层,估摸一下时间排序,然后朝下一个目标地出发。一样人山人海,一样往返奔波,一样充满陌生。
    • 查下来有俩问题:甘油三酯略微偏高(2.25)、L5/S1椎间盘轻度膨出。这意味着:更新频率又要降低了,多多运动。

上海首台智能采血机器人,中山医院

办公楼跑得最快的

在这国哀求公义的
要到他国的大使馆放炮仗

注:本推送为旧文搬运

办公楼跑得最快的

办公楼跑得最快的
是不属于办公楼的外卖小哥

几天内网路上传阅最广的
是那些已经不存于网路的那些文章

律师中最执着的
或许是律师执照已经被吊销的律师

学院中最贴近教育真意的
或许是不属于国家编制的学校

国中佩最锋利之剑的
是心或家人已经移民的朋友们

在这国哀求公义的
要到他国的大使馆放炮仗

创造这世界的
是不属于这世界、全然超越、却又俯就这世界的造物主

承担背约咒诅的
是那永不背约的三一真神

为索多玛代求的
是在索多玛城外的亚伯拉罕

为悖逆、犯罪百姓献祭与作牺牲的
是圣洁的大祭司,一生顺服的羔羊

在这地上哀求拯救的
是已踏上未来旅程的天路客

写于20180726
20210722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