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 | 狂想曲

旧文重发;联想到最近的反日风向,当时能放这种片子就偷着乐把。

按:本文属于Capriccio Series(世俗音乐狂想曲)系列,与歌曲的原意或艺人身份完全无关,仅尝试将埃及的财宝夺回;阅读时伴随音乐一同食用味道更佳。

再按:旧文重发;联想到最近的反日风向,当时能放这种片子就偷着乐把。


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曾记否
你们的先祖造了座小土楼

嘲讽之笑回荡天空
我们与主神一同下去
轻轻地给你们致命一击

按主神的吩咐
我们已在这片异教国度驻扎许久
少年啊,你们何时将那荣耀
且奥秘的福音传给此地之人
这奥秘,连我们都羡慕

迎面吹来和谐的风
轻轻的叩击着我的心灵
你的脸上露着微笑
偷偷的凝视着我
你镇定的面对一切
这一切都看在我的眼里

曾记否
那一日,光芒从那间屋子射出
从三千人被击杀,到三千人得救
主神将圣灵赐给你们
灵风从此充满
基督也晓得你们一切的景况

我知道你无所畏惧
我知道你无比坚毅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力量强大无比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可以创造奇迹

你既然轻看那打死不从的摩西
你既然轻看那三次软弱的彼得
有何可畏惧
为何不坚毅
岂不知他们的力量微弱像虫
岂不知他们的力量强大无比
他们没什么可夸口
只是我们的主神,大有能力

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
为了明天少年快去努力
理想遨游在蓝色的天空
拥抱明天唤出青春洋溢
为了明天请你不要再犹豫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福音终将传遍地极
主将要再来
那时候
比你们初信之时又推进不少
无需犹豫,你的确毫无能力
无需犹豫,祂的确拥有大能
去创造奇迹,世人因此惊叹
去创造奇迹,主神早已预定

2016年9月25日,主日清晨

我们愿意等候 / 被踢也是幸福

从来没想过,永久性伤害能如此简单地化为喜乐

我们愿意等候

今天是看周杰伦演唱会的第二天,照例早早投好屏等着。前边十几分钟似乎都是些歌迷采访,其中一位大致说道:“既然你说了要出新专辑,我们就愿意相信,也愿意等候。”我差点喊阿们。

开场后,和媳妇儿一起回味着这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回味。偶尔,镜头也会给到台下,看到不少靓女歌迷脸上都贴着Jay+爱心的涂鸦,不知为何想到罗马公民被迫在地方官面前纳税、献祭、浇奠、敬拜凯撒。(没吐槽歌迷的意思)

小时候对周杰伦不太感冒,听其实也会听(七里香谁不爱呢?),但可能那个年头话语选择还不少,屌丝如我从没买过正版专辑,也就听听《哈音乐》(居然都搜不到这个节目的历史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电视台也比现在有意思,不像现在只会辟谣。

第一次真正欣赏他已经是大学时了,因为某些原因,整日循环《借口》。再后来就是陆续开始捡起来(比如《龙拳》的歌词也很美),身边也渐渐开始出现各种怀念周杰伦的声音,这时候才发现华语已经没什么选择了。还记得刚结婚的时候,太太说希望能带她去看一次周杰伦的演唱会,如今我也愿意等候!

被踢也是一种幸福

从来没想过,永久性伤害能如此简单地化为喜乐

从来没想过,咒诅能这么直白地变成祝福

从来没想过,苦难会与幸福划等号

从来没想过,被踢也是一种幸福

弟兄:主啊,有没有搞错,我是基督徒!

莫扎特圣公会的萨列里兄最近非常不解:为什么不信的人比自己更有才?

若水漫海讯,莫扎特圣公会的萨列里兄最近非常不解:为什么不信的人比自己更有才?

小萨弟兄告诉记者,“为什么有那么多天才科学家都是不信的呢?搞得自己信耶稣信得很没有面子……那些就算了,连音乐都是如此?”

“主啊,多赐我一些音乐方面的恩赐,多赐我一些吸引姊妹,哦不,服侍姊妹的恩赐吧!”他小声嘀咕道。

据了解,小萨最近正在学吉他,但自己那些不信的朋友却都比自己学得快、弹得好,“说好的全然堕落呢?说好的唯独恩典呢?合着不信的人比我还要蒙神恩典?”

还没采访完,小萨就掏出手机开始刷小红书了,“今天已经学了5分钟了,是时候让神的殿放松一下了!”

文/他者
校/


正经一刻:神厚赐普遍恩典给祂所造的人(诗145:9太5:44-45徒14:16-17提前4:10罗2:4),既表明神的恩慈与怜悯,也证实人的败坏与悖逆。我们应当正视他们的才华(及其来源!),正如加尔文所说,

  1. 但是,如果主有意让我们在物理学、辩证法、数学和其他类似的学科中借着不敬畏上帝之人的工作和事奉得到帮助,让我们就善用这些资源。因为如果我们忽视了上帝在这些学科方面白白提供的恩赐,我们就应该为我们的懒惰而受到公正的惩罚。为了避免有人以为拥有世俗智慧之人是蒙神祝福的(cf. 西二 8),我们应当立刻接着说,这理解力和知识在神眼中若没有真理作根基,就只是暂时和虚无。——Ins.II.ii.16
  2. 首先,我并不否认非信徒所有的才能都是神所赐给他们的……因我们可以看见神将许多今生的祝福赐给在社会上推动美德的人。这并不是因为外在美德的形象值得神任何的祝福;反而因为既然神暂时奖赏拥有外在、虚假善行的人,就证明他何等喜爱真正的义行。因此结论就如我们以上所说的:即这一切的美德——或换言之,美德的形象——都是神的恩赐,因为没有任何可称赞的事不是来自神。没有任何可称赞的事不是来自神。——Ins. III.xiv.2, .3
  3. 然而,奥古斯丁所说的还是没有错:一切与独一真神信仰疏远的人不管他们在道德上有多被人称赞,他们不但不应得奖赏,反而所应得的是惩罚,因他们以心里的不洁污秽神的善行,没有真理作根基。——同上


耶稣属我(Jesus is mine)| 无损音质下载

耶稣属我,
耶稣属我,
万有破灭,祂仍坚立,
耶稣属我。

Vocal: Dorcas Wang
Piano: Dorcas Wang
中文翻译:Boaz Yang
首发:若水漫海
鸣谢:声合为一


特此感谢Dorcas Wang授权发布、开放下载
(右击下方的“下载”按钮,点击下载链接文件即可下载)



(中英文歌词对照)

(第一段)
Fade, fade, each earthly joy;
Jesus is mine.
Stronger than fleeting hopes,
Jesus is mine.
Dark is the wilderness,
Earth has no resting place,
Jesus alone can bless;
Jesus is mine.
当欢笑都褪色,
耶稣属我。
希望转瞬成空,
耶稣属我。
当太阳全昏沉,
地球无处可歇,
唯耶稣有福分,
耶稣属我。

(第二段)
In days of fragile peace,
Jesus is mine.
Through tearful nights of grief,
Jesus is mine.
His voice commands the storm,
His presence stills my soul,
He will sustain my hope;
Jesus is mine.
当平安成谎言,
耶稣属我,
悲伤流泪之夜,
耶稣属我。
风暴听命于祂,
我灵藏身于祂,
祂是真正希望,
耶稣属我。

(副歌)
Jesus is mine,
Jesus is mine,
When all else fails, He still remains;
Jesus is mine.
耶稣属我,
耶稣属我,
万有破灭,祂仍坚立,
耶稣属我。

(第三段)
When on that final day,
Jesus is mine;
Before his radiant face,
Jesus is mine.
Safe in his arms I’ll cling,
Praising my Savior King,
Forevermore I’ll sing:
“Jesus is mine.”
当我走完此生,
耶稣属我;
站立祂荣光中,
耶稣属我。
安稳在祂怀抱,
称颂我主我王,
我要唱到永远,
“耶稣属我。”

Words: Matt Merker & Jordan Kauflin
Based on the hymn “Fade, Fade, Each Earthly Joy” by Catherine J. Bonar (1821-1884)
Music: Matt Merker, Jordan Kauflin, & Keith Getty

© 2018 Getty Music Publishing (BMI) / Matthew Merker Music (BMI) /
Jordan Kauflin Music (BMI). Admin by musicservices.org. CCLI Song #7106791.

洋葱 | 弟兄每次都要从Do开始数

截止发稿时,文弟兄打卡到「神啊,我哀叹的时候,求你听我的声音!」这篇时,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去。“64招谁惹谁了?”

若水漫海讯,保加利亚的文弟兄很苦恼,因为他每次唱简谱都要从Do开始。

“这是个5,5是什么呢?Do-Re-Mi-Fa-Sol,嗯,5是Sol……额,大家都已经唱完一遍了?”每次一遇到Sol、La、Ti、do,文弟兄就必须从头数,否则便认不出来。

上周的证道内容是提多书,文弟兄又犯难了,“提多书在哪里?额,四福音,使徒行传,罗马书,林前林后,加拉太书……咋没有呢?启示录,犹大书,约翰书信,彼得前后……”

文弟兄告诉若水漫海,他在其余领域也没有太多智慧。“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嗯,这是一百万……我一直看不来逗号!”

“诗篇第一章,诗篇第二章,诗篇第三章……”文弟兄开始每天在朋友圈打卡读经,“我知道自己不聪明,这是神给的;但我也是神形象的承载者,我因此有责任爱神、效法他来思想和生活。求主帮助我每天读他的话语!”

截止发稿时,文弟兄打卡到「神啊,我哀叹的时候,求你听我的声音!」这篇时,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去。“64招谁惹谁了?”

正经一刻

在这只能写写小破诗的日子,写一些想写又能发的东西。本文评论将进行审核与筛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