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大家都是病人,懂?

……大家都是病人,但不是木头人、不是机器人,懂?

若水漫海讯,四次方长老会的邵姐妹教导弟兄姊妹:大家都是病人。

“主耶稣说了,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大家都是病人,怎么总有人觉得自己在救恩上没有功劳呢?”记者见到邵姐妹时,她正在语重心长地劝勉小组里的肢体。

“不要总觉得自己在救恩上毫无功劳、神恩独作,你看看医院里那些病人,你吃什么药、选哪个医生,都是你自己选的,药还是自己吃下去的呢!福音还不是我自己选择信的?”

邵姐妹表示,不要总觉得神很霸道,“难道我们信耶稣是被强迫的吗?难道不是倚靠我自己的意志、我的自主自治所以才选择就近耶稣吗?大家都是病人,但不是木头人、不是机器人,懂?”

截止发稿时,邵姊妹在安慰一个即将做全麻割礼手术的弟兄,“没事没事,到时候吸一口气就立马睡过去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再醒来时就好像是一个新的人一样了。”


文/他者
校/

姊妹篇:弟兄:大家都是病人,懂?

正经一刻:神不但预定我们得救,也预定了我们得救的途径,即祂独生子的道成肉身、受死、埋葬、升天,祂也借他并祂自己的话语替换我们的石心、更新我们的意志。我们当然是(在第二因的层面上)自己选择去跟随主,但我们也当然是(在第一因的层面上)完全因神恩典而有愿意的心与意志。

威敏信条 3.1, “神从万古以先,本着祂自己的旨意,按着祂最智慧、最圣洁的计划,全然自主的、绝不改变的决定一切将要成的事。神如此的决定,并不因此使祂成为罪恶的创始者,也不因此而剥夺了受造者的意志,且不至于剥夺「第二因」的自主性或偶然性(contingence),反倒使得坚立。”

弟兄:大家都是病人,懂?

不要总是自视甚高,轻看别的宗派、别的机构,我们改革宗人士理应是最谦卑、最懂得全然堕落这个教义的

若水漫海讯,三次方长老会的多弟兄教导弟兄姊妹:大家都是病人。

“主耶稣说了,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大家都是病人,怎么总有人觉得自己还能对别人指指点点呢?”记者见到多弟兄时,他正在语重心长地劝勉小组里的肢体。

“不要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自己比别人归正,你看看医院里那些病友,他们才真懂得自己是病人……病友之间是很互帮互助、彼此爱护的,哪个药有效果啊、哪个医生经验丰富啊,他们都很谦卑又热心的。”

多弟兄表示,不要总是自视甚高,轻看别的宗派、别的机构,我们改革宗人士理应是最谦卑、最懂得全然堕落这个教义的。神给别人的呼召、预备和使命可能是不同的,“你们好好揣摩‘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吧!”

截止发稿时,多弟兄回家看到姐妹在听某某机构的诗歌,顿感生气:“这种机构的诗歌有什么好听的?赶紧删掉,别污染了我youtube智能推荐的数据库!”


文/他者
校/

姊妹篇:姊妹:大家都是病人,懂?

正经一刻:我们有时真的不如医院里的那些病人、那些病友,用烂了一些词汇却忘记了它们最原本、最实际的意义。愿我们不但知道这一道理,也深信并活出这一道理。

威敏信条10.1,“凡神所预定得生命的人,且就只有这些人,祂乐意在祂指定与看为合宜的时候,借着祂的圣道与圣灵有效地呼召他们脱离从本性而来的罪与死,使他们借着耶稣基督得恩惠,蒙拯救。使他们的心在灵里蒙光照,以致得救,明白属神的事,神除掉他们的石心并赐给他们肉心,更新他们的意志,借着祂的大能使他们决定向善,并有效地吸引他们来到耶稣基督面前。然而,他们完全是自由地前来,是因为神的恩典,使得他们有愿意的心。

随笔:降维打击

之前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个做饭的博主,既不是因为想看做饭,也不是因为颜值,只是出于自己一个特殊的嗜好:找到对方的破绽。每次看完都和媳妇儿说,这人肯定有团队、肯定是假的,正常人谁下了班还有这么多精力拍啊、弄啊、保持日更?但比较沮丧的是,至少就视频来说,似乎没啥“错误”。

之前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个做饭的博主,既不是因为想看做饭,也不是因为颜值,只是出于自己一个特殊的嗜好:找到对方的破绽。每次看完都和媳妇儿说,这人肯定有团队、肯定是假的,正常人谁下了班还有这么多精力拍啊、弄啊、保持日更?但比较沮丧的是,至少就视频来说,似乎没啥“破绽”。

直到某个周五,在评论区目睹了降维打击,有网友留言说:让文案团队注意一点,露馅了。原来这博主在周五3点多就发了“周末了,做个xxx”的视频,一条包含了从备菜到吃饭的完整成品视频。这就很简单粗暴了,直接越过了视频内容本身但又有理有据地识破对方。

降维打击实在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笔者常常会思考这种模式的正当性:在对方所表达的内容以外去认识对方,看起来很粗暴,但个人认为这种降维打击实际应该是符合圣经的,毕竟圣经总是提醒信徒要在所说的内容之外去认识对方(太7:15及下文)、并且自己也要符合这种模式(约15:2及上下文;诗92章;多3:14,等等)。

换句话说,降维打击只不过揭露了我们自身的“维”比较有局限罢了,可以设想,对神而言并不存在会让祂吃惊的降维打击(或者说,造物主/受造物的区别对我们受造物而言本身就是降维打击),因为祂本来就全知。只有在人的层面才会存在降维打击,比如这这这讲得神学很正但生命不行啦,又或者那那那和这这这明明在神学上完全认同却仍然看彼此不爽、没有在主里相爱啦,又或者我自己常常自以为明白一些道理但一段时间后发现并没有真正拥有一套所谓“整全世界观”啦……

被降维打击还是挺好的,表明神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抛弃我们,也再次提醒自己的全然有罪与有限。神经常接着一些反逻辑(其实是超逻辑)的事儿来打击人,这种事儿数不胜数:比如两个神学立场相差很多的人却在主里相爱,又或者神学上熟知不能把麦子割尽但生活上在花钱的时候决不肯让人“宰”,又或者知道应该如何爱护太太但经常让太太说“累了”——很惭愧,实在是个愧对媳妇儿愧对家庭的人。

主啊,我的维确实太低,我也只能在这个维上了,求你可怜、怜悯我!因为你不在我这个维上,你也能够在保持你的维丝毫不变的情况下,为了你自己的荣耀,俯就下到我这个维上来爱、来扶持、来降维打击我这个不配的人。